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深度】老塔:米卢是个笑话 中国为何不要我?

[摘要]巴西人塔瓦雷斯,若不是世界杯或许中国球迷早已忘记。在他眼里曾经带领中国队进入世界杯的米卢,就是个笑话。如今塔瓦雷斯依然想回中国执教,但往昔假赌黑横行的中国联赛,也让他心悸。

【深度】老塔:米卢是个笑话 中国为何不要我?

塔瓦雷斯曾是高洪波的教练 如今高洪波(右)也已成为教练

撰文 特派记者 吕长伟 发自里约热内卢

“老塔,下课!”虽然陆陆续续在中国呆了8年,56岁的塔瓦雷斯会说的中文仍非常有限,但这句他说的最好,记得最深!

那是2003年在重庆执教时,球迷们向老塔发出的怒吼。十几年过去了,当年职业足球的残酷烙印如今成了他自我调侃的标签,就像老兵身上的伤疤,那是一种荣耀,更是一种对旧时光的怀念。

如果不是巴西世界杯,塔瓦雷斯恐怕很难进入中国球迷的视野。今天的中国足坛早已是里皮、埃里克森这些国际一流教练的天下,谁还知道当年个性乖张、性格孤傲的巴西人?他早已成了被遗忘的人,但这些年老塔始终忘不了中国,忘不了中国足球,他一直梦想着有一天再回中国执教。

可惜作为足球教练,塔瓦雷斯似乎再也回不去了。

离开多年 对中国依然了如指掌

【深度】老塔:米卢是个笑话 中国为何不要我?

塔瓦雷斯在家接受腾讯记者专访展示腾讯礼物

塔瓦雷斯家位于里约西南部的富人区,从市中心出发沿着漫长的海岸线要走42公里,其间会经过科帕卡巴纳、巴哈等6个著名的海滩。这里每隔几十米,就有专为富人站岗的保安,一旦有事,警察也会在几分钟内赶到。

老塔住在一栋公寓的三层,这是几年前他买地自建的房子,两套留给了自己,其余的卖给了朋友。塔瓦雷斯有一子两女,两个女儿都从事跟足球有关的工作,儿子则做IT行业。老塔很早就当爷爷了,两个孙女一个13岁,一个8岁,都跟他住一起。

在中国像老塔这个年龄的人很多已经退休,颐养天年,但作为足球人他根本闲不住,目前担任里约州一家俱乐部的技术总监,去年他所在的球队在州联赛中5-1横扫前广州富力主帅法里亚斯所带的球队,直接导致对方丢了工作。

除了足球,塔瓦雷斯还做建筑、石材等生意,甚至以前中国俱乐部的老板都成了他的生意伙伴。

越南的壁盘,中亚的水烟、银器、骆驼,日本的储物罐,老塔家汇集了各国的物件,那是游历世界的战利品。当然,房间里更少不了中国元素,电视柜上摆着八骏图,墙柜里放着6个瓷瓶摆件,其中两个上面用隽秀的字体写着“平安”、“如意”,最令人瞩目是来自中国的白酒,全兴大曲、金泰山、茅台红钻……

老塔说,这点东西仅仅是皮毛,他从中国带过来的宝贝存放在另外一栋更大的房子里。

如果不算2009年在深圳当技术总监的短暂时光,塔瓦雷斯上一次在中国执教还要追溯到2003年,他在力帆主教练的位置上。远离中国多年,但老塔对中国足球的信息更新之快,了解之深令人惊叹,有关中国足球的一切,他似乎都能说得出来。卡马乔走了佩兰来了,同胞库卡在鲁能处境不佳,蒙蒂略状态不好,甚至连恒大与阿里巴巴合作的事都听说了。

球员嫖娼 他第一时间捅给媒体

【深度】老塔:米卢是个笑话 中国为何不要我?

2010年塔瓦雷斯做深圳队顾问

1998年,塔瓦雷斯被时任广州松日官员的王学智带到了中国,就在前一年邓小平去世了,老塔知道他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是改变中国历史走向的人物。

到中国第一年,塔瓦雷斯就将名不见经传的广州松日带到了甲A第四,1999年他执教四川全兴,获得了当年联赛第三,这是四川足球在职业联赛史上的最高排名。正因为如此,在很多四川球迷心目中老塔有着特殊的地位。

带队成绩固然不错,但塔瓦雷斯绝非省油的灯,他跟魏群打过架,跟媒体关系紧张,经常进行骂战,还动手打过记者。在中国媒体的笔下,塔瓦雷斯是个小气、张扬、桀骜不驯、口无遮拦的人。

与媒体不睦也就算了,跟俱乐部和球员,他也处理不好关系。2000年,执教深圳平安时,在他任内发生了著名的“深圳六君子”事件,他将嫖娼球员堵在屋中不说,还第一时间迅捷无比地捅给了新闻界,并扬言“他们不走我走”。塔瓦雷斯没有想到,最后走人的是自己。

时隔多年,对于当晚发生的事,狡黠的老塔已不再愿意提及,“那是俱乐部的决定,我不想再说什么。”但他也反省过自己,“如果换做今天发生这种事,我肯定会有另外的处理方法。”

老塔至今不肯原谅那些球员,“作为教练如果输掉比赛,我通常都会失眠,反复地观看录像,找出问题到底出在哪儿?那些球员呢?他们却去开party、找小姐。”说着说着,老塔的情绪就变得激动起来,“Oh my god,crazy”,这是他的口头禅。

