无障碍说明

【手记】探访毒贩贫民窟 一同观看巴德大战

我们和贫民窟毒贩老大“阿尔法”约的时间正好在巴西和德国的比赛之前。在强烈的好奇心驱使下,我们来到贫民窟看一场比赛,看看这里的气氛和FIFA官方的FAN FEST有何不同?(相关阅读:图刊:记者探访毒枭贫民窟 一同观看巴德大战

初识毒枭

【手记】探访毒贩贫民窟 一同观看巴德大战

终于见到传说中的毒贩老大时,我们心里都有些嘀咕:真的是这人吗?这个30不到的青年大概一米八出头,身材纤瘦,由于恰逢巴西队比赛日,他也特意穿了一件巴西国家队黄色战袍表示支持。而横坐在摩托车上的他和左右两旁的人开着玩笑,没有那种凶狠的威严感,反倒是拥有黑人中属于还算俊朗的五官,显然与我们印象中或电影中的黑帮老大或毒枭形象不符。

但看到路人对他毕恭毕敬的态度,以及兄弟及马仔们对他的唯马首是瞻,让我们相信,他确实是这片贫民窟的当权者。一位衣衫褴褛的瘾君子过来找我们套近乎讨烟抽,阿尔法只用了一个怒视的表情,就挥手将这人赶跑,明确的表达了一个意思,“这是我的宾客,别捣乱”。

“阿尔法”当然只是一个代号,在希腊字母中,“α”代表的就是第一位。我们对他拒绝透露本名完全理解,毕竟这种高调会被视为向警察的一种挑衅,对自己的安危也是。虽然贫民窟和警察辖区有着一条心照不宣的分界线,划分着彼此的势力范围。但据说世界杯以来,警察“踩过线”的频率明显增加。

就在这场半决赛的前一天,巴西联邦特警刚刚针对阿尔法进行了一次围捕行动,但由于这名老大恰好不在,因此躲过一劫。但这个贩毒帮派的损失也很惨重,一名守家的兄弟在枪战中击毙,仓库里的5公斤大麻和海洛因也被没收。他们表示现在还处于震惊和哀悼之中,本不想接受采访,但由于之前有言在先,所以还是决定履行承诺。

跟着阿尔法和其他四个兄弟走下一段窄窄的楼梯,来到一间完全没有手机信号的闷热房间,这里是今天大家看球的场所。一台42寸的韩国名牌超大液晶电视放在客厅里,与整个房间的陈旧简陋形成强烈对比。电视里播放着巴西环球电视台的高清信号,也是通过买来的卫星锅接收(贫民窟不可能接收有线电视)。相比很多居民只能聚在街头通过一块小屏幕关注比赛,可以说这件小房间绝对拥有这片贫民窟里最佳的观赛条件。

贫民窟里的“米内罗惨案”

【手记】探访毒贩贫民窟 一同观看巴德大战

下午五点,巴西VS德国的比赛准时开始。毒贩帮派的五个兄弟们拉起了巴西国旗,和球员们一起高唱着国歌。虽然干的是违法勾当,但他们表示自己都拥有爱国心,以及身为巴西人的自豪感。

在比赛刚开始时,阿尔法还跟我们开着玩笑,“都说要像内马尔一样。这场比赛,我和他扮演的决赛就完全一样,都是只能在家里看电视。”由于核心内马尔的缺阵,巴西队尽在开场十几分钟进行了热闹但没什么实质威胁的围攻。但德国队利用一次角球配合,由托马斯-穆勒首开纪录。毒贩兄弟们开始议论纷纷,刚才的轻松气氛一下子就消失了。

毕竟比赛还早,大家还没失去希望。由于房间里的气氛有些压抑,我们决定出门上街头转转,感受一下贫民窟内的世界杯气氛。从第23分钟到第26分钟,德国队的进球一个接一个,我们很多时候只能凭借自己的耳朵,但又不敢相信我们的耳朵,随着这四个丢球,看球的巴西人都经历了从期盼到暴怒,接着变得迷茫、不敢相信,最后当比分改写成德国5-0时,这开始有点黑色幽默的感觉。

