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舌战】张晓舟:中国助哥斯达黎加爆大冷?

乌拉圭队的表现肯定气死了老加莱亚诺。

【舌战】张晓舟:中国助哥斯达黎加爆大冷?

(资料图:2014巴西世界杯小组赛D组首轮,乌拉圭1-3负于哥斯达黎加,苏亚雷斯与弗兰难掩失望)

世界杯前夕乌拉圭著名作家爱德华多·加莱亚诺那本《足球往事》中文译本再版,和我的《生于午夜》一起,在广西师大出版社理想国的微博页面上一起并列推荐,我很荣幸。

加莱亚诺的《镜子:照出你看不见的世界历史》也是在广西师大理想国推出的,非常好看,其中也有关于足球的一些篇什。他最出名的著作当然是《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这部1970年的作品,由于2009年查韦斯在美洲峰会上拿了一本送给奥巴马,而一跃成为全球畅销书,而早在2001年这书就有了中译本。我很喜欢加莱亚诺的文体文风,尤其是他把严肃的正经课题写得活色生香的能力,但他的左派立场逻辑也不无简单粗暴以及含混矛盾之处,我在给《足球往事》写的序言中,也对他关于左派足球与左派政治之间关系的观点,提出过小小质疑。

假如可以采访他,除了足球的话题,我更感兴趣的还是:他究竟如何评价查韦斯,这个已故的左派独裁者,这个令他的书老来俏版税暴涨的左派偶像。我还想和他探讨哥斯达黎加:温格究竟应不应该把乔尔·坎贝尔收回去打下赛季?但更重要的是,他如何看待哥斯达黎加如今这样的发展模式?这样一个既跟美国又跟中国保持绝好经济关系的国家,这样一个拥有新自由主义寡头政府,既滋生腐败拉大贫富差距,可是又在一项调查评比中被推举为全球幸福指数冠军的国家,究竟对他的拉美发展理论提出了什么样的新的挑战?

更有意思的是,加莱亚诺如何看待中国?如何看待哥斯达黎加与中国的关系?如何看待中国现在在哥斯达黎加所做的?

【舌战】张晓舟:中国助哥斯达黎加爆大冷?

(资料图:乌拉圭作家爱德华多·加莱亚诺(Eduardo Galeano))

如果不是因为哥斯达黎加在2002年世界杯上与中国队相遇,很多中国人还不知道这个国家,即便是有的中国球员,都不知道这国家在哪。然而现在,去哥斯达黎加工作的中国人越来越多,估计不用多长时间,哥斯达黎加就将成为中国人的旅游新热点。

从2002年世界杯开始,中国队和哥斯达黎加队俨然成了老对手,哥斯达黎加主帅吉马良斯曾执教天津泰达队,中哥12年来也交手五次,2002年0比2,第二年在美国迈阿密一场友谊赛又输了个0比2。2005年曾在长沙赢了个2比0,然后还有两场2比2。

对我个人来说,哥斯达黎加是一个分水岭,自从2002年世界杯那场比赛之后,我基本丧失了对中国足球的热情。当时作为记者,我在韩国见证了两支截然不同的球队,其表现出来的差距比所谓“恐韩症”还要命,在备战世界杯期间,韩国球员几乎不接广告不接受专访,据说还主动上交手机,而自从十强赛出线之后,中国队从上到下都在想着怎么借世界杯捞一把。透过足球的对比,太极虎的国族主义如此白热化,而中国龙一盘散沙。在光州,当时到处都是挥舞着小国旗的中国球迷兼游客,哥斯达黎加球迷只有一小撮,而看热闹的韩国球迷也很少,这是一场奇怪的比赛。后来在电视上看到,哥斯达黎加举国欢庆。

【舌战】张晓舟:中国助哥斯达黎加爆大冷?

(资料图:2002年韩日世界杯小组赛,中国队0:2负于哥斯达黎加)

恐怕哥斯达黎加人万万没想到,他们此后会和中国人变得那么熟。

2007年,中国和哥斯达黎加建交,随后哥斯达黎加和台湾地区断交。但这远不仅仅是一张外交牌。

2008年中哥签署《水资源领域合作谅解备忘录》,2010年签署《自由贸易协定》,这是中国与中美洲国家签署的第一个一揽子自贸协定。哥斯达黎加已经成为中国在中美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和投资目的地国,而中国则是哥斯达黎加的第二大贸易伙伴(第一是美国)。

而中国送给哥斯达黎加的礼物,则是一座国家体育场,这是中美洲最现代化的体育场,由安徽外经建设集团援建。

这就是中国在海外的发展模式:以前援助大型基建(公路铁路,球场学校),意在“输出革命”,至少“广交朋友”,建立外交同盟阵线,如今则意在“输出资本”(以及输出劳工),拓展海外市场,并开发对方的能源和资源。

从前的社会主义大哥,如今摇身一变,成为非洲和南美版图上,资本市场的带头大哥。

如果说《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已经过时,那是它根本难以解释冷战结束,尤其是1990年之后的世界格局;如果说这书没有过时,那是因为中国像一个强悍的第三者,介入了老牌资本主义帝国和拉美的关系,并为加莱亚诺的理论提供了新鲜的例证。

在中国赠送的国家大球场,中国队和哥斯达黎加队2比2踢平,皆大欢喜。而哥斯达黎加队后来在这个球场高歌猛进,赢得了巴西世界杯入场券。哥斯达黎加足球的军功章,是不是也有中国的一小半?

巴西世界杯直到开幕,还有一半的体育场并没有彻底完工验收。这在吾国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事儿。吾国盖体育场最为神速,因为体育场在中国的首要功能是政治,而不是体育,因此动辄可以“举一国之力”搞定。

巴西是足球王国,而中国乃是足球场王国。

去年11月,我曾参加了深圳《晶报》举办的一个足球演讲论坛。有一名少年向陈熙荣教练痛陈自己的苦恼:学校不许学生携带足球进校,平常找不到地方踢球,好不容易找了一块草地,社区管理者为了驱逐他们,迅速给这块草地种上树。这一番话令曾在深圳执教的车范根很痛心,当场提出愿意每年无偿来一次深圳教青少年足球。

深圳为了办大运会建了不少场馆,其中龙岗大运中心,有我见过的中国最好的足球场,不亚于鸟巢。但是除了偶尔有个别歌星演唱会,这个足球场现在几乎没有其他用途(没有任何比赛),迷笛音乐节和草莓音乐节只是在场外的空地举办。

中国的足球文化,可能越来越沦为电视足球文化、网络足球文化、实况足球文化。

加莱亚诺在对足球有一句诗意的描述:“青草在空空的球场疯长。”

换到中国的语境里就变了味道,数一数全中国有多少球场,青草在疯长。——因为没有人在上面踢球。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