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大黑马比利时全队身价超英意 被称黄金一代

今夜,12年后重返世界杯舞台的欧洲“红魔”比利时队将登场亮相。自从预选赛以8胜2平的不败战绩杀出欧洲区后,这支涌现出大批妖人的年轻球队就被外界认为将是巴西世界杯上的一匹黑马。

有11人效力于英超排名前六的豪门球队,平均年龄在32强中倒数第三,但球队身价却比英格兰和意大利这些老牌强队都要高。

孔帕尼、费尔马伦、亚努扎伊、阿扎尔、卢卡库……如此豪华的阵容足以让任何一个对手不敢小觑,他们也被外界称为比利时黄金一代。

在比利时队的训练营,来自《南德意志报》的记者霍尔格告诉记者,“其实比利时队一直都是德国人的‘隐匿之爱’、第二主队,在世界杯上除了支持本国之外,大多数德国人都希望比利时队能走得更远。”原因?“我们两个国家是邻居,在很多地方也很相似。”印证到足球上,记者吃惊地发现,这两个国家的风格竟然有着惊人的吻合。

上世纪80年代,拥有恩佐·西福、扬·瑟勒芒斯等球星的欧洲“红魔”斗志顽强,踢法坚毅凶悍但略显粗糙,和同时代的德国足球有相似之处。如今比利时队主帅马克·威尔莫茨职业巅峰期就在德国沙尔克04渡过。而2000年之后,比利时队也和德国队一起进入衰落期,2002年之后比利时队再未晋级过世界杯。

他们的崛起比德国晚了几年,但迟到总比不到好,今年群星闪烁的比利时被很多人视为有能力冲击世界杯的年轻黑马。

全队身价超英意 “黄金一代”妖人辈出

这支比利时队没有一个人经历过世界杯,经验会是他们最大的敌人。平均年龄只有26岁的比利时队,在32强中排名倒数第三,只有加纳和尼日利亚比他们更年轻。这种朝气蓬勃的冲击力,的确让人回忆起2010年南非世界杯时的年轻德国战车。但比利时队中大多球员都有丰富的欧洲主流联赛经验,一共有11人效力于英超,而且全部效力于排名前六的豪门球队,只要球迷对英超稍有关注,就一定不会感觉陌生。他们当中,既有孔帕尼、费尔马伦、费尔通亨这样的后防中坚,也有亚努扎伊、阿扎尔、卢卡库这些进攻天才。

就在很多人没有察觉的时候,比利时突然成了欧洲主流联赛的主要球星输出地,而这种情况向来只发生在天才球员辈出的拉丁足球国家。做一个简单对比,6年之前整个英超只有两名比利时球员,2008年孔帕尼刚刚转会到曼城,当时阿布扎比王室的石油资本还未注入蓝月亮;另一位比利时球员是卡尔·霍夫金斯,他是一个游历各大低级别联赛的“旅行家”,当时刚刚帮助西布朗成功升级。

利物浦门将米尼奥莱目前在国家队只能给少年天才、马竞门神库尔图瓦当替补,他说,“以前没有英格兰俱乐部会给比利时球员机会,甚至连试训的机会都很难得到。但自从孔帕尼、费尔马伦和费莱尼过去之后,他们向比利时之外的俱乐部展示了我们比利时球员也能在顶级联赛中立足的实力。自从那之后,英格兰、西班牙的球队向我们敞开了大门。现在在欧洲顶级联赛效力的比利时球员很多,自然而然国家队水平也高了。”

据统计,比利时队目前身价高达2.71亿英镑,比英格兰和意大利这些老牌强队都要高。如此豪华的阵容足以让任何一个对手不敢小觑,这套班底也被外界称为比利时黄金一代。

效仿德国抓青训 改革在颠覆中前行

一个国家的两个级别联赛只有34家职业球队的足球土壤,如何培养出如此多天才球员?答案是青训的改革。

比利时足球的改革,要从2000年说起。那一年比利时作为欧洲杯的主办国之一,国家队却在小组赛早早出局。那一年和他们一样遭遇耻辱的,还有小组垫底的德国队。后者在那次失利之后就开始了整个国家足球重建的过程,并在8年之后的欧洲杯上一炮打响,拿到亚军。而比利时国内当时也有羞辱感,比利时足协前任技术顾问米歇尔·萨博伦回忆说:“国家队和球迷的关系也变得很糟。”

萨博伦在2006年开始了他的改革之路。他首先去法国、荷兰和德国各大俱乐部的青训营考察,注意到他们所有的青年队都踢比较统一、战术要求流畅自由的4-3-3阵型。考察归国后萨博伦写了一本册子,明确要求比利时的所有34家职业俱乐部都改变青年队的风格,全部改踢4-3-3阵型,抛弃以往在比利时很流行的传统德国足球风格。萨博伦回忆,“那时候我肯定不是受欢迎的人物,因为要敦促别人放弃多年坚持的传统不是容易的事情。”

为了寻找比利时青年足球的问题,萨博伦还完成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他一共拍摄和研究了1500场青年队比赛的录像!他终于发现了症结所在,就是“比利时青年队教练太重视成绩,他们有一种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取胜的思想”。在青少年球员关键成长阶段,过度关注成绩,有时不利于他们技战术的提高。萨博伦要求青年队把“成绩第一”的成见丢出去,“在7岁组和9岁组的少年队中,我甚至取消了联赛积分榜。因为青少年足球的目标不再是成绩,而是球员的提高和发展。”颠覆传统,总有人不乐意,当时萨博伦成了比利时媒体甚至足协的攻击对象,那时候他的工作展开非常艰难。

