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世界杯与美食:看德国球 必须喝啤酒配咸猪手

广州未食够

不懂觅食的吃货不是好球迷哦

德国其实并没有什么统一的“德国菜”,但是有不少地方特色菜,作为做事严谨、性格古板的德国人民来说,面对烹饪这件事显然没有他们在其它领域上心,可即便就这么不上心的烹饪,也够我们吃一轮的。

香肠面包咸猪手

说起德国的食物,是个人都能想到的三元素——猪手、香肠和面包,猪手的烹制方式不是烤就是炖,要么就盐水煮,德国香肠和面包的种类超多,估计很少有人能吃全过多达一千多种口味的香肠,可能也没有人能吃全过同样多达一千多种的面包。

吃与喝总是分不开的,德国人除了啤酒以外,最牛的就是对付雷司令了,他们能把雷司令这种葡萄做到无与伦比的境界。说德国是雷司令的故乡应该是一件没有异议的事情,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雷司令能够超越德国,而全世界超过一半以上种植的雷司令都是德国人民种的,然后他们又把这一晚熟的白葡萄品种调教成了摇曳多姿的不同“美女”,从甜白到贵腐再到顶级冰酒,从蜜桃般的美少女到风姿绰约的少妇……

德国人民白天认真严肃地摆弄他们的各种精密,晚上便开始大块肉、大口酒的生涯,快意人生,莫过如此嘛!

看球喝酒配猪手

德国对葡萄牙今晚开打,在广州珠江琶醍的“大米仓Pearl River啤酒主题餐厅”,守着德国风看比赛,香肠和猪手当仁不让。

餐厅的位置相对独立,已经到了琶醍A区的边缘,一栋房子木板楼梯上去,正对江面,星光点点,情调依依,既看江景,又看球,两不耽误。

猪手是必点,两种做法,一种是新鲜烤的,一种是盐水煮的。不管烤还是煮,都要事先将猪手腌制一番,“腌”是重点,至于腌完了是烤还是煮那是次要问题。

德国人之严谨,在对待一只猪手的制菜问题上同样毫不含糊,据说如果严格按照巴伐利亚当地的做法,光是“腌”这一个步骤,就可能长达几个星期,也就是说,在当地,制一味猪手,还没咋地,就已经一个月了……

广州的餐厅当然不会完全这么搞,这样搞法生意都没法做了,不过数小时的腌制时间还是不能免的,用澳大利亚海盐加香芹籽、独头蒜、白洋葱一起腌制那一坨待烹的肘子,腌完之后再以高低温相互交替烹制而成。

烤猪手会在烤的过程中刷些啤酒,这样能让猪皮的口感更爽脆。盐水煮的其实口味更特别一些,虽然看起来白花花的,但是吃起来一点也不觉得腻,咸香适口,味觉体验比视觉效果靠谱多了。

香肠是餐厅自制的,口味多样,浓淡兼备,配传统德国酸椰菜,开胃又解腻。来一份香肠拼盘,或者来一份巴伐利亚王冠拼盘,这王冠盘里就不仅是香肠了,烤猪手、德式面包及芝士全包括,慢慢吃,来一扎生啤,乃最佳佐餐饮料。

环境小资出品豪

要说广州的德国风味餐厅,那么必定无法绕过1920 Restaurant and Bar,这家最早进驻广州的德国餐厅,曾经一度几乎是德国餐厅的代名词。

尤其是沿江路上老店,十多年风雨飘摇,这一处守在德国发电厂原址上的地方环境小资,带着鲜明的工业化时代的怀旧历史调调,亦江亦景,出则闹市,入则宁静。

菜品多少带点豪放的德国乡村风格,分量大,肉量多,两个字——豪气。

这里同样少不了香肠和啤酒,炖牛肉、酸椰菜、土豆泥,也都是德国菜中常见的身影,至于狠角色德国烤猪手,不好意思,长期挥之不去。

德国队

(陈斌/文 龚吉林/图)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