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靠贿选赢世界杯主办权?

[摘要]2014年世界杯,即将在巴西开幕,而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则不断被媒体爆出贿选丑闻,但都缺乏说服力。那么,究竟应该怎样揭黑才是正确的方式呢?

卡塔尔靠贿选赢世界杯主办权

卡塔尔能获得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非常不合常理

对高温劣势没有解决方案的卡塔尔,却依然获得世界杯主办权

自2009年5月卡塔尔提交举办世界杯的申请以来,外界就一直传闻卡塔尔会是中标大热门,但显然的是,卡塔尔是一个没有足球底蕴的国家,并且该国地处沙漠边缘,盛夏温度轻易可达四十多摄氏度,并不适宜举办足球比赛,这种“大热门”来得非常莫名其妙。

在竞争过程中,天气因素就被反复提了出来。卡塔尔承诺所有赛场都加盖顶棚和安装空调,但卡塔尔兑现承诺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如要实现,基础建设的成本将以几何倍数增长,达到连卡塔尔这样富得流油的国家都无法承受的天文数字。即使能够实现,当2022年夏天,多哈所有的足球场冷气全开,那么整个城市暴露在空气中的部分——公路、街道以及不可能安装顶棚和空调的诸多训练场,将成为地狱之城,完全不适合人类活动。

即使是土生土长的卡塔尔人,也早就放弃在6月时节进行户外运动,更别说足球比赛。卡塔尔所有联赛每年5月中下旬就结束,直到9月份才开始新赛季,就是要避开6至8月的恐怖时节。2001年十强赛,国足客场战卡塔尔,已经是9月7日,可当天的气温依然有37摄氏度之高。

卡塔尔靠贿选赢世界杯主办权

2010年布拉特宣布卡塔尔获得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

2010年12月2日,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揭晓了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的最终结果,卡塔尔获得最终胜利,以14票对8票击败了美国,成为2022年世界杯的举办国。这种结果,更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因为夏季高温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方案。

在获得主办权之后,国际足联内部有人提出把2022年世界杯挪到冬季举行的方案,但这种方案比“安装空调”还要不切实际——世界杯都是规律性地每隔四年在6月举行,整个世界足球的节奏也随之安排,各国联赛都根据世界杯恒定不变的节奏形成自己的规律,把世界杯调到冬季将打乱很多俱乐部的节奏,几乎没有俱乐部会答应。

高温的影响不仅是对球员而言的。法新社2011年爆料,称卡塔尔世界杯体育场建设用工存在严重问题。文章中提到,在建设现场,外来务工人员处于被“奴役”的境地,工作环境非常差,“外来务工人员在暑期工作期间所面临的户外温度高达50摄氏度以上。统计表明,有191名尼泊尔劳工因高温致死。”

自从卡塔尔获得了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之后,来自世界各地的质疑之声就没有断过,顶着40多度的高温踢世界杯这事儿,怎么想都不靠谱,这也让卡塔尔拿到世界杯举办权几乎成为体育史上最大的争议。

不合常理自然引发媒体关注,但此前媒体的揭黑方式很有问题

贿选的证据含混、以无法证明有关联的“因果关系”进行推测,是之前媒体报道的通病

在卡塔尔还没有正式获得世界杯主办权而只是刚刚参加申请之时,关于卡塔尔的贿选传闻就不绝于耳,西方媒体也进行过多轮“揭黑”报道,但这样的报道始终未能扳倒卡塔尔和国际足联,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在这些报道中,最有名气的是2013年1月29日出版的《法国足球》周刊,《法国足球》认为卡塔尔在世界杯申办过程中有行贿行为和暗箱操作,质疑当时投票的公正性,并用上了《2022年世界杯,卡塔尔门》这样醒目的标题。《法国足球》发现,在2010年11月,也就是投票前的一个星期,时任法国总统萨科齐和普拉蒂尼(国际足联执委之一,有投票权)一同与卡塔尔2022年世界杯申办委员会主席谢赫·阿勒萨尼共进晚餐,“其间萨科齐一直劝说普拉蒂尼把投票对象从美国改为卡塔尔”。

卡塔尔靠贿选赢世界杯主办权

《法国足球》认为萨科奇是卡塔尔贿选中间人

但是醒目的标题背后,证据却乏善可陈。《法国足球》的证据就是,当卡塔尔真正拿到2022年世界杯举办权之后,卡塔尔的财团就为法国核能集团Areva进行了投资,“而核能恰恰是法国的支柱产业之一”;此外,当时已经没落的法国传统豪门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也被卡塔尔财团接管,2011年6月,卡塔尔体育投资基金宣布,正式收购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70%的股份,成为法甲这支豪门球队的最大股东,“而巴黎圣日耳曼的幕后老板恰恰就是当事人之一的阿勒萨尼”。《法国足球》据此相信,萨科齐、普拉蒂尼和卡塔尔人达成了协议,通过出卖选票实现法国在政治、经济、竞技体育多个领域的共赢。

我们可以发现,这样的揭黑“报道”,结论明确,标题耸动,但是证据不足——没有证明卡塔尔投资法国核能、买法国球队与那次晚餐究竟有什么关系,但是就是暗示读者,这两者存在因果关系。这样的报道,自然不能扳倒国际足联和卡塔尔。

