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手记】走近世界杯仅有的中国参与者

2014年6月,世界杯回到南美大陆的巴西举办,全世界球迷再度进入四年一度的狂欢节日。本届赛事中,共有4支球队代表亚洲杀入到32强决赛圈,然而中国男足依旧缺席,2002年韩日世界杯是这支队伍仅有的世界杯记忆。

除了媒体和球迷外,巴西世界杯还有中国人参与么?答案还是肯定的,那就是担任本届杯赛新闻官的两位女性,累西腓赛区的刘玲玲和巴西利亚赛区的戴圣英。虽然中国队一次次爽约世界杯,但来自中国的新闻官却在世界杯中拥有着重要的地位。

亚洲首位新闻官 四朝元老刘玲玲

初次见到刘玲玲是在今年4月的巴塞罗那,定居英国的她当时正带着母亲在西班牙渡假,碰巧我们也在当地做世界杯探营活动,对她的约访就这么顺理成章的进行了。不带浓妆,自信干练的笑容,炫丽的丝巾,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标准的职业女性。刘玲玲告诉我,她走上足球有关的道路纯属歪打正着。

1996年,作为央视体育频道创办人之一的刘玲玲以体操专项记者身份采访了亚特兰大奥运会,第一次亲身感受了世界最顶级体育赛事的魅力。四年后造访悉尼,她对报道工作已经驾轻就熟,也为中国学习到了宝贵的办赛经验。从悉尼奥运会回来后,刘玲玲进入北京奥申委工作,并最终帮助北京申办2008年奥运会成功。“那时候可以说,大家对于中国体育产业的未来发展充满了信心,在这么一种环境下我选择了去英国攻读体育的硕士。”

2001年9月,刘玲玲从中央电视台辞职,远赴英国利物浦大学攻读足球管理硕士学位,这是当时全球第一个足球管理的MBA专业。“11月份联系实习时,我想了想,之前在北京奥申委工作,所以希望能继续在国际体育组织工作,于是就准备联系国际足联。” 刘玲玲写了一封自荐信,加上名师泰勒的推荐,没多久国际足联就回信批准了。

就这样,刘玲玲成为了首位担任国际足联世界杯新闻官的中国人,回忆起那段时光,她坦言自己能够走进世界杯,完全是因为中国队。“我们第一次打进世界杯, 国际足联一下子要面对几百名中国记者,他们需要一个自己做过记者,同时了解中国媒体的新闻官。”

这是中国队第一次踏上世界杯舞台,正是这次历史性突破造就了刘玲玲人生中的第一次世界杯,国际足联新闻官的团队里第一次有了亚洲面孔。在这之前,只有巴西队才有特别待遇,配有专门随队的国际足联新闻官。

2002年之后,中国队再没有机会到世界杯赛上一展身手,刘玲玲却凭借自身能力成为了这项大赛中唯一的中国元素。过去12年间,她总共在四届男足世界杯、三届女足世界杯以及两届亚洲杯赛中担任新闻官一职,成为了中国媒体的知心大姐。很多媒体在遇到疑难问题时,第一时间都会向她求助,为人热情的她必定尽心竭力去帮忙。

80后新闻官戴圣英 从女足起跑

【手记】走近世界杯仅有的中国参与者

戴圣英在巴西利亚

12年过去,时间来到2014年巴西世界杯,刘玲玲终于不再是孤军奋战了。除了她之外,国际足联又新添了一位来自中国的新闻官,来自天津的80后女孩儿戴圣英和刘玲玲一起,成为了站在世界杯赛场边的中国人。本届世界杯戴圣英在巴西利亚赛区担任新闻官,利用非比赛日早晨的工作空隙,我见到了这位一身运动装打扮的同龄人。

戴圣英曾经在中国足协、福特宝公司负责媒介管理和赛事运营等工作,如今在亚足联任职,她和国际足联的缘分从2007年女足世界杯开始。当时刚从北体大体育传媒专业毕业的她,加入了女足世界杯组委会的新闻部工作,负责媒体运行方面。在和赛事官员的各种工作对接中,她的能力得到了国际足联的认可,于是在2010年将她纳入正式新闻官的一员。

