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专访贺川浩:耄耋老记 日本足球的"人间国宝"

腾讯独家专访90岁日本老记者截图

腾讯独家专访90岁日本老记者

8'55''

41725

腾讯视频

腾讯记者6月19日巴西讯(特派记者车莉 应虹霞)

1924年12月出生于日本兵库县,已步入耄耋之年的贺川浩老先生,是现役日本足球记者中年龄最大的一位,也是采访本届世界杯的各国记者中,年龄最大的一位。巴西世界杯是他记者生涯中第10次世界杯之旅,在累西腓的伯南布哥球场与这位被日本足球界奉为“人间国宝”的老前辈的邂逅,是一件美妙的事。

史上第一个采访世界杯的日本记者

日本足球史上第一次打入世界杯决赛阶段,是在1998年的法国世界杯。而追溯到此前22年,也就是1974年的西德世界杯,日本足球史上同样出现了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第一次”。

那一年,世界杯赛场上迎来了一位新客,从偏居世界一偶的远东岛国日本,来了一位叫做贺川浩的记者。这是日本足球历史上,第一次派遣记者到现场采访世界杯;也正是从1974年起,日本的电视台开始正式直播世界杯的比赛。而中国记者第一次现身世界杯,是在14年后的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

客观地说,贺川浩,正是现在世界杯报道现场的日本记者大军中的鼻祖。

已经89岁的贺川浩,思维却依然敏捷,他至今清晰地记得,“印象最深的一场比赛是1974年的西德世界杯决赛,由约翰·克鲁伊夫领衔的荷兰队对阵贝肯鲍尔领衔的西德队。”

在他的描述下,那是一届划时代的世界杯,是足球战术风格从古典朝现代转型的开端。这种打法的代表荷兰队,向全世界展示了一种名曰压迫式战术(pressing soccer)的打法,影响深远,一路演变,才有了今天的现代足球战术。

“在当年的世界杯决赛赛场,我第一次亲眼见证了这样的现代战术打法,印象极为深刻。”

自掏腰包的西德世界杯之行

娓娓长谈中,贺川浩老先生给人感觉亲切、平和。但他却闭口不提一个流传于今天的日本足球界一个众人皆知的事实。

那就是,1974年西德世界杯,其年50岁,供职于日本《产经新闻》社的贺川浩是自掏腰包,前往西德采访的世界杯。

日本国足第一次出战世界杯预选赛,是1954年的瑞士世界杯。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足球虽然出现了全国性的业余联赛,但对于世界杯为何物,出战世界杯又有什么意义,连当时亲自参加了世预赛的日本国足队长沼健(2002年日韩杯期间的日本足协主席)也是如坠云雾。当时的日本是棒球的天下,棒球新闻如火如荼,而足球报道却是无人问津。

唯一一次例外,是1972年贝利空降东京,贺川浩当时供职的《产经新闻》临时出的号外,在贝利东京表演赛的次日意外销售一空,难得地上演了一出洛阳纸贵。

那是日本足球的“冷冬时代”。没有太多人关注世界杯,也没有日本媒体愿意花费金钱和人力,远赴重洋之外,去现场采访世界杯。

1974年德国世界杯即将来临之际,贺川浩向他的上司提出了采访世界杯的想法,周围惊愕声一片。最终,报社给出了折衷案:由报社提供劳动保险,而海外出差经费全部由贺川浩个人承担。贺川浩二话没说,答应了。

89岁之年再次现身巴西世界杯

自那以后,截止到2010年南非世界杯,他已连续8届采访了国际足联主办的世界杯。2010年南非世界杯来临之际,贺川浩原本打算再次出征,后来在家人的劝阻下不得不忍痛割爱。此后一度有传闻称他将“封印”世界杯采访之旅,不曾想,2014年巴西世界杯,已近90高龄的他勇敢挑战了他的第10次世界杯采访之旅。

经巴西世界杯组委会官方确认,贺川浩是采访本届世界杯的各国记者中,年龄最大的一位。而第10次采访世界杯,在世界杯足球采访报道的历史上也是少之又少的。

贺川浩13号抵达巴西,14号就出现在了C组日本队对阵科特迪瓦队的累西腓伯南布哥球场。当晚日本队由本田圭佑漂亮地拔得头筹,不曾想,在“非洲天王”德罗巴上场后的短短两分钟里,很快两度被对手洞穿大门。

对于日本队的败因,信奉“新闻主义”的贺川老先生给出的解析理性而客观。在他看来,日本队输得令人惋惜,“很难说他们发挥出了最高的实力,没能在90分钟时间内都展示高水平表现。”他也不忘赞叹对手的表现,“科特迪瓦队今天的表现的确非常出色。”

对于接下来的行程,他表示日本队的比赛,暂定打算全部三场都去现场观看,下一场他将前往纳达尔,在那里,日本队将迎来第二场对阵希腊队的比赛。

“我自己从前踢过足球,我哥哥也入选过日本国家队,我对日本国足当然是特别关注。”贺川浩的哥哥贺川太郎,曾代表日本出战1954年瑞士世界杯。那是日本足球史上第一次出战世界杯预选赛。

