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专访施坦格:从新闻官到记者 追随德国队11年

专访施坦格:从新闻官到记者 追随德国队11年

施坦格与久违的腾讯记者合影

腾讯体育塞古鲁港报道(特派记者张楠 施特芬)

德国队1:0击败美国以小组第一身份出线之后第二天,是德国队惯例为媒体安排球员专访的时间。而在专访的小花园里,一个令记者熟悉的身影徘徊在专访亭的外面,等待着最后还能让新闻官排一个专访给他。在过去的11年中,他一直都是那个风风光光安排球员专访的人,而如今他自己想要约一个专访都如此困难。这个人就是德国队的前新闻官施坦格。

专访施坦格:从新闻官到记者 追随德国队11年

两代德国新闻官间的交流

能接受身份转换

四年前的世界杯上,腾讯体育曾经专访过当时任职德国足协新闻官的施坦格,四年之后看到记者带来了世界杯球衣版企鹅的他依然还觉得很熟悉:“四年之前收到你这个礼物,回到德国我就把他摆在家里,现在一看到它,还会想起四年前接受中国媒体采访的经历,我很感谢在那个时候有中国媒体如此关心德国队,也愿意让我给你们讲述德国队的故事。”

四年前曾经就有传闻他会在南非世界杯后离开德国足协,后来他的工作又延续了两年,直到2012年欧洲杯之后他终于离开了这个工作了11年的球队。这次来南非,他是为《明镜周刊》网站工作,做一些视频节目,还有维护推特:“这和我以前的记者工作不一样,需要通过手机给大家介绍我的见闻。我从5月份才开始用推特,现在有4000多人关注,这让我很满意。”施坦格笑称新媒体报道世界杯,这对他来说是不小的挑战,“但是能在个人第十届世界杯用这样的方式来工作,的确是非常难得。而且话说回来,这应该是我经历过心态最轻松的一次!”每当问到施坦格是否享受现在的生活时,他都会笑得很开心,以往任职新闻官时眼中锐利早已不复存在。

但从新闻官变为记者,他不得不从一个安排采访的决策者,变成被安排采访的普通人。尽管,在德国队驻地第一场发布会结束之后,勒夫就亲自走下台到他身边给他寒暄,但要想约一个勒夫的专访,施坦格依然还是要按照他过去11年给这支球队在媒体设立的规矩那样通过新闻官约访,至于最终能不能拿到,完全取决于新闻官的决定。这才有了他尴尬等专访的一幕,但施坦格说自己可以平静接受这种落差:“我和球队教练、领队、球员以及其他同事的关系都很好。这么说吧,我见到球员肯定会打招呼问候一下,比赛后我会给他们发短信祝贺他们表现出色。但我这次是制作自己的专栏节目,是要给出我自己的专业意见。我不会去给球员打电话询问这样那样的细节,比如中午吃了什么,谁要来球队见大家之类的。”

过去,他是那个带着主教练坐在发布会上决定把话筒给谁来问问题的那个人,而这次在巴西,他成为坐在下面被决定能否问问题的人。有些德国记者多少觉得施坦格作为《明镜周刊》的特约记者来巴西有炒作的意味,因为他只要一个电话就能够找到球队中任何一个人问到他想要的答案,甚至有人在观望他在发布会上会用怎样的方式问问题吸引大家的注意力。上一场跟美国的比赛结束后,施坦格在赛后发布会上问了关于拉姆位置的问题,而这个问题恰好是很多德国记者都很关心的问题:“他们问过我什么时候会提问,我其实不会刻意这么去做,但如果突然有想问的问题,我才会举手,拉姆这个问题就是这样。”

永远是波多尔斯基的开心果

施坦格被球迷熟知还是基于2006年德国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跟阿根廷那场比赛,最终德国队在点球大战中击败阿根廷。然而,比赛结束后,德国队主力中后卫默特萨克受到了库弗雷的攻击,领队比埃尔霍夫出面一开始只是发生一些言语上的争吵,后来上升到肢体冲突。而此时新闻官施坦格冲到最前面,保护自己的队员,第二天几乎所有的德国媒体头版都是施坦格保护队员的照片。如今提起这个事情,施坦格都称从那场比赛之后,自己去面包店买面包都会被人认出来。

