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舌战】倍魄:足球,失去了优雅又充满阿谀

【舌战】倍魄:足球,失去了优雅又充满阿谀

这已经是一个失去了优雅的时代。当罗本的假摔与葡萄牙裁判的偏袒合谋杀死墨西哥队的时候,荷兰队曾经的荣耀被再度蒙羞。克鲁伊夫时代是一个美丽的传说,我们是亲眼目睹着荷兰三剑客的传奇,看着“古典”时代的世界杯长大的。古力特晃动的长辫下他的身形更加飘逸,巴期滕的零度角射门荡气回肠。什么是剑客?心中装满荣誉,宁可死也不放下内心骄傲的侠士,才配得上剑客的称号。

可今天早晨的荷兰队的罗本做了什么?偷窃!这支打得松松垮垮的荷兰队,就像是一群疲惫的足球苦力,他们连跟墨西哥人打加时赛的勇气都没有。靠假摔偷来点球,就像牛仔从背后开枪、剑客从身后出黑剑,这种“胜利”在骑士时代是遭万人唾弃的。

这并不是一个物质匮乏的时代,罗本的薪资甚至买得起游艇,如果对大力神杯的追求可以通过欺骗而不择手段,那还有荣誉可言吗?

在大航海时代,荷兰人通过海上船队的信誉赢得了市场和尊重。荷兰的先人曾经驾商船被冰封在北冰洋上,他们经历数月忍受饥饿和病痛,与死神抗争,最后少数幸存者将顾客托付货物分毫不失地送达——而在这些货物中,就有食品和药物!

生命固然可贵,但人生中有些东西值得用生命去换取!荷兰的先人就曾用生命换取了诚信的商业信誉,从而缔造了这个海洋国家的繁荣。一诺千金曾经比生命还可贵。

可罗本做了什么?一场用欺骗得来的胜利,有价值几何?

但罗本也不是问题的全部。当我说出对罗本的鄙视的时候,我知道就会有很多粉丝来痛骂和“踢馆”,至少是为罗本开脱,说前锋假摔是普世现象,那个C罗不也假摔吗?

【舌战】倍魄:足球,失去了优雅又充满阿谀

范巴斯滕在1990年世界杯上

所以,这就是一个失去了优雅的世界。巴乔和巴斯滕固然优雅,但他们无不留给我们的是伤别的背影。对于他们来说,足球是神圣的存在,要他们用小伎俩去玷污足球?想都不会去想。

可以在罗本和那些一众流俗的球员那里,没有任何东西是神圣的,甚至也没有道德底线。苏亚雷斯咬人都有总统为他开脱,罗本假摔有什么大惊小怪?

在蠕虫的世界里,当然想象不出什么高雅圣洁之物。罗本的球技和演技都很漂亮,就是央视豪门盛宴请来的林志玲。但只剩下了技术和“漂亮”而已。罗本和林志玲都有粉丝,也受人拥戴,但我却看不到任何人性的亮光,倒是看到很多装模作样。

没有优雅,却只有阿谀。央视的那些名嘴、嘉宾和主持人也没有一个敢公开痛斥流俗,因为“荷兰”在流俗的传说中代表“郁金香”和飘逸的足球,而被抢劫的墨西哥人只能怪自己“命不好”。

罗本和林志玲就来自我们,来自现世的俗气和向利益妥协,他们的假模假式就来自我们的言不由衷。当我在这里痛斥罗本揶揄林志玲时,你们的反击是出于本能。

但至少我说了内心的实话。我不喜欢这个时代的罗本和C罗,梅西也只是稍稍可爱。

就让我永远怀念那些伟大的名字吧:普拉蒂尼、鲁梅尼格、马拉多纳、罗马里奥、贝贝托、范·巴斯滕、劳德鲁普、博格坎普、齐达内、罗纳尔多……

那个时代,足球没有假摔。那个时代,有明确的是非,偷窃从来不受辩护,而失败者可以昂头接受人们的脱帽致敬。

罗本已经够丑了,而现时代,太多的辩护者更是丑陋不堪。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