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苏亚雷斯“咬人”受重罚 谁来监管国际足联?

苏亚雷斯因为咬人招致国际足联重罚,受害者基耶利尼都认为量刑过重。一届深陷贿选丑闻,很可能从根本上违背公平正义程序的世界杯如何处置却悬而未决。某些机构的效率令人惊讶,其行为准则却让人不齿,难道他们奉行的是“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

国际足联成立于1904年,第一届世界杯赛举办于1930年,用以监督和处理腐败行为的国际足联道德委员会成立于2006年。由创立时的7个成员到现在拥有209个会员的世界第一大民间组织,国际足联的事业蒸蒸日上。手握世界杯赛这个金饽饽,国际足联老有钱了。虽然不争气的国足未能打进巴西世界杯,按照国际足联分红原则,中国足协依然可以获得75万美元。

联系发迹之前的困顿,国际足联有足够的理由珍惜现在的好日子。国际足联成立次年就准备举办世界杯赛,可是没有足协报名。首届世界杯赛直至1930年才由乌拉圭举办,为争得举办权,他们承诺为参赛球队支付每人每天75美元的旅费和食宿费。这是世界杯赛初始的情形,我们只能从前人零星的记载中去了解了,听起来近乎传说。

谁曾想,现在的世界杯也会变得像传说那般难以证实。2022年世界杯赛花落卡塔尔之初,人们关心的是在这个夏天平均气温在45摄氏度以上的国度,世界杯是不是要改到冬天。伴随而至的传说是,卡塔尔申办世界杯赛的过程中存在贿选行为,国际足联官员收受巨额资金。最起劲儿的是英国媒体,你可以认为这是在为英格兰申办2018年世界杯赛的惨败泄私愤,但你不能否认人家的执著和坚持,他们像指出皇帝没穿衣服的小孩那样揭露了这场“购买世界杯的阴谋”。

国际足联原本可以通过迅速、深入的调查来改变丑闻缠身的现状,但主席布拉特却予以否认,他只是说将世界杯交给卡塔尔是个“错误”。其实,国际足联最大的错误是不受监管,作为既得利益者的他们拥有不受制约的权力。世界杯主办权的归属由国际足联执委会的24名委员来决定,这24人长期不轮换,甚至投票的过程也是秘密的。

球员们在绿茵场上满身汗水,为争夺奖杯或渴望或绝望。观战的球迷们满眼泪水,或开心或伤心。他们都在为世界杯激动,可是这项赛事的举办权怎么来的,它是否符合程序上的公平正义,那些传说是不是真的,又会引起多少人的关心?

张磊磊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