克洛泽超越罗纳尔多的那一球,街边烤肉摊的老板一边咒骂一边用力在案板上砍着肉,像是在发泄什么,一名顾客则狠狠地把玻璃啤酒杯扔在墙壁上,顿时粉碎并落在地上。当克洛斯连进两球后,一名老大妈从屋里走出来,捉着记者的手在滔滔不绝,像是在控诉些什么。而赫迪拉在屡为他人做嫁衣后,自己也迎来了进球,这相当于宣布,巴西已经无力回天了。

在来到贫民窟前,我们曾经做过巴西输球后,当地球迷可能闹事的预案。而0-5的比分将引起多么巨大的愤怒,让我们有些不寒而栗。整个拍摄团队想要加快步伐,争取在比赛结束前逃离这里。但走着走着,我们发现担心其实有些多余,因为五球的巨大差距已经让巴西人的怒火早已熄灭。他们把早已准备好赢球庆祝的烟花鞭炮提前点着,他们开始为了德国队的每一个进球而欢呼。一个身穿德国7号施魏因施泰格的当地少年骑着摩托车,并不时向着穿黄色衣服的路人炫耀。

在比赛进行到下半场时,巴西队已经0-7落后,毒贩兄弟们的心思已经不在电视转播上。阿尔法和身旁的副手在争论巴西队到底输在哪里,前者认为是斯科拉里的排兵布阵出了问题,威廉和保利尼奥应该首发,而不是信任伯纳德和费尔南迪尼奥,后者则认为大卫-路易斯和丹特临时组成的防线责任最大。但两人很快达成一个共识,“弗雷德是个大傻X”。

“我真的很伤心难过,因为巴西队从来没输得这么惨过,何况还是主场作战。”阿尔法说道,“什么时候能平复心情?四年之后吧。但我相信这不是巴西队的真实水平,毕竟我们最好的两名球员(内马尔和蒂亚戈-席尔瓦)都没有上场。我们当然还会给巴西队加油,毕竟这是我们自己的球队,现在要做的是如何从这个创伤中走出来。”

对于受伤未能上场的内马尔,在场的帮派成员都表示出欣赏,但距离成为他们最喜欢的巴西球员还有段距离。他们有的喜欢罗马里奥,有的喜欢罗纳尔多,有的喜欢罗伯特-卡洛斯,甚至有人提起“野兽”埃得蒙多的名字。“内马尔还才刚刚开始,想要从好变成伟大,他需要绣上属于自己的星星(指率队世界杯夺冠后,在巴西队胸前徽章上增加一颗星星)。”一名成员的总结引得同伴纷纷点头。

看到烦闷处,阿尔法和他的兄弟们决定关掉电视,到已经天黑的室外走透透气。他们错过了奥斯卡最后时刻的进球。

贫民窟的“繁华盛世”

【手记】探访毒贩贫民窟 一同观看巴德大战

室外此时天色已黑,道路本就错综复杂的贫民窟,比白天更像一个巨大的迷宫。丹尼尔是阿尔法的兄弟之一,他非常热情地充当向导一职,并把我们一行人领到了家中,并登上了两层楼的天台。在这里能俯瞰大半个里约,景观一流。“从远处看,贫民窟是非常漂亮的。而往远处看,这里又能看到整个里约的美景。”丹尼尔自豪地说道。

这座贫民窟位于里约称的西北方向(应毒贩的要求,不能公开具体地址和名字),属于仍未被警察接管的“法外之地”。在这次世界杯期间,有不少媒体都有进入贫民窟报道的经历,但都已经被巴西政府“净化”。去的人最多的Santa Manta,由于迈克尔-杰克逊的MV曾在此取景,因此这里更像是一个旅游景点。

我们来之前总会先入为主的认为贫民窟很可怕,充满了暴力、抢劫、毒品、色情、危险、混乱……甚至在我们驱车前往贫民窟的路上,在即将上山的一个路口,一名路边的老人看到我们的车驶向贫民窟,对我们做了一个摇手指及锁喉的手势,意思不言自明,“别去那边!保命要紧!”

