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葡萄牙2-2战平美国 C罗加时送助攻拯救全队

第95分钟,C罗在右路传球,禁区内瓦雷拉冲顶得分,将葡萄牙从死亡拉回到仍一息尚存,至少在理论上葡萄牙依然有继续活下去的天空。在已经带领队友制造了一个“死缓”奇迹后,谁又能肯定C罗不能和他的队友一起从“死缓”中上演“死里逃生”。

迎着冷眼与嘲笑

作为葡萄牙队的头号球星,C罗接受的不仅是球迷的崇拜与喜爱,还有球队失败后的数不清的奚落。尤其是在过去的一周,与德国赛后,德国《图片报》在他们的头版PS了拉姆、穆勒和勒夫模仿C罗在欧冠打入马竞一球后炫耀肌肉的动作。巴西《兰斯》体育的二版漫画人物,是C罗被德国坦克碾过的场景,而卡通C罗的配文却是:“真是不敢相信这一切竟然发生了……我的发型完全被毁了,上帝呀!”用来讽刺C罗更注意自己的发型而不是球队输球。《圣保罗页报》的头版标题是:“输了,花花公子”。

巴西电视台也拿C罗开涮,尤其是C罗在比赛中整理发型的动作,成为了电视台都不愿错过的花絮。甚至还有人在社交网站上一段C罗的视频,视频里他笑容满面地说:“没有赢得比赛非常失望,希望球迷可以继续支持我们。”事实上,这根本不是最近的视频,而是2010年葡萄牙0比0战平科特迪瓦后的画面。

势利的不仅是媒体。在葡萄牙下榻的坎皮纳斯市和其周边,生活着大约1.5万葡萄牙移民或后裔。有一家名叫“城市吧”的餐吧,主人桑托斯是葡萄牙移民,是这座城市最有名的葡萄牙人之一,他的餐吧出售着当地最美味的鳕鱼球,为了迎接葡萄牙队的到来和刺激销量,桑托斯特意在世界杯期间推出了“C罗三明治”,由法式面包、鳕鱼、橄榄、洋葱、奶酪和酱汁制作而成。与德国比赛前,“C罗三明治”的销量都在每日200个左右,而在赛后就下降到日均100个,桑托斯毫不怀疑这与C罗在首战比赛的表现有关。

甚至桑托斯手下的12名巴西员工都不会忘记拿C罗取乐。一位客人去买“C罗三明治”和鳕鱼球,就被问道:“你是想要鳕鱼球还是巧克力球?或者你想把‘三明治’中的奶酪去掉,换成巧克力吗?”在巴西葡语的足球词汇中,“巧克力”代表你输掉比赛且表现一无是处。一直到看到桑托斯老板真的有些生气了,这位嬉皮笑脸的员工才不得不有些收敛,但仍然小声喃喃自语,“这不就是葡萄牙与德国队比赛时他的表现吗?”

过去几天桑托斯的感觉都像是被人重重击打在了头部,他告诉记者,或许是为输给德国队感到羞耻,怕被巴西人耻笑,所以很多当地葡萄牙人都把国家队球衣放在了家里,大街上穿着C罗球衣的人数也在减少。

不放弃心中理想

担任环球电视台评球嘉宾的罗伯托·卡洛斯说“葡萄牙患有C罗依赖症”。数据可以证明这点,加上与美国队的2球,本托时代葡萄牙共打入89球,其中C罗打入25球助攻8球,即与C罗有直接关系的进球就占到33球。

但另一个事实是,“C罗不可能依靠一个人解决战斗”。在葡萄牙国家队,C罗的发挥与一个人的表现息息相关,他就是穆蒂尼奥。89球中助攻最多的就是穆蒂尼奥,奉献了19次助攻,其中7次都是给了C罗,即C罗28%的进球来自于穆蒂尼奥的输送。

两人联手最为经典的战役是巴西世界杯附加赛与瑞典的比赛,主客场C罗打入4球,葡萄牙双杀瑞典,其中穆蒂尼奥助攻了2球。所以期待C罗,还要期待穆蒂尼奥的复活。但至少从本场比赛看,穆蒂尼奥还没有成为他的发动机。两人的配合只有一次成功,即第89分钟穆蒂尼奥右路传球,C罗头球顶偏。其余时间C罗完成的4次射门,都与穆蒂尼奥关系不大。

C罗全场射门5次,3次是头球,1次是禁区外射门,说明C罗得到队友的支持非常有限。不是自己争抢落点就是孤立无援。全场最好的一次机会是第62分钟,C罗反击中射门,但脚法没有掌握好,将球射高。

相比之下,C罗倒是给队友制造了两次机会。一次是第42分钟他分球给右路的纳尼,后者的远射被门将扑出。还有就是第95分钟给瓦雷拉的助攻。除去这脚助攻,本场比赛对C罗的另一个意义,这是他第12次在世界杯上出场,已经超越了西芒的11场,成为世界杯决赛圈出场次数最多的葡萄牙球员。

对C罗和他的队友而言,最后一轮出线更像是一个看起来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这要建立在美国输给德国,葡萄牙击败加纳,且还要逆转两队目前5个净胜球的差距。击败加纳可以自己争取,难的却是如何避免克林斯曼与昔日助手勒夫的平局携手出线。不过C罗还没有放弃心中理想,也不想把遗憾留给33岁的自己和俄罗斯世界杯。

请准我说声真的爱你

幸运的是,在C罗迎接冷眼与嘲笑的同时,为他加油鼓劲的还有一个特殊的大家族,他们与C罗有着血缘关系。

这一切还要从C罗的曾祖父弗朗西斯科·德·阿维罗说起。1908年,他的弟弟若泽从葡萄牙马德拉移民到了巴西,和家人就此失去联系。而若泽来到巴西生活的地方,距离坎皮纳斯市只有13公里。

直到有一天当C罗开始在世界范围内出名,若泽的后人开始感到惊讶,“当我们知道C罗的名字里有阿维罗,并且还是来自马德拉,我们就开始怀疑我们会不会是一家人,因为据弗朗西斯科讲,在马德拉叫Aveiro的人并不多。”阿曼多·阿维罗表示,他就是C罗在巴西的表叔。

为了解释这个问题,阿曼多·阿维罗决定开始调查家族真相,大约1年前,他收拾行李真的去了马德拉岛,最终发现原来家族里真的有一位大明星,虽然他一直没有机会认识C罗本人,“我很希望他可以来到坎皮纳斯,来看看他的家人。我们将请他吃鳕鱼或者烤肉。”

在阿维罗家族的族谱里,阿曼多的外甥女,19岁的拉伊斯·阿维罗与C罗是一代人,她有着与C罗亲妹妹卡迪娅几乎一样的外表,“我只是和朋友说了这个事情,但他们都不相信。”拉伊斯希望可以有机会看到表哥,“我不知道见到他我会怎么样,我只是想要一个合影,一个拥抱。”当被问到为何不去坎皮纳斯的酒店找C罗,拉伊斯表示:“因为他可能以为我们是去要钱。”36岁的罗热尔是阿曼多的儿子,也是又一位在知道这层血缘关系后成为C罗粉丝的表哥,“我以前就很喜欢他,现在更加喜欢了。”

据统计,在当地与C罗有血缘关系的亲戚大约有100个,他们住的地方干脆就叫加卡拉丝·阿维罗公寓,“希望C罗可以知道我们这个家族的存在,我们的大门一直为他敞开着,如果他愿意,我们也可以去国家队酒店去找他。”拉伊斯表示,“但无论如何,我们都是他的支持者,这点不会因为其他而改变。”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