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新华社:卖国旗的德国佬 如痴如醉的足球情

新华社法兰克福6月17日体育专电(记者文史哲) 遥远的巴西,德国队世界杯首战葡萄牙。

8500公里开外,德国法兰克福商业街街头,满脸络腮胡子的阿基米斯一上午卖出了50面黑红黄德国国旗,3欧元一面,不错的买卖。但他情绪不高,简直有点悲哀:“我不喜欢德国队。希腊队昨天输了。”

卖完这个月,他就要回祖国:“德国,挣钱可以,过生活,还是希腊。”

还是这个街口,一个报刊亭前,为晚上观战而买烟买酒买报纸的人络绎不绝,摊主查万林斯基因为个头矮,忙起来像在蹦蹦跳跳——但他已六十多岁,45年前从波兰搬到德国。问他今晚支持哪个队,他毫不犹豫:“当然德国队,这可是我生活的国家。”

“假如德国踢波兰呢?”

“那当然是波兰,”他答得更干脆,竟然用右手捂心,“上帝作证,我在这里过得越久,我的心越向着波兰。”

“为什么?”

“人活了这么久,总会明白一些事情。我告诉你,我现在知道这些德国人脑子里在想什么。他们有能力,他们把输赢看得很重,说到底,他们的就必须得是他们的。——当然,我理解,所以我也不隐瞒,我打心眼里向着波兰。”

没错,眼下德国正在走向移民国家,全德近两成人口有移民背景,在法兰克福大约只有百分之六十的机率碰上本地人。当地下午六点比赛开始后,酒吧一条街人满为患,仔细听听看看,不同语言,不同肤色,但当开赛后第12分钟穆勒踢进德国队第一粒进球,几乎所有人都起立、欢呼——这一刻,好像他们都是德国人。

其中有一位帅得像勒夫的男人,笑起来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一看就是是德国牙医加工的水准。一问,他说他是阿富汗人,尽管在34年前、他才几岁大时就举家移民德国,“德国很好,但假如阿富汗能进世界杯,那我一定支持阿富汗,那真是我的故乡啊。”

事实就是这样,每场比赛,必须有且只能有其中一支队牵引你的心,足球才变得那么动人。看,穆勒瘦成那样还在拼命踢,真心疼,格策笑成了“愤怒的小鸟”,多么可爱,葡萄牙是有点可怜,但谁让德国队牛呢?——只要感情真,伪球迷也可以很投入。

说到底,足球面前,无人中立。面对足球,我们就像无法隐藏咳嗽一般无法隐藏内心的偏爱。足球也帮我们验证,血脉相连也许是最深的情感。但好在现代生活已足够丰富,当生活的触角更广更远,我们的选择就会变得更多。

(完)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