但真正踏足贫民窟,你才能拥有客观和直接的体验。有人说,最纯正的巴西就藏在贫民窟里,它展现了巴西人强大的生存能力。这里的人虽然并不富裕,但民风其实非常淳朴,至少穷凶极恶之人遇到的几率非常的小。在今天之前,恐怕还从没有中国人进入这个贫民窟,因为80%的居民见到我们一行人时,都要热情地打招呼。美中不足的是,他们总会把我们错当成日本人,我们必须耐心地一遍遍解释,“中国!我们来自中国!(China! Viemos China! )”

贫民窟作为巴西社会经济高速发展的产物,就是目前整个巴西贫富悬殊巨大的象征,也是这个国家不愿意展示给世界的疮疤。贫民窟就像是野草一样在山坡上蔓延,自己形成了一个生态系统。

这里的人们很难享受到里约这个大城市飞速发展的果实,自来水、电力这些基础设施只修建到山脚下,到了山上如何利用则成了贫民窟居民需要自己想办法的事情。走在贫民窟中,你随时能看到错综复杂如蜘蛛网般的私接电线,居民们也早就习惯小修小补靠自己或是邻居来帮忙。

而这种野生的创造力也有了土壤,比如贫民窟里的涂鸦要比城市里的绚丽得多。很多世界杯主题的涂鸦水准之高,其实不输官方出品。唯一遗憾的是,上面涂画着的吉祥物、大力神杯及内马尔头像,代表着民众对世界杯的巨大期待,在“米内罗惨案”发生之后,看起来却像是一种讽刺。

一个热情的小朋友跟我们搭讪,临别前说了一句,“这里虽然毒贩多了一些,但还是很安全的。欢迎你们来到贫民窟。”

毒贩也是普通人

【手记】探访毒贩贫民窟 一同观看巴德大战

由于警察无法触及,所以贫民窟里的地下秩序则由这里的强权——毒枭和帮派来维持,老大往往是大家都敬畏的人。像是阿尔法管理的这片贫民窟就有一个规矩,“任何人不得对其他人进行侵害”,否则将受到严厉的处罚。

阿尔法表示,这套规矩由他的上一代老大所传承下来,绝大多数时候,这里都是一片祥和的乐土。像是这里面的小商店无需向联邦政府缴税,因此货品的售价要比市区里的便宜不少,这些才是居民们真正能享受到的实惠。

而在世界杯之前,巴西政府风风火火推行的“净化贫民窟”运动,则经过了数不清的枪战和流血冲突,让一小半的贫民窟已经被政府接管。“当一个贫民窟里建好警察局后,这个贫民窟就不再一样了。”阿尔法说道,“不仅仅是我们赚钱的生意无法进行,其实就是一般人的自由也受到了影响。”

毒贩就是一个朝不保夕的职业,阿尔法解释自己开始干这个勾当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从小受到上一代毒贩的影响,很多贫民窟人在少年时代就已经参与到这个利益链条之中,从开始的跑腿,到后来的卖货、送货,自己也是这样一步步才成为现在的老大。二是贫民窟出来的孩子大多没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在工作时能选择的并不多。

据说,阿尔法十几岁的时候是这片贫民窟最有踢球天赋的少年,曾经有机会进入里约豪门弗拉门戈(阿尔法至今仍是弗拉门戈的铁杆球迷)的青年队。但由于一次被捕入狱,他同为成为职业球员的道路被堵死了。而他现在也依然觉得,贩毒赚钱要比踢球来得快,也来得简单。

阿尔法虽然没有结婚,却拥有6个子女,分别有6个妈妈。虽然没有给这些母子名分,他还是承担起了抚养的责任,毕竟有这个经济实力。“我觉得我的子女比我那时候幸福多了,虽然不是养尊处优,但至少衣食无忧。真正苦的是我们小时候。”阿尔法说起家庭,给人一种与面相不符的成熟感,“这些(指毒品和枪支)我都不会让他们看到,我也不会允许他们日后做这一行。我希望他们能够读好书,靠着自己的努力走出贫民窟。”

其实在绝大多数时间,包括阿尔法在内的毒贩们生活得其实很普通。足球、烤肉以及和兄弟们聚在一起,是他觉得最最快乐的事情。在这个贫民窟内,有两块足球场,虽然每次在这块没有草的场地上踢球都会弄得漫天尘土飞扬,但他们还是乐此不疲,几乎天天踢,这就是他们寻找快乐的方法。

只可惜的是,这次世界杯,他们所支持的巴西队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太多的快乐。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