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中国裁判何日再登世界杯 国人期盼参与世界杯

新华社记者王浩明、公兵

12日,巴西世界杯拉开大幕。世界杯是全世界球迷最盛大的节日,但对于中国球迷来说,却是“每逢佳节必揪心”。2014,又是一届让中国人“纠结”的世界杯——没有中国队参赛、效力于中超联赛的外援寥寥无几,甚至连前些年还能在世界杯上露面的中国裁判也销声匿迹。

中国人有着深深的世界杯“情结”,但中国足球总是距离世界杯这样遥远。带着这样的“纠结”和“情结”,我们来了,并拒绝做一个旁观者——在球场内外,触摸世界强队的脉搏,希望问出一剂良方;在城市乡村,聆听足球王国的心跳,试图搜寻足球强国秘籍。

从世界杯拉开大幕的一刻起,我们,两位一直长期跟踪中国足球的新华社记者王浩明和公兵,将在巴西为您带来“世界杯中国‘结’”系列报道,希望站在世界足球的最高竞技场,审视中国足球的方方面面。

12日,巴西世界杯开幕,三名日本裁判出现在揭幕战的赛场上。虽然主裁西村雄一判出争议性点球,但不可否认的是,能够亮相世界杯揭幕战,日本的足球裁判培养体系确有值得中国借鉴之处。

中国裁判在世界杯的亮相仅有一次——前中国“金哨”陆俊登上韩日世界杯赛场,但自此之后,中国裁判再无登上世界杯赛场的机会(南非世界杯时穆宇欣虽在名单中但未能参与执法)。时至今日,获得一年减刑的陆俊竟然意外抢了日本裁判执法世界杯开幕式的“头条”,但“抢头条”的背后难以掩盖的是中国足球裁判人才尤其是高端人才匮乏的尴尬现实。

在连续缺席三届世界杯后,中国裁判何时能够再次登上世界足球的最高舞台呢?答案难言乐观。一组数字的对比让人脊背发凉,中国的注册裁判约2万人,这是记者向包括足协官员在内的多位人士几番求证得到的时间和数量都不精确的模糊数据。相比之下,日本足协官方网站上清楚地将日本裁判的数据精确到月份和个位数:截至2014年4月,日本总的在册裁判超过20万人,其中十一人制足球注册裁判员数量为192678人,五人制裁判的数量为19088名。

在注册裁判数量上,中国尚不足日本的十分之一;在裁判队伍的整体水平上,我们更已经看不到邻国飞速奔跑的背影了。世界杯之前,中国足协技术部主任杨新利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坦言,中国的裁判培养形势严峻,让人“着急”。“现在有人想当裁判,却可能连门都摸不到!”杨新利说,中国裁判培养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渠道不畅通 “目前足球裁判的资质等级审批权归属于各级体育行政主管部门。但地市级以下的体育行政主管部门包括足协建制不规范,足球裁判培养也不规范,有限的资金和人员更多关注的是组织竞赛。”杨新利说,“这种不规范导致有些有意做裁判的人根本找不到‘组织’。”

对比中国足协和日本足协官网或可窥见一斑。在日本足协官网首页,裁判与教练、国家队等并列在最醒目的标题栏,点击进入后,便可以找到注册、培训等信息。而记者中国足协官网浏览半小时之久,却没有找到关于裁判的专题栏目,最终只能放弃。对于一个对裁判工作感兴趣的人来说,如果在网站上花半小时都找不到有效信息,那么恐怕十之八九会望而却步。

杨新利说,管理、培训和考核的不规范也是中国足球裁判体系的一个重要问题。看看邻国怎么做。日本建立了四级裁判体系:从最基础的可以执法地方比赛的第4级到可以执法全国比赛的第1级,第四级中15岁以下的裁判数量就超过13000名。而负责培训的裁判讲师方面,日本也建立了四级体系,从3级一直到S级,总数量为2219人。其中,1级和S级讲师数量为123人,中国同等级别的讲师仅有24人。

此外,日本足协还建立了四个类型的裁判中心:中央裁判培训中心,区域性裁判培训中心,地方裁判培训中心和女子裁判培训中心,这四类中心分工明确,分别担负1-4级和女子裁判的培训任务。

虽然中国也建立了四级裁判制度,但比起日本严密的金字塔体系,则相形见绌。在当今世界足球技战术快速发展变革的时代,裁判培养的理念也在飞速更新。如果只是在犯规时吹哨,严重犯规时出牌,越位时举旗,即使没有一次错漏判,也不能算是一个合格的裁判。裁判的角色已经从犯规判罚者向“比赛管理”者转变。因此,现代裁判需要掌握判罚尺度控制,场上情绪控制,比赛流畅度控制,比赛有效时间控制等能力……这方面,日本足协将每项指标量化,让裁判“比赛管理”上升成为一门科学。

虽然中国足协组织引进国际足联《规则测试试题库》、提高裁判员体测标准、对裁判员执法情况进行量化评估。但相比日本等国家,中国的裁判培养似乎依然处于“蛮荒时代”。数量少、水平低、观念旧……中国裁判要想再次登上世界杯舞台,显然有太长的路要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