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文汇报》:苏亚雷斯背后的伦理与情感错位

虽然苏亚雷斯早早回到了家中,里约热内卢马拉卡纳球场上却“出现”了成千上万的他。龅牙苏的面具,成了看台一景,也是一种姿态。

四年前在南非,苏亚雷斯也曾成为话题人物:加时赛最后一刻他用手挡出了加纳队的必入球,虽然领受红牌,却因为对手打飞点球,而令本队实现了利益最大化。但无论是“偷”走了对手的成果还是其遭受的驱逐出场处分,都是在规则之下的产物,或者被明文禁止,或者在处罚条例中写得明白。

但在这一次的世界杯中,苏亚雷斯触碰的却是一个灰色地带。他啃了(无论主观还是客观)基耶利尼的肩膀一口,留下牙印、却无外伤。咬人是一个足球规则尚难精确定位的行为:算不得暴力攻击对手(如泰森那般撕咬下霍利菲尔德的耳垂另当别论),论侮辱性又远不及吐唾沫、竖中指或学猴叫。如同你我幼年时参与的男孩打架,有人用拳有人使脚,也有人只会本能地用嘴咬人,成年后依然如此,只能说他不够男人或者过于孩子气。足球场上又何尝不是如此?在苏亚雷斯与他的支持者眼里,咬人或许与他人情急下使出的顶头、撞胸、扼脖并无区别,实施这些行径会被禁赛八场、禁足四个月?会有累犯重罚的说法?在规则没有明确之前,对苏亚雷斯的谴责与处罚都出于“道德正确”的立场。但道德又原本是球场上最难阐述清楚的概念。在依然执行着“丛林法则”的足球赛场,百年来不曾改变的只有“胜王败寇”。回到四年前的南非,苏亚雷斯虽然不道德地手球犯规,却因为得到了规则的处罚,而令这次行为不具备争议性。规则优先于道德,对于一项现代运动理应如此。

苏亚雷斯应该遭受处罚,但尺度究竟如何把握,成了争议的中心。国际足联一向不是一个高效的组织,但这一次,“道德正确”逼迫其展现了改变作风的可能性。而随后产生的对苏亚雷斯的声援(尤其在拉美国家),却又是一种情感错位。国际足联缺乏监管的问题常年存在,如今又深陷贿选等各种丑闻多时,无法进入权力层的“足球小国”们的不满由来已久,一旦有机会对其加以攻伐,又成了“政治正确”的不二选择。拉美诸国的历史渊源,又注定了他们对威权统治组织的额外“恶意”与揣测。随着苏亚雷斯的这一口,一同交织起了巴西世界杯的奇景。最终,足球世界成王败寇的定律会化解这一段回忆,苏亚雷斯只是一时的“民族英雄”,他终究无法拥有马拉多纳那样的成绩背景,从而成为足球世界里反专制的叛逆代言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yaxinhao]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