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技战术体系的失败? 普兰德利败在无断腕勇气

普兰德利是个诚实的人,他说辞职的理由是作为教练需要为“技战术体系的失败”负责,意大利确实在准备工作上犯了错,尽管这个体系并不指控球打法。

既然控球踢法赢得2012欧洲杯亚军,那就不是失败,失败在于围绕巴洛特利制定技战术体系,且普兰德利并非没有自知之明,恰恰是他在大赛开始前发现了严重隐患,而且产生了巨大犹豫,但他似乎走在一条尴尬的路上,又不敢全盘推倒重来。

巴洛特利害惨米兰

4月11日,普兰德利宣布国家队42人备战世界杯集训大名单时,重召缺席国家队两年之久的卡萨诺,当时本报曾发表《世界杯不能没“幻想”》(右图),分析过普兰德利为何临战说服元老团接受卡萨诺重回国家队,因为他对围绕巴洛特利制定技战术体系的思路发生了怀疑,只有依靠卡萨诺这样的位置风格都是标准意式“幻想家”(fantasista)球员。

意大利足球在进攻体系上需要一个能在前场拿住球并且提供创意的球员,即普拉蒂尼定义的“9号半”,1994、2006两次打进决赛,扮演这个角色的分别是巴乔和托蒂。托蒂在2006年刚刚伤愈,场面上看并不如皮尔洛、卡纳瓦罗等人一样突出,但如果仔细分析意大利的每个进球,会有一个惊人的发现:大多数进球都有托蒂的策划参与。

只有队中拥有巴斯滕、伊布拉希莫维奇这种“神异全才中锋”,意大利足球才能够围绕中锋设计技战术体系。巴洛特利达不到这个级别和境界,这导致短短1年间,AC米兰前后两个主帅围绕他设计技战术体系栽得很惨,阿莱格里和西多夫都对巴洛特利寄托了太多希望。

普兰德利恰恰是看到了这一点,才为本赛季在帕尔马回勇的卡萨诺敞开国家队大门。2012年欧洲杯之前2年,意大利队演练的都是卡萨诺为核心的技战术体系,巴洛特利在欧洲杯上对爱尔兰、德国出过彩,也有两战西班牙都不出彩,但他不是核心,状态对普兰德利技战术体系影响不大。

巴洛特利作为核心,起伏不定导致米兰本赛季两任主帅都倒了霉,普兰德利也看出来了,但他已经连续两年演练巴洛特利为核心的阵型,且预选赛和联合会杯的演练并未出大问题,媒体甚至把他视作善于用巴洛特利的能手,如何说放弃就放弃?

英格兰太弱?

首战英格兰,到底是意大利很强,还是英格兰足够弱?爱尔兰记者法宁曾在世界杯开赛前写道,“霍奇森唯一的才华,是让英格兰人不再有所期待。”无论如何,巴洛特利其实表现已经很不尽人意,但他进了球,对意大利足球来说,进球可以抵挡一切,但这也为次战埋下失利伏笔。普兰德利有意换下巴洛特利给因莫比莱提供机会,但后者太缺少国际大赛需要的气场,反击中一些关键处理并不够好。

次战哥斯达黎加,普兰德利在比赛陷入被动时立即让卡萨诺出场,这也显示出他重新想寻找“幻想家”的思路。不能说卡萨诺踢得不好,他实在太长时间没有为国家队出场,本次世界杯两次替补上阵时间都不足45分钟,他不得不去寻找节奏,寻找和队友的配合,这导致出现不应有的传球失误。真正让普兰德利失望的是因西涅和切尔奇,这两人并不需要承担卡萨诺那么多组织策划的责任,只需要在边路提供自己的勇气和冲击力,结果两人提供的都是稚嫩。

次战失利就这样颠覆了普兰德利的技战术体系,重归352,锋线使用他在大赛前明确表示“不太可能”的双中锋组合,一是希望攻击乌拉圭的双中卫,二是希望两人在防范乌拉圭定位球派上用场。结果,巴洛特利上半时的焦躁和中场休息时对队友和教练的顶撞让普兰德利不得不又变阵,这次变得非常被动。

而马尔基西奥的红牌、维拉蒂受伤更是让普兰德利面临乱上加乱的处境,加上德罗西(可客串前锋)的伤病,此时他已无任何可调整可能,最后时刻只能让基耶利尼踢前锋。

普兰德利是个优秀教练,但他不是赌徒,他在优雅中带意大利走出历史危机,又在犹豫和厄运中遭到重大挫折——要想在世界杯上有所作为,或许还真需要点赌徒心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