2002年,塔瓦雷斯执教重庆,因为跟俱乐部有矛盾,他干出过将温度计插进茶杯企图蒙骗医生的事,目的就是想逃避带队出征的职责。勉强熬过了头一年,第二年他终究没有逃过下课的命运。

在中国6年换了5家俱乐部,老塔习性难改。尽管如此,他却有很多朋友,尤其集中在他最早执教的广州队,从翻译到领队再到很多球员,至今保持联系,“广州人很难成为朋友,但一旦成为朋友就会终身是朋友。深圳人很容易成为朋友,但都是酒肉朋友。”在这方面,老塔有自己的哲学。

已是大佬级人物的李玮锋很少把别人放在眼里,老塔却是个例外。2000年,李玮锋第一次到国家队报到时,他父亲在深圳出了车祸。老塔说,那天他驾车跟几位深圳队员去大梅沙海滩,恰好碰见了那一幕,是他把电话打给了李玮锋。葬礼那天,李玮锋的母亲悲痛欲绝,拉着老塔的手说,“我儿子就交给你了。”这件事让老塔终生难忘,也让他和李玮锋走得很近。

不打假球 当年也有人花钱买他

【深度】老塔:米卢是个笑话 中国为何不要我?

2000年足协杯首轮,时任平安队主教练塔瓦雷斯在中场休息时作布置

这些年,越来越多的巴西人或出自巴甲联赛的人前往中国踢球或是执教,孔卡、穆里奇、埃尔克森年薪动辄数百万美元甚至千万美元,他看不上的库卡一年也能挣700万美元。“你看,他们现在都有钱了,在中国挣了大笔大笔的钱,跟我当年可不一样,我在中国可没挣到什么钱”,老塔不自觉地流露出了酸葡萄味。

塔瓦雷斯不避讳提及当年的收入,他说,执教广州松日时,每月工资仅有7000美元,到了四川全兴,涨到了12000美元,辗转到了深圳月薪也才15000美元。“我的钱都在西亚执教时挣得,还有我做生意得来了。”

经历了2010年的“反赌扫黑”,如今的中国足坛干净了许多。但在塔瓦雷斯那个时代,默契球、假球曾经充斥着中国足坛,许多教练、球员都打假球,并靠这个发家致富。干过这种“买卖”的人如江津、祁宏、申思、小李明、陆俊等人至今还在牢里改造。

在中国足坛浸淫多年,塔瓦雷斯承认,当年也有人找过他,但他从未参与过。“有一年现在仍在中超球队的助理教练找过我,但我拒绝了。”老塔清楚地知道,中国哪个教练收钱,哪个教练不收钱。在列举这些人的名字时,他喜欢加上一句,“One Hundred percent”。

“你可以注意下,当年找过我的这个人,他所在的球队,每年保级的关键时刻,总会有奇迹发生。对了,我可以告诉你,他是前球员,现在是一位守门员教练”,为了让自己的话更可信,塔瓦雷斯就差直接说这人的名字了。

2003年离开中国后,习惯四处飘泊的塔瓦雷斯游走过东南亚和西亚,执教过越南国家队,伊朗塞帕汉俱乐部,并带队获得伊朗联赛冠军和2005年亚冠亚军。2010年,塔瓦雷斯更是成为海地国家队的主教练,而且一干就是两年零八个月,险些带队闯入巴西世界杯。

想回中国 觉得米卢是个笑话

【深度】老塔:米卢是个笑话 中国为何不要我?

2003年甲A联赛,塔瓦雷斯在指挥比赛

塔瓦雷斯不明白,为什么他带队成绩很好,却很难再回中国执教,每次他想得到某个俱乐部的职位,却总是竞争不过其他外国教练。

尤其是最近几年,中国足球环境越来越好。塔瓦雷斯一直想回中国执教,并积极地找工作。仅去年一年,他就跟长春亚泰、杭州绿城和广州日之泉等三家俱乐部接洽过,但每次的结果都令他失望。

塔瓦雷斯是个真正的“中国通”,大到中国不同地域、不同省份的特点,小到广东省周边城市的分布,他喜欢广州,哪里好吃哪里好玩都如数家珍。除了恒大和富力,他一直关注广东另外一支球队日之泉,并为去年该队未能冲超而惋惜。

今年1月,日之泉聘请前国足主帅米卢担任技术指导,辅佐其好友胡里奥。原本有机会成为该队主教练的塔瓦雷斯对此无比轻藐,“米卢,我X。他就是个笑话!”他瞪大了眼睛,脸上现出了愤怒的表情。

“我在中国身处转型和变化的时候来到这里,那时候人们的观念跟现在不一样,中国也很不一样。这些年中国的发展太快了,中国人有钱了,北京、上海、厦门、珠海等这些地方也变得越来越好了”,念到这些城市时,老塔会脱口而出两个汉字——“漂亮”,并辅以夸张的声调。

“我是历史的见证者,我对中国有特殊的感情,中国就是我的家。”但老塔最大的困惑在于,“中国变得越来越好了,但中国不再需要我了。”他迫切地想从中国来的朋友身上找到答案,但聊着聊着,自己就把答案和盘托出了,“我是麻烦制造者、我跟媒体有问题、我不做球不跟经纪人搞关系。”

老塔对中国足球的信息更新很快,但他不知道的是,当年把他带入中国足坛的王学智,因2013年中国足协的一直罚单,被禁止从事任何与足球有关的活动5年,如今已不知在何处。

之于中国,之于中国足球,塔瓦雷斯能剩下的只有满满的回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