为什么比利时足协也会炮轰萨博伦?因为他还有一个坚定的主张:一个球员进入高一级的年龄组后,不会因为低年龄国家队有关键比赛而回去。比如,孔帕尼可能在U19国青队踢了2场比赛,在U21踢了3场比赛,就直接进了一线国家队。但当国青队踢关键比赛时,萨博伦拒绝放人,因为他认为这对青年球员成长不利。

锦上添花 移民后代挑起大梁

从2002年到2014年,等待的时间的确太长了。在训练营中记者遇到一位比利时耐克公司的官员,他在训练营中负责陪伴旗下签约的球星,他说,“2002年我还是20岁的学生,在比利时念大学,主修政治科学。今年我们全国都对国家队充满了期待。”

比利时球迷对国家队的这种信心,还来源于何处?这里不能不提到萨博伦的另一个“壮举”,他效仿法国的克莱方丹,在比利时修建了八所全国统一的国家队足球训练基地,球员根据年龄和水平高低分级,比利时队目前很多一线球星都是从小在这些训练中心中一起成长,比如那不勒斯的默滕斯、泽尼特的维采尔和利物浦门将米尼奥莱和热刺[微博]边锋登贝莱几乎从小就一块儿训练。为打造明日之星,比利时在青训中可谓不惜血本。

而如果要在青训改革之外,找一个比利时足球崛起因素的话,1990年前后一批海外移民功不可没。比如“小魔兽”卢卡库的父母亲是刚果(金)的战争难民,而卢卡库则在安特卫普出生;亚努扎伊的父母是科索沃难民,他则出生和受教育于比利时;孔帕尼、登贝莱、费莱尼等球员都是非洲移民后代,他们在更包容的生长环境下,受到很好的足球教育。

2012年之前,比利时队中还有荷语系球员和法语系球员有矛盾的情况,不过随着名将威尔莫茨在2012年上任之后,蓄意提拔年轻人,地域语系的冲突暂时消失。在训练基地,从不少比利时记者口中得到的反馈,都是“球员之间气氛非常好”,这能体现在日常训练中球员的互动上。

这支“黑马”到底能否在世界杯上克服经验不足的弱点?今晚战阿尔及利亚,就见分晓。

记者探营

比利时,

隐匿深山中的“黑马”

比利时已经16年没有参加世界杯,他们的训练营引起了记者的好奇。得知就在圣保罗市郊时,成都商报特派记者决定前往一探究竟。

在谷歌地图上看,比利时的训练营就在距离圣保罗市中心大约70公里外的湖边,看起来周围都是绿地,而训练基地的名字就叫做天堂高尔夫[微博]&休闲度假村,想必是风景如画的圣地。带着这样的期待,记者一行包车出发了。司机是一位严肃的巴西老头,他知道那个度假村所在的小镇,但对我们所说的度假村一无所知。

我们预留了一个小时在路上的时间,希望能准时参加比利时队对媒体开放的训练。但一小时即将结束,而我们的目的地依然渺无所踪,道路两边已经显得荒芜,很少有建筑物,连车都很罕见。焦虑和不安开始蔓延,“是不是地图出了问题?”“GPS上为何没有那个度假村的位置?”“我们到底在哪里?”连熟悉圣保罗周边的司机也急了,看到前面突然出现的一个警察站如获救兵,赶紧下车询问。警察悠然拿手往前一指:继续走吧。

警察笃定的态度让我们吃了定心丸。于是我们就一路往前再往前……路上,总共有7位好心的路人为我们指路,我们才看到了传说中的“湖”。没曾想汽车又绕着湖转了大半圈,我们才在深山中找到了比利时队的训练营!“黑马”,就是在深山老林中炼成的?

抵达时,一个半小时的训练已经结束,新闻发布会刚刚开始。记者苦恼地找到比利时足协工作人员,询问训练基地选址问题,对方礼貌回答,“这个选择是我们的教练威尔莫茨决定的,他在之前来考察,看了这个度假村之后非常喜欢。”

一位德国记者和我们一起去停车场,他也是第一次来这里探营,因为当天有威尔莫茨参加新闻发布会。他说自己是自驾车来的,“这地儿不在GPS上,我就是一直往前走,往前走,终于就到了!”他边说边摇头苦笑。看来,隐匿深山中“黑马”比利时队有心让自己的球员“与世隔绝”。

纳塔尔沙丘竞技场

当值裁判:埃里克森(瑞典)

6月17日 星期二 06:00

CCTV5

比利时预计首发:4-5-1

门将:库尔图瓦

后卫:阿尔德韦雷尔德、孔帕尼、范比滕、费尔通亨

中场:维采尔、德布劳内、阿扎尔、登贝莱、米拉拉斯

前锋:卢卡库

阿尔及利亚预计首发:4-5-1

门将:姆布利

后卫:麦斯巴赫、布格拉、哈利切、卡达穆罗

中场:布代布、泰德、耶布达、费古利、吉拉

前锋:斯里曼尼

成都商报、足球报世界杯特派记者 陆逸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