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巴西世界杯记者手记:英格兰人不相信眼泪!

“英格兰人不相信眼泪!”说这番话时,麦克拉伦正拖着重重的行李箱,在里约热内卢的圣杜蒙特机场准备登机,时间为19日上午7时05分。

据他讲,清晨6时,他已和同伴乘坐机场巴士抵达机场。但窗外黑云低垂、伴随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让这位牛津大学的博士生有些焦虑。下午4时,将有他祖国的球队——英格兰队的比赛,他担心飞机会因天气状况延误,更担心近日巴西东南部多变的气候,会让英格兰将士无法适应。

还好,7时45分,飞往圣保罗的航班准时起飞,飞机穿过云层那一刻,湛蓝的天空与海绵状的云朵交相辉映,麦克拉伦似乎可以放心了。

但在航行中,坐在记者旁边的麦克拉伦显得莫名的焦虑,他手中抱着一本厚厚的《人类技能学》,书一页页翻得很快,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读进去。

“今天可是英格兰的大日子!”

“对,如果霍奇森的球队无法赢下3分,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偶然间,记者与麦克拉伦的一次闲聊,似乎让他有所释然。“但我已经买好了三场小组赛的球票,我希望等到第三场时,这张球票还有它的真正价值。”

在世界杯的首场比赛中,英格兰以1:2不敌意大利,让“三狮军团”直接陷入“死亡之组”。如果今天不能击败乌拉圭,英格兰人很可能无法跻身16强,这也将是球队自1994美国世界杯以来,第一次无法晋级淘汰赛阶段。

“英格兰人好像被施了魔咒,每次在大赛中都被分到特别糟糕的小组中。”麦克拉伦摇了摇头说,“这令人难以置信。”

不过,沉默片刻,他又在纸上写了一串数字给记者看:“1966年7月30日”。

“这是英格兰队最风光的时候!”麦克拉伦抿着嘴,笑了。“这一天在温布利大球场,英格兰人以4:2击败前西德,第一次拿到世界杯冠军。这天,亦是哥哥的生日。”

麦克拉伦告诉记者,也就是从那一刻起,他的家乡索尔兹伯里小镇所有的孩子都开始喜欢足球,“人们都希望成为世界冠军”。

尽管里约飞往圣保罗的航程不足一个小时,但这架飞机上却如同一次足球场内球迷对决的缩影,英国球迷常常会发出“England、England”的口号,而势单力薄的乌拉圭球迷则会流露出不屑的笑容。

“苏亚雷斯一定会送英国人回家的!”走下飞机时,一名乌拉圭球迷大声道。

当时,身为“旁观者”的中国记者,并未想到这名球迷不经意间的“预言”,真的会成为英格兰的“伤痛日”。

下午4时,在圣保罗6万人体育场,效力于英超利物浦的乌拉圭前锋苏亚雷斯成为英格兰人的噩梦,他用“梅开二度”的方式帮己队2:1获胜。而户外只有16度的低温,将英格兰队的进攻浪潮彻底凝固。

看到这场来之不易的胜利,在球场新闻工作间,乌拉圭国际广播电台解说员理查德·罗蒙发出了近乎“窒息”地怒吼:“苏亚雷斯——我们的国家英雄。”

但英格兰球迷显然不愿意给乌拉圭人做“嫁衣”。离比赛结束还有5分钟,大批球迷已经撤离球场,他们脸上红白相间的英格兰队旗,开始变得模糊。

记者随后拨通麦克拉伦在巴西的电话号码,希望采访他的感受,但通话中的背景声音,已变成乌拉圭人制造的“欢庆舞曲”。

此刻,麦克拉伦已经非常疲惫,他沙哑着告诉记者,“只要心存希望,英格兰人还没有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yaxinhao]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