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探访里约最大最危险贫民窟 唯读书踢球能逃脱

在美丽的大西洋边,耶稣基督像下,里约还有一种不可忽视的人文景观———贫民窟。贫民窟,是里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它与暴力、抢劫、凶杀、毒品紧密联系。一部《上帝之城》,让人们对它心生恐惧。在那里,毒贩当街持枪,整个贫民窟都笼罩在黑帮的阴云之下。但是,贫民窟里也蕴含丰富的创造力。很多人在桑巴、涂鸦、足球方面都有极高的天赋。贝利、加林查、罗纳尔多、内马尔们,都是从贫民窟里走出,成为世界瞩目的球星。他们的故事就是“巴西梦”的缩影。

付费才能进入的贫民窟

抵达里约第一天开始,记者就希望能走进贫民窟。不过当我们把请求告诉向导———当地华人左乔治时,后者一口回绝了,“我绝不会带你们去那里,因为我没有足够的信心保证你们安全。如果你们想去,恐怕要出个好价钱,请一位和贫民窟来往密切的当地向导才行。”

何为和贫民窟来往密切?记者驻扎的酒店女老板安雅娜告诉我们:“很多旅行社也留意到这个商机,他们聘请了一些在贫民窟生活、懂英语的当地人做导游,不过价格不菲,而且有一定风险。”在安雅娜的帮助下,一位与贫民窟联系密切的巴西黑人导游卡洛斯同意带我们走一遭,当然记者一行10人也付出了近6000元人民币的高额“旅游费”。

当地时间6月26日下午,卡洛斯坐着一辆大巴车来到酒店接我们,同行的还有三位澳大利亚人。上车后,卡洛斯向我们介绍了大巴车司机保罗,一位白人壮汉。随后,卡洛斯叮嘱道:“一定跟紧我,千万别乱走、乱看,那是一座迷宫,想拍照时要看清楚周围有没有拿枪的人,如果不听我的话,后果自负。”这是走进“上帝之城”前,卡洛斯的最后警告。

要去就去最危险的贫民窟

原本以为卡洛斯会带我们进入一个普通的贫民窟,结果大巴车直奔基督山而去。“今天带你们去的贫民窟叫罗西尼亚,这是全南美、全巴西最大最危险的贫民窟,居住着大约25万人。”其实,并不是每个贫民窟都有枪支和毒品,但罗西尼亚(Rocinha)却二者皆存。这里才是我们习惯上称作的“上帝之城”。卡洛斯介绍:“这里是电影《里约大冒险》里贫民窟的原型,也是《上帝之城》、《无敌浩克》和《速度与激情5》的取景地。”

里约有632万人口,其中有三分之一住在贫民窟。罗西尼亚位于里约南区,距离著名的伊帕内玛海滩不到两公里,耶稣基督像就在身边守护着他的孩子们,大西洋岸边的富人们是他们吵闹的邻居。贫民窟大多依山而建,罗西尼亚更是如此,一条弯曲的小路通往一座山,从山脚下仰望,五彩缤纷的房子密密麻麻布满了半座山。一路上,全部都是对我们侧目而视的贫民,让人有些心有余悸。大巴车快开到山顶,司机保罗称还有事,将我们和卡洛斯扔下后扬长而去。卡洛斯却说:“没事,跟我来吧。”

垃圾多、狗多、摩托多

在山上的贫民窟往四周眺望,风景极美。从不同角度,分别能看到里约地标基督山和面包山。海上白色的帆船星星点点,恍若仙境。而形成强烈对比的是,道边的房子密密麻麻,半山腰上的建筑物显得毫无章法,垃圾遍地。但不得不承认,巴西人天生是艺术家,大多数屋子都被涂成五颜六色。贫民窟里还开有不少小店,卖汽水饮料和食品。此外,这里的狗非常多,但很安静,对陌生人很友善。

除了垃圾多、狗多,罗西尼亚最大的特点是摩托多。司机都统一着装,负责接送贫民上下山,速度很快,时速几乎达到80公里。

拍到持枪者要去解释

贫民窟的核心在山顶。路走了一半,记者突然看到了一辆停在路边的破旧汽车,破碎的玻璃和座椅上布满了血迹和弹孔,“这里大概发生过枪战吧,不过不是现在。这不算什么,我还见过装甲车上来,军人扔出手雷,有些毒贩被炸得血肉模糊,场景就像打仗一样,很酷!”卡洛斯轻描淡写地说。

看到记者有些不安,卡洛斯突然停下来提醒记者:“这里有枪的人很多,一旦你们的相机镜头里出现带枪的人,要立即上前解释不是在拍他们,否则引起误会就麻烦了。”记者和卡洛斯走入“上帝之城”的核心区域,眼前的景象犹如另一个世界:逼仄的小路,脏乱的墙壁和随处可见的涂鸦。路非常难走,几乎都是直上直下的阶梯,要非常小心。

