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发型世界杯亚洲球队完败 罗本球商高睡皮文艺

自从有了贝克汉姆的莫西干头和肥罗的阿福头以后,球员要想在世界杯上靠发型创意取胜,已经很难了。

想当年韩日世界杯,贝克汉姆顶着一头翘似马鬃的黄毛出现时,一下子成为世界杯史上影响最大的时尚事件。贝克汉姆的莫西干发型到底有多火?现在还能检索到这样的新闻:据一家日本媒体报道,在2002年世界杯期间,当时位于日本东京代代木地区的一家美发沙龙,几乎每过半个小时,就有一名男子要求把自己的头发剪成莫西干头。

因为贝克汉姆,莫西干这支印第安人也突然变得举世皆知,尽管他们的人数仅有1000人左右。

肥罗的阿福头也在那届世界杯横空出世。虽然这个发型在中国人看来很亲切,观感上却不太协调,中国的阿福头都安在胖嘟嘟的年画娃娃头上,一个牛高马大绿茵壮汉剪这发型,怎么看怎么不搭。还好,肥罗的大龅牙多少弥补了一些搭配上的缺陷。

还别说,阿福头真有福,那一年,大力神杯就是给肥罗捧走了。

改变发型会带来好运吗?至少内马尔是这么想的。有消息称,世界杯开幕前,内马尔在接受采访时说,自己非常迷恋罗纳尔多在韩日世界杯上的发型,他也在考虑改变形象,想为巴西队的征程带来好运。

果真,在与克罗地亚队的揭幕战后,内马尔让造型师给自己做了一个全新的发型,结果,他很快被中国网友戏称为“金角大王”,他的队友阿尔维斯则被称为“银角大王”。

巴西队除了内马尔,发型最有特点的是马塞洛。他那一头烟花烫蓬松爆炸,配上天然呆的表情,用中国女球迷的话说即“呆萌呆萌的”。揭幕战中,他打入乌龙球后,却眨眨眼装无辜,呆萌属性彻底暴露。结果,不仅没有多少球迷怪他,反而纷纷成了他的粉丝。

说起发型最怪的队,绝对是喀麦隆队,该队集男士发型之大全,从光头到板寸,从碎发到卷发,从中分到子弹头,都有代表作。最惹眼的是队中知名度最大的埃托奥,他那中分分得神奇:中间一条细线,露出光光的头皮,像山丘上出现的一条水沟,水白得晃眼。喀麦隆的门将伊坦杰头上也有个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中国的道教传到了非洲。

发型可识人,三千烦恼丝,也是人类重要的形体语言。大光头,一般是“聪明绝顶”型,像齐达内和罗本,足球智商实在太高,连长点儿头发都是障碍;留长发的,大都是文艺范儿,像皮尔洛,浓密的胡子、困顿的眼神、飘逸的长发,如果不是走文艺范儿路线,谁舍得花心思每天洗头啊?舍得抹发胶的,都是在乎形象的,像C罗,动不动就亮肌肉晒半裸照,连罚个任意球,姿势都得站得像个圆规。

对于球队而言,球队发型多姿的,踢法也比较奔放,像非洲和南美的球队。发型简单的,大多有战术素养,讲究纪律性,大都是欧洲球队。像今年夺冠热门德国队,除了赫迪拉,一水儿的短发,毫无亮点。

亚洲球队很少愿意在发型上花心思,除了日本队,但他们除了不断地改变发型颜色外,也难有创新——亚洲足球真够尴尬的,球技不好也就罢了,连发型也比不过人家。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