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巴西享尽地利之便 欧洲军团对酷暑怨声载道

巴西地大物博,南北气候差异大,几点比赛,在哪个城市,往往会对各队备战产生极大影响。开赛后已经有不止一支球队抱怨过赛事安排,东道主无形中获得了更大的优势,一些球队则自认为遭到了算计。

酷暑击中意大利命门

意大利队所在的D组有3支世界冠军,但对于主帅普兰德利来说,他们的更大敌人是高温。意大利这次在3座非常炎热的城市比赛,且有两场比赛安排在下午1点,这也引起了蓝衣军团很大不满。

去年踢联合会杯时,普兰德利曾建议推迟比赛时间,因为巴西部分城市中午太热,不适合比赛。意大利首战被安排在亚马逊首府玛瑙斯,玛瑙斯是巴西现在最热的城市,有记者戏称,“如果球被大脚踢出去了,可能会掉到热带雨林里”。随后的两场比赛,分别在累西腓和纳塔尔,这两个城市都是热带海洋性气候,温度在30度出头,但湿度极高,对阵哥斯达黎加一战湿度接近80%。意大利的夏季十分干燥,巴西湿热气候导致球员很不适应,体力消耗巨大。普兰德利表示,“下半场我们显得很疲劳,这和天气有直接关系。”更让他不满的是,这两场比赛都在中午,在球队被淘汰后,普兰德利也表达了对赛程的不满,暗示意大利没有被公平对待,“我们是唯一去了玛瑙斯之后,又在纳塔尔和累西腓踢了两场下午1点比赛的球队。”

与意大利相比,东道主的赛程要优越得多。意大利《米兰体育报》认为,这不像在德国或者日韩比赛,由于巴西各城市差异过大,旅途遥远,赛程的优势将会比前几届世界杯更加突出。

东道主最会挑地方

在自己家门口比赛,巴西队自然知道什么地方最舒服。3场小组赛,巴西队的比赛均在傍晚进行,且安排在气候宜人的城市。

圣保罗的冬天气温稍低,傍晚大概在26度左右,这是很适合比赛的温度。首战克罗地亚,巴西就把擂台设在了圣保罗。次战来到福塔莱萨,这里靠近累西腓和纳塔尔,但气候却略有不同,福塔莱萨是半湿润气候,湿度不会太高。巴西世界杯结束后,金砖会议将在这里举行。小组赛最后一战,巴西队来到巴西利亚,首都的温度同样非常舒适,比赛时在25度左右。

如果巴西队打进决赛,他们还将去两次贝洛奧里藏特,一次福塔莱萨,一次里约。全程下来,巴西不需要去最热的玛瑙斯和库亚巴,也不需要去高湿度的累西腓和纳塔尔,这份赛程不可谓不出色。

对于巴西队这样的安排,其他对手心中颇有不平。荷兰主帅范加尔对于A组比赛放在B组之后颇有不满,“国际足联总是在说公平竞赛,结果却背地里玩花样。”葡萄牙主帅本托前天也谈到了这个话题,在巴西利亚的发布会上,他对于葡萄牙在中午比赛感到非常困惑,“之前巴西队比赛时,字母排序靠后的组先打。到了我们这,G组却比H组先打,我们不得不在烈日下比赛,这有些不公平,因为前后的规则明显不一样。”

高温影响欧洲队发挥

小组赛结束后,欧洲球队只剩下法国、希腊、瑞士、荷兰、德国、比利时,美洲球队则占据半壁江山,外界戏称比赛已经变成“美洲杯”。欧洲球队各有各的问题,有些是运气不佳,但在巴西比赛带来的客观不利条件,也的确让他们消耗不小。

担心高温的不只是意大利,《阿斯报》记者蒙特罗透露,西班牙足协将高温和长途飞行视为在巴西的最大困难,为此他们特意将基地选在库里蒂巴,因为这里相对清凉。打完联合会杯后,德国队主帅勒夫也表示,高温会影响德国队的备战,德国足协特地在海边建造基地,避免酷暑对球队的影响。蒙特罗认为,巴西的高温给欧洲球队带来了麻烦,“南美球队明显更适应气候,在中午进行的比赛,让很多欧洲球队感到难受。”

除了气温,分组也给欧洲球队制造了麻烦,智利记者马丁内斯认为,从一开始,欧洲队在这次比赛的前程就不明朗,“除了普拉蒂尼的法国还不错,欧洲强队的分组都很差,西班牙要和荷兰火并,英格兰和意大利在一组,葡萄牙最终没有出线,与他们和德国、美国同组也有很大关系。”

欧洲球队从未在南美举行的世界杯夺冠,这里面当然有球队自身的原因,那些来自场外的影响,同样从一开始就出现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