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手记】巴西人的爱国“洗脑”

【手记】巴西人的爱国“洗脑”

“二战”时,奥地利作家茨威格流亡到里约热内卢,称赞这是他一生中最难忘的地方。吸引他的不止是世界上最雄伟的景色,和海山之间独一无二的组合或是热带的城市和自然风光,还有一种全新的文明形态。在他眼中,文化灿烂如欧洲,也免不了两次世界大战的厄运,而从未有种族、文化和宗教冲突的巴西,代表一种自由、平等、博爱的现实版本,是真正的“未来之国”。

被欧洲连绵不断战火所困扰的茨威格,在书里只想表达清楚一个简单而重要的问题:在这个世界上,不同阶级、种族、肤色、信仰的人怎样才能和平共处?

确实,巴西拥有这个世界上皮肤色彩最多元化的国民,经过几个世纪的种族融合,几乎每个巴西人的血管中都流有有色人种的血。以至于在巴西的竞选中,常有一些白人煞有介事地说,他的祖先曾是有色人,以此赢得有色人种的选票。

这一切都始于500多年前,葡萄牙人派了六百多名士兵和四百名囚犯踏上这片广袤新大陆,那时还是一个异域天堂,“赤道另一侧不存在罪责”,他们随意抢占遇到的每一个女人,扩大一夫多妻的范围,剩下了众多混血后代。为此,随行来到巴西的主教诺布莱加神父甚至写信给国王要求送来妇女,包括堕落的女子、里斯本的妓女一并送来,“在巴西,她们都能找到丈夫。”

再后来,法国人、荷兰人、西班牙人、黑奴、日本人……来来往往,造成现在巴西有多达五种的混血类型:黑人和白人、白人和印第安人、黑人和印第安人、白人和亚洲人、白人和黑人……

所以你在巴西会感到诧异,这些肤色各异的人可以如此心无缝隙生活在一起,讲着一口你都听不懂语言——看上去像是纯种的欧罗巴后裔,和看上去应该在米国听HipHop的黑人大叔,都一句英语都不会。与此同时,这里的一大景观是:到处都挂着密密麻麻的国旗,从高楼公寓外到遍布街巷的商店,从来往奔驰的汽车上到露天的餐饮推车……甚至每辆摩托车都会插着小国旗做为装饰。电视台里也常年播放着爱国广告,在等待球赛开播的间隙里,经常会看到一支熟悉的广告:不同肤色的小孩子依次出现嬉闹着玩着足球,天真无邪的面孔重复着一句话:“请你为我而战!”

这也正是巴西另一团结的原因,足球才是超越了一切的虔诚宗教。不断有专家指出过体育和宗教的相似处,比如都拥有令人敬畏的空间——教堂和球场;都遵守着季节性的节律以及有序的仪式性的构架——四年一次的世界杯和赛前唱国歌的仪式感。一位社会学家在谈到足球时说:“土著部落的居民通过图腾崇拜他们的社会,球迷们也是通过对他们球队的热爱来重申他们之间的联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