再比如,有多家西方媒体似乎是从同一渠道获得的消息,都报道了尼日利亚籍的FIFA(国际足联)执委阿莫斯·阿达穆涉嫌收贿的新闻,他们使出了常用的伪装偷拍,记录下阿达穆坦陈自己愿意出卖选票的自白。当时阿达穆明确表示,只要给他80万英镑,他就很乐意贡献出自己在2018年世界杯主办权选举中的那一票。但他同时也强调,2022年的选票是不出售的,因为他已经决定了要投给卡塔尔。

因此媒体怀疑,既然你2018年世界杯主办权的那张投票是可以卖的,那么2022年的是不是也可以认为是“可售卖”的?既然你说“已经决定了要投给卡塔尔”,是不是证明卡塔尔已经买到了?显然,这样的证据,还是只能说是基于推测。

而这次《星期日泰晤士报》的揭黑报道堪称新闻业典范

《星期日泰晤士报》展示出了足够多的核心证据,让人信服

一直以来深挖国际足联黑幕的《星期日泰晤士报》,在今年6月1日,用巨大篇幅来报道了这起贿买丑闻,并在头版用了“购买世界杯的阴谋”的通栏标题,试图证明卡塔尔在申办2022年世界杯赛的过程中存在贿选行为,呼吁国际足联罢黜卡塔尔的主办权,还世界以公道。

卡塔尔靠贿选赢世界杯主办权

《星期日泰晤士报》这次的揭黑报道堪称典范

《星期日泰晤士报》的调查记者乔纳森·卡温特和海蒂·布拉克近年来一直在调查卡塔尔贿选一事,但让他们取得突破的恰恰是他们的同行。今年3月,英国《每日电讯报》披露,一位国际足联高级官员及其家人曾莫名其妙地收到一个卡塔尔公司打过来的200万美元,《每日电讯报》推测这笔汇款很可能与2022年世界杯申办有关,而这个公司的法人正是哈曼(前亚足联主席,卡塔尔人)。但不知为何,《每日电讯报》的报道就此打住。

根据《每日电讯报》的信息,《星期日泰晤士报》顺藤摸瓜找到了该公司旗下的10个秘密基金,通过调查这10个基金的财务状况、电子邮件、账户往来信息以及各类文件,乔纳森·卡温特和海蒂·布拉克意外地发现,这10个基金以“救济款”的名义向非洲30个国家足协主席的私人账户打入总共20万美元的资金,以确保执委会中的四位非洲执委最终能将票投给卡塔尔;向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执委(有投票权)瓦纳私人账户中打入160万美元,其中有45万是投票前支付;向国际足联执委(有投票权)、法属玻利尼西亚人塔马里私人账户打入30.5万欧元。

以上贿选项目多达三十多条,而《星期日泰晤士报》罗列的每一条,都附有书面或电子转账证明。相比于之前媒体的所谓“揭黑”报道,这次《星期日泰晤士报》出手,足以给卡塔尔致命一击。实际上,任何领域的揭黑报道,如不能展示核心证据给相关人物致命一击,它的价值都是值得怀疑的。

虽坚持揭黑,但对国际足联这样权力不受制约的庞然大物依然没辙

卡塔尔可能因此丢掉2022年世界杯主办权,但国际足联更可能岿然不动

就在《星期日泰晤士报》6月1日的揭黑报道出街当天,国际足联副主席吉姆·博伊斯就表示,如果亚足联前主席哈曼在卡塔尔申办世界杯过程中的贿选行为被证实的话,那么国际足联将重新考虑主办国家的选择。也就是说,只要《星期日泰晤士报》展现的证据不存在造假行为,国际足联就很难再抵挡住汹涌的舆论压力,就有可能重新选出主办国。

世界杯非常赚钱的比赛,虽然FIFA打着“非营利组织”的旗号,但单靠赞助商的投入,举办者就可能收回投资并赚钱。巨大的利益自然让国际足联的大佬们兴奋不已,加上自身的权力缺乏监督,他们很容易从事腐败活动,有些来自足球强国的执委热衷于利益交换,而有些来自足球弱国的执委热衷于出卖自己的选票。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国际足联的腐败已经深入骨髓,但迄今为止对于其内部受贿官员的处罚,仅仅是停止职务和罚款而已。在牵扯到收受贿赂的行为时,在任何国家都是触犯刑法的——但国际足联的官员,却始终没有被任何国家的司法指控和惩罚,这是为何?

这是因为国际足联是一个独立的、不允许任何国家、政府干预和参与的自发性的足球组织和管理机构,一旦该组织的内部或者官员产生问题时,一切决定都将由该组织自行研究、执行。从体育法角度来讲,国际足联明显缺乏必要的监督和管理,如果要对它进行监察,就一定要依靠其所在地的司法部门。而国际足联的所在地又是在瑞士,国际足联之所以屡次被曝光贿选丑闻而没有遭到瑞士政府反贪污机构的起诉,因为他们在瑞士注册时是以非盈利性组织的方式,这恰恰不适用于瑞士的受贿罪,尤其是在体育协会和俱乐部,没有经营和商业目的的都不在此列。

结语:

对FIFA这样的庞大组织,要揭露黑暗,必须有打蛇打七寸的把握,否则很难成事。实际上,这也对国内的反腐有启发作用,细致耐心的深挖细究才能成就更多的成功案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