居民见惯毒贩与警察交火

在罗西尼亚幽暗深邃的甬道里走了半个小时,卡洛斯突然问我们:想不想去一户居民家看一看?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每人再次缴纳一部分费用,随后进入一户居民家。推门进去,眼前的场景此生难再见。站在屋子里可鸟瞰整个罗西尼亚贫民窟。夜色降临,这里宛如童话中的黑森林。主人席尔瓦丝毫不奇怪记者们惊讶的目光,他已经习惯了被参观。罗西尼亚贫民窟虽然在2011年被3000多名警察攻占,但世界杯期间随着里约警力不断被抽调,这里的治安问题又趋于严峻,“我们对毒贩和警察的交火见怪不怪,我觉得这里的情况和三年前并没有什么两样。这里被警察平定后,我们反而觉得更危险了。”

在席尔瓦家中,记者体会到家徒四壁的含义———没有玻璃的窗户,没有有线信号的电视。席尔瓦指了指门外,记者看到整个山坡上都是卫星接收器。“很便宜,只有几十雷亚尔,巴西人不能没有足球看。”向导卡洛斯笑了笑说,他家的水电都免费,都是自己偷偷接的,“不过没人管。”

■经济体系

有的贫民窟自己发行货币

贫穷,仍是贫民窟难以回避的问题。高昂的物价与极低的收入,让贫民窟与山下的世界,成为两个虽然相通、却截然不同的经济体系。毒贩控制了大型贫民窟,他们彻底推行自己的经济体系,建立了贫民窟社区银行,发行贫民窟货币。“老大”会请理财师和精算师设计雷亚尔与贫民窟货币的兑换方式,在贫民窟的入口设有兑换表。政府对此无能为力。

逃离方式:读书和踢球

对于这里的孩子来说,走出贫民窟有两种方式:读书,踢球。这里的人们热爱足球,即使在贫民窟,孩子们还是找出一切空地来踢球,所有的贫民窟都有足球场。即使成不了巨星,被某支球队录取也是让整个家庭高兴的事。读书、上大学、找到体面的工作,是离开贫民窟的第二种方式。当然,也有像小艾蒙尼奥那样,希望自己有朝一日成为老大,接管贫民窟。

贫民窟房子能交易

里约房价超高,海景公寓均价5万雷亚尔一平方米(约为14万元人民币)。里约之所以有那么多人住贫民窟,主要原因是买不起房。记者到达罗西尼亚贫民窟的第一站,就是当地贫民窟房产交易中心,很简单的一个小楼。贫民窟的房子可以自由交易,山顶的贫民窟4万雷亚尔就可以买一套,而越靠近山下的贫民窟质量越好,地点也更繁华,价格自然更贵,最贵能达到10多万雷亚尔。记者在网上看到,世界杯期间,很多贫民窟山下的房屋出租,租金一晚1500元人民币。

想当老大的小艾蒙尼奥

这是一次让人难忘的经历,也许一生都不会有第二次。而当那个小艾蒙尼奥对我说出他长大最大的愿望是“当老大”时,我震惊了。印象中,贫民窟的孩子黑黑的,牙齿洁白,笑起来令人心生怜悯。马路上,一个六七岁大的孩子正在踢球,我很想和他合影,冲他微笑,他冷冷地回了一句:money(钱)。

“这里的小孩子基本只会这一个英语单词,就是要钱。”卡洛斯说。席尔瓦家门口坐着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看到我们,伸出一根手指。卡洛斯告诉我们:“这个老人不会英文,连money都不会说,但他向你要一块钱,你不给他,他也不会介意。”

在山坡上,我们看到了一位30多岁的胖女人,带着5个孩子。卡洛斯告诉我:“我认识他们,你不是想和小孩子合影吗?”我走过去,孩子们依然怯生生的,好在我有所准备,掏出从中国带来的京剧脸谱玩偶一人发了一个,孩子们很高兴,他们的妈妈在一旁微笑。合影非常成功,孩子们配合摆出各种姿势,卡洛斯也借此蹭影。

走出席尔瓦家,卡洛斯跑过来问我:“想不想看舞蹈表演,纯正的巴西舞,但是要交一点钱。”得到默许后,卡洛斯一挥手,跑来三个孩子,他们是艾蒙尼奥兄弟三个,两个大一些的孩子看上去有十六七岁,还有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两个哥哥一个负责敲鼓,另一个用手拍击一个破铁皮桶,这也算是乐器?弟弟是舞者,我不知道他跳的什么舞,或许叫“乱蹦”更合适一些。

三通鼓罢,表演结束。弟弟负责收钱,两个哥哥在旁边咧嘴傻笑。“给两块就行。”卡洛斯在一旁叮嘱。小艾蒙尼奥走到我身边,我给了5块,他抬起头直直地看着我。“问你几句话行吗?”他点点头,卡洛斯负责翻译。

记者:你多大了?上学了吗?

小艾蒙尼奥:6岁,不上学,为什么要上学?

记者:平时都干什么?

小艾蒙尼奥:为客人跳舞。

记者:一天能赚多少钱?

小艾蒙尼奥:遇到你这样的能赚20,也有赚不到的时候,客人不是天天有。

记者:想踢球吗?

小艾蒙尼奥:世界杯我看了,我踢得不好,不如哥哥。

记者:你长大了想做什么?

小艾蒙尼奥(想了想):当老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