但他又很快纠正了自己的说法。日本队的比赛,“也有可能只看两场,毕竟世界杯是世界性的大赛。”在日本队之外,他表示也关注有内马尔领衔的巴西队,还有阿根廷队和德国队。他坦言自己未必一定前去比赛现场采访,也会多多利用电视机,尽情地观看自己感兴趣的比赛。

在贺川浩所到之处,国际足联官员给予了他特别的尊重和照顾,而在日本记者大军中,也随处可以看到年轻的记者们起身向这位老前辈鞠躬,或是虚心讨教的情景。

亲眼见证中国足球强于日本足球的上世纪30年代

在日本,贺川浩被奉为日本足球的“活字典”,甚至被称为日本足球的“人间国宝”。

对于中国足球,他至今清晰地记得,在他还是一名少年的20世纪30年代,旧中国的足球是日本足球的目标。

“1930年,日本国足终于第一次打平了中国队,我的前辈们甚至流下了激动的热泪。从此,我们开始了赶超中国的努力。”

回顾日本足球从那时起走过的将近一个世纪的奋斗历程,贺川浩历历在目。“当时日本足球的战术风格,也一直鲜活地传承到了今天的日本国足。这是一种以扎实的传接配合为基调,伺机压迫的打法。”

他说,此后日本足球遭受战争影响,进步一度中断;待到二战结束,日本足球继续不断进步,变得比之前更加强大。“从那时到今天,日本足球一直想方设法要战胜像中国这样个体高大的对手,这样的打法风格也一脉相承地传到了今天的日本国足。”

贺川浩向记者透露了一个有趣的小细节:冈田武史中学三年级时一度迷茫于是坚持学业,还是中途辍学去德国留洋学习足球,前去找贺川浩商量,结果被他当头一喝,“至少念完高中再出去闯荡”!

还有,现在已是日本足协技术委员会一员的日裔巴西人塞尔吉奥·越后,70年代欲在日本开办少年足校,但因没有足协的资质认可,迟迟无法开校,结果是贺川挺身而出找足协理论,才让足校顺利开课。

很多在今天的日本足球界被人们传颂的故事,都见证了贺川浩,这名普通的足球记者在日本足球界享有德高望重的地位。

2010年,由于毕生为日本足球作出的杰出贡献,85岁的贺川浩入列日本足球殿堂。日本足球界以这一方式向这位普通的足球记者表达了最高敬意,这在日本足球记者中也是空前绝后。

“是什么理念支撑了我的记者生涯?在日本,眼下棒球仍然是最盛行的运动。我之所以从事了这么多年的足球报道,是因为我祈愿,日本人能够通过足球这项运动,形成宝贵的国际感觉,或者叫世界意识,做一个世界人。”贺川浩说道。

“足球比赛不是战争!”

“冠军热门?当然巴西队应该是第一热门吧。”说到巴西足球,贺川浩向这一足球王国表达了特别的敬意。不过他也指出,当然巴西队也有主场作战的压力,毕竟在这个国度,国民对巴西队期待很高。

“好在巴西队这次球星芸萃,特别是内马尔。球王贝利是我非常宝贵的一位朋友,他教给了我许许多多,我们也在一起工作过。而内马尔,在我看来就是贝利再世,我希望他能够在本届世界杯上取得好成绩。眼下巴西队正在内马尔这样的核心引领下努力打拼着,被视为冠军热门,也是理所当然。”

“从打法上说,压迫式战术打法流行了很多年,本届世界杯的特点在于高水平球员云集。我相信巴西世界杯也将是一届球星辈出,给历史留下经典的世界杯。”话语中流露出他对本届世界杯的高度期望。

在采访的过程中,贺川浩也一再地阐释,“足球比赛不是战争!”

他说,足球是一个美妙的世界,它是属于全球范畴的一项运动。全世界都在快乐地享受这项运动,世界杯,就是大家汇聚到一起,共同欢乐的舞台。当然世界杯既然是比赛,那么就必然有赢有输。

“一直以来我总是说,足球比赛不是战争。”输了不意味世界终结,比赛结束后大家互相握握手,给彼此一个笑容,继续做好朋友--当然比赛本身必须拼尽全力去打--这,才是所谓足球的世界。”

作为国际体育记者界的老前辈,贺川老先生也向我们真诚传授了他对这一职业的理解——当一名足球记者的职责,在于把“足球本真的的快乐传播到全世界”。

贺川浩说,由于足球在世界范围内广泛蔓延,固然也不可避免地会出现诸如比赛中的犯规,金元足球等负性的一面,但这些都难掩足球作为一项体育运动的本质。

“我认为,体育运动这个概念,原本就意味着,是球员,就要在遵守规则的基础上快乐踢球,是球迷,就尽情享受观看比赛的快乐,作为记者,那就是开开心心聚在一起,将足球的欢乐传递到全世界。”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