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舌战】美政治评论家:足球是道德沦丧标志

[摘要]在她看来,足球不仅是一项乏味的运动项目,更是对“美国精神”的巨大威胁,媒体对足球的热捧就是自由派的政治阴谋。她声称“任何对足球兴趣的增长都只是这个国家道德沦丧的标志”。

【舌战】美政治评论家:足球是道德沦丧标志

美国著名的保守派政治评论家安·考特(Ann Coulter)

这几天巴西世界杯正进行得如火如荼。被视为世界第一运动的足球,已经像奥运会一样成了各种族民众联欢的绝佳推动力,有些战乱地区甚至在世界杯期间能够迎来短暂的和平。不过一些美国人却在世界杯期间打起了一场政治嘴仗。

美国著名的保守派政治评论家、有Ms. Right(右派女士)之称的安·考特(Ann Coulter)就是其中之一。在她看来,足球不仅是一项乏味的运动项目,更是对“美国精神”的巨大威胁,媒体对足球的热捧就是自由派的政治阴谋。她声称“任何对足球兴趣的增长都只是这个国家道德沦丧的标志”。

也许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空军一号上带头为美国队摇旗呐喊真的并不简单?让我们先来看看安·考特是如何解释她对足球的憎恨吧:

1、个人成就不是足球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真正的体育中,当运动员掉球(fumble,橄榄球术语)、打铁(throw brick,篮球术语)、接不到高飞球(fly ball,棒球术语)时,他们都要在一大群人面前出丑。当棒球运动员击球时,他是独自一人站在场上的。但是体育中也有属于个人的荣耀,比如全垒打(home run,棒球术语)、触底得分(touchdown,橄榄球术语)和灌篮(slam-dunk,篮球术语)。

在足球中,责任却是被分担的,而且你几乎没有办法得分。这里没有英雄,没有失败者,没有责任感,不会伤害小孩子脆弱的自尊心。女人们老是被叫做“足球妈妈”,而不是“橄榄球妈妈”,是有道理的。(注:Soccer mom一般指家住郊区、已婚、并且家中有学龄儿童的中产阶级女性,因每天接送孩子去练球得名,被认为是为了孩子牺牲个人价值的形象。)

在足球中,他们到底有没有MVP这一说?所有人只是不停地在场上跑来跑去,然后每过一段时间,球会不小心跑到门里去。他们还指望我们在这样的时候变得疯狂?我都快睡着了。

2、自由派母亲喜欢足球,是因为在这个项目中,运动天赋变得如此不重要,以至于女孩可以跟男孩同场竞技。没有什么严肃的体育项目应该是男女混合的,即使是在幼儿园水平上。

3、没有什么项目会像足球一样,如此频繁地以0比0的平局结束。即使在橄榄球中,也没有这么多的零进球——要知道,当半打300磅重的彪形大汉朝你扑过来时,进球可是件难得多的事。

4、要想称得上体育,你总得要让人能看到对个人的羞辱或者是严重的身体伤害。大部分体育项目都是从战争中来的。就像撒切尔夫人在英格兰输给德国队之后所说的那样:“别担心,我们这个世纪可是两次在国家游戏中打败了他们。”

棒球和篮球总是威胁到球员的个人颜面。在冰球中,一场比赛总要打三四场架——而且这不是在沙滩上散步,而是以100英里每小时的速度在冰上挥舞着球棒。一场橄榄球比赛后,伤者被救护车送进医院,而在一场足球赛后,队员顶多绑上一条丝带。

5、在足球中你不能用手——这就避免了需要接住一个高飞球的危险。人之所以区别于其它低级动物,除了有灵魂之外,就是因为我们会用手。这真是个了不起的主意:让我们发明一个禁止用手的游戏吧。

6、我受够了被人们喋喋不休地灌输足球。那些向美国人推销足球的人,也正是那些要求我们喜欢《都市女孩》(美国HBO台电视剧)、碧昂斯和希拉里·克林顿的人。《纽约时报》上宣称足球正在“变得流行”的文章数量是如此的多,只少于假装认为女子棒球很吸引人的文章。(以上皆为美国女权主义的流行符号。)

7、它是外来的。实际上,这就是《时代》一直恐吓美国人喜欢这项运动的最重要原因。有一个体育迷群体就对足球完全不感冒,那就是非裔美国人。他们可不关心法国人有多喜欢足球。

8、足球就像公制度量衡一样,自由派喜欢它是因为它来自欧洲。要知道,公制度量衡是法国大革命的产物,当法国人还没有犯下断头台上的屠杀罪,他们在短暂的侵略中推广了这一制度。

除了屈服于中国式洗脑教育的公立学校在教厘米和摄氏度以外,随便跟一个美国人问问气温,他会告诉你是“70度”。问问他波士顿到纽约的距离是多少,他会告诉你是200英里。

自由派会生气地告诉你,公制系统比人们所熟知的那一套单位更加“合理”。这太荒谬了。1英寸跟人的手指宽度是一样的,而1英尺就是一只脚的长度,1码则相当于人的腰围。这很容易感知。你要怎么感知147.2厘米呢?

9、足球并没有“变得流行”。这周的头条都在说“美国世界杯收视率创纪录”,我们又要听到“足球在美国普及度提高”的老调了。

美国对葡萄牙的确是一场重磅比赛,ESPN的转播吸引了1820万观众,超过了1999年美国同中国的女足世界杯决赛——在足球中,女足跟男足一样受关注。

不过要知道,一场普通的周日橄榄球赛就有超过2000万观众,一场NFL季后赛有3000-4000万观众,而今年的超级碗有1亿1150万观众。

还记得英国足球明星大卫·贝克汉姆和他的明星妻子几年前初到美国的场景吗?媒体对他们的到来进行了24小时不间断的报道,持续了两天,收视率却非常低。没有人关心他们。

如果说今天更多的“美国人”正在看足球,那只是因为肯尼迪在1965年推行的移民法。我可以向你保证:没有一个曾祖父出生在美国的美国人正在看足球。人们可以期待,在学习英语的同时,这些新美国人也会放弃他们对足球的迷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