与刘玲玲歪打正着进入足球行业不同,戴圣英从小就怀有一个足球的梦想。家里很多亲戚都是从事足球的行业,小时候的耳读目染让她喜欢上了这项运动。戴圣英告诉我,她最早看的一次大赛是1996年奥运会的女足比赛,那时候“铿锵玫瑰“的出色表现让她印象深刻,所以后来就想往这个职业方向发展。

戴圣英正式出任国际足联的新闻官是2011年在德国的女足世界杯,东道主严谨的办赛态度,专业的赛事组织,都让她感到工作非常顺畅。她说德国人不管对男足还是女足都一样对待,把足球比赛日当作一个节日,全家人一起去球场享受阳光,享受比赛。“当时现场气氛特别好,那届比赛上座率应该是打破纪录的,每天在赛场里都能到很多幸福的观众,自己也很享受。”

“当时有场德国对日本的比赛进行得特别紧张,最后日本在人家的地方把德国赢了,我心想亚洲女足水平有了提高。后来有人在媒体中心把我误认成日本人,跑来祝贺我,让我心里有股说不出的酸楚。”戴圣英一直从事着推广女足运动发展,近些年中国队的低迷,也让她在亚足联工作时付出了更多的努力。

国际足联的工作团队以前都是男性做男足,女性做女足,能够这么顺利地从女足赛事加入到男足赛事工作中,戴圣英的角色转变得益于国际足联对于女性官员的培养和肯定。2010年南非世界杯时只有有5、6位女性新闻官,而这届世界杯12个赛区中,有11个驻赛区的新闻官都是一男一女搭配。戴圣英告诉我:“因为国际足联一直在宣传女足,这是他们的发展方向。不光是新闻官,还包括商务经理等其他的岗位,工作团队当中女性还是很多的。”

劳累在巴西 服务于中国

也许是首次加入到男足世界杯工作中,戴圣英认为自己的工作强度并不大,但实际上她所在的巴西利亚赛区记者人数最少时也有300多人,多的时候则会超过600。很多时候要跟来采访的记者做好沟通工作,难免会出一些小的磕碰。

在巴西和喀麦隆的比赛时,现场涌进了600名左右记者,而本国媒体当然占了大多数。为了解释文字记者需要凭票入场、摄影记者不能随便走动这些小细节,戴圣英都费了好一番功夫,好在多数人还是能配合新闻官的工作。从累积的经验当中,她也总结出一些小的技巧,“比如摄影记者要拍球员入场的画面,我们选拉隔离绳的志愿者时,在关键的位置可能也会选女性,因为她们不会用力挤或者推记者。”

而老资历的刘玲玲对于新闻官工作则早已驾轻就熟,即便时间再紧,她还是会抽空帮助前来巴西采访的众多中国记者。除去每天的日常工作,刘玲玲经常会收到各种中国记者的帮助请求。申请球票、采访、信息咨询等,不少记者遇到困难,需要帮助时都会第一时间想到她,即便她本届赛事只负责累西腓赛区。

作为经历了三届男足世界杯的资深新闻官,刘玲玲也见证了中国媒体在世界杯赛事中的成长。1998年世界杯时,她在中央电视台的同事张斌还只能在场外报电头,即便已经是持权转播商,但由于电视采访机位非常紧张,不是参赛国根本订不到位置。

从2002年起,中国媒体采访世界杯的越来越多,国际足联逐渐重视起来,尽管没有中国队参赛,但对于中国媒体还是相当关照的。刘玲玲透露,在非参赛国里面,中国采访世界杯的媒体人数是位居前列的。“比如2006年新华社只有21个证件,2010年是19个,今年则增加到了49个,这就证明了FIFA对中国媒体的重视。”

但毕竟中国在国际足球的版图上地位不够,使得刘玲玲和戴圣英在比赛中难免会遭遇些尴尬。刘玲玲一直有个心结,就是希望能再随中国队参加一届世界杯。“从目前中国足球发展的现状,我觉得短期内中国队进世界杯的可能性很小,但我想只要大家努力,一定会看到中国队再次打进世界杯的那一天。”

而戴圣英也表示:“包括我的同事在内,不断有人跟我说,世界杯需要中国队,我当然也希望有一天能参加一届有中国队的世界杯,我的工作动力也会更大,不知道这一天什么时候能够到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