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英格兰上演荒诞话剧 该反思的不只有霍奇森

尽管英格兰以一平两负的耻辱性失败宣告本届世界杯命运的终结,他们的主教练霍奇森却在赛后称,他们对于英格兰队的未来仍然感到乐观,与此同时,队长兰帕德也坚持认为英格兰国家队的未来是光明的。同样是被淘汰的意大利队,主教练普兰德利则选择了在赛后主动辞职,而队长布冯认为是时候对意大利的世界杯之旅好好地进行反思了,“对于整个球队以及整个国家来说,这是非常糟糕的一天。”布冯说。

与挫败的罗马人还坚守着那份角斗士的骄傲和愤怒相比,盎格鲁萨克逊人则彻底选择了一份“挥洒自如”、“宠辱不惊”的自我放逐,英国学者布莱恩·拉平在《帝国斜阳》中曾经诗意地感叹日不落帝国的衰落以及对往日辉煌无限的哀叹和感伤,而从这一届英格兰队赛场内外,比赛前后的表现来看,英格兰人之前那份特有的骄傲和矜持感丧失殆尽。这再也不是我们熟悉的英格兰十字军战士,这再也不是那个秉承着英国皇室精神和贵族气质的豪迈之旅。

古希腊、古罗马和大英帝国都曾是世界戏剧大国,都盛产传承世界的伟大悲剧。而在昨天的比赛中,希腊、意大利、英格兰则分别用不同的方式显示出戏剧的传统和存在:希腊人完成了一出不折不扣的现代希腊神话,显示了一种史诗般的“斯巴达三百勇士”的决心;意大利则像阿喀硫斯般最后一刻被射中脚踝,巨人般轰然倒地,虽败犹荣;反观英格兰,我们既看不到莎士比亚历史剧《亨利四世》中帝国皇冠般的闪耀和华贵,也看不到《哈姆雷特》、《麦克白》中英雄人物沉沦中的伟大……

这支英格兰队前前后后的表现,就是一出地道的反现实主义般的荒诞派话剧!就像塞缪尔·贝克特的《等待戈多》,我们无法找到往日古典悲剧所保有的那份矜持、权威、责任、热情和秩序,现在看到的则是荒诞派戏剧般的琐碎、无趣,里面没有英雄,没有主角,没有中心,没有权威,没有宏大的结构和英雄史观,只有对本身存在意义的嘲弄,只有对自我不断滑向谷底的挫败感的自嘲。

因此,英格兰人最可怕的还不是比赛的失利,而是在命运的洪流面前选择了自我放逐和主动低头。自从1966年本土夺冠之后,英格兰人在世界杯的征程每况愈下,本该像德意志那样痛定思痛,奋力崛起,却演化成现今这般无病呻吟的“等待戈多”,该负责任的是谁?也许该反思的不只是霍奇森,不只是英超联赛,不只是英格兰足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