“其实那个时候我是不应该出现在赛场内的,罚点球的时候,所有教练席的教练都站在一起肩搭肩关注点球,主教练克林斯曼突然叫躲在后面的我,让我也加入。当莱曼最终扑出坎比亚索的进球时,我才发现所有人都冲进场庆祝,就剩我一个人站在那里。”但就是在这个庆祝过程中,阿根廷球员突然开始对德国队袭击,出于本能,施坦格冲到最前面保护自己的队员,他也笑称自己当时其实也被阿根廷球员“暗算”,摔了一跤。“我想那一刻可能大家都不会忘记,有些事情可能都是出于本能,我自己都忘记了其实我的身份是不能出现在赛场内的。”施坦格说。

而他另外一件被人熟识的原因,就是因为那个永远喜欢拿他开玩笑的波多尔斯基。

“下面请《明镜周刊》网站的记者施坦格问个问题吧!”就在开赛前的一场常规发布会上,波多尔斯基依然还是不忘调侃他。在过去的八年里,只要有波多尔斯基参加的发布会,施坦格就要格外“加强警惕”。08年欧洲杯,当时参加发布会的波多尔斯基一屁股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施坦格还在跟记者介绍目前几天德国队的安排,突然发现记者都没有心思听自己说话,而是把镜头对到了自己身边的波多尔斯基。原来趁自己说话没注意,小波把他的证件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正调皮的跟记者“显摆”,向来严肃的施坦格也被他搞的哈哈大笑。南非世界杯上,波多尔斯基甚至在大庭广众之下捅胖子施坦格的肚子,为了逗他笑。施坦格都承认有波多尔斯基在,对他的神经都是一个极大的挑战:“这家伙有时候会趁我不注意,拿走我的证件戴在自己脖子上。有的时候又会身后挠我的腿想逗我在台上乐起来,或者说一些让人忍俊不禁的话。不过,通过这些,我们也可以很好了解波多尔斯基,他的确有些让人防不胜防,不像有些球员就是注意力高度集中,认真回答记者提出的每一个问题。但其实像他这样不断给大家制造惊喜,这样的确非常棒。”施坦格说波多尔斯基是一个很简单的人,总是积极地看待问题,享受快乐。“2004年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还只有19岁,后来我们成为很好的朋友。即便是国家队没有比赛的时候,波多尔斯基也会经常询问我的意见,我的确在他成长过程中也给了不少帮助。当然了,我绝不是偏爱他,在我担任国家队新闻官这些年,对待所有球员都是一视同仁。只不过他和我的故事更多,我们经常会晚上一起蒸桑拿,开开玩笑。和他在一起总是不一般,而且还将继续这样下去。”

而在施坦格看来,德国队中还有一个永远都心情好的人,那就是托马斯-穆勒:“说实话,我也想不出他和波多尔斯基在性格上有什么太大的区别,都是非常阳光的心态,给人印象是非常轻松,但是又总是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的工作,目标非常明确。或许区别就是,穆勒目前在国家队更加顺利,进球也更多吧!至于波多尔斯基,我相信他依然还会是国家队的重要一员,他职业生涯的黄金期应该还有几年时间。”

从2002年在德国队担任新闻官,施坦格是一路见证克洛泽追平罗纳尔多世界杯进球纪录的人,而在他眼里克洛泽也是球队最低调和勤勉的人:“他是一个非常安静和低调的人,家庭对他来说非常重要,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过自己的出身,他的家境其实很一般,从波兰来到德国生活,因为生活艰辛所以他了解生活的另一面。在球场上,克洛泽会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的目标上,这一点非常关键。”

专访施坦格:从新闻官到记者 追随德国队11年

新闻发布会后,勒夫主动找到施坦格

勒夫是个完美主义者

采访了10届世界杯,至今令施坦格难忘的是1982年。那一年联邦德国和奥地利联手踢假球做掉了阿尔及利亚。因为那个时候自己被派去跟其他球队的比赛,所以施坦格并没有目睹那个对于德国人来说不太光彩的一幕。但领他印象深刻的是那次比赛他不知道怎么走到了更衣室通道:“我一推开门,看到马拉多纳刚刚尿检完,现在想来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

不过,对于施坦格来说后面他用了11年的时间每天跟在球队身边,他眼中的教练和队员才是最真实的。施坦格说他其实很感谢自己2002年刚刚上任时,主帅沃勒尔对他的帮助。“第一次角色变化的时候,新闻官对我来说是全新的工作,虽然我之前作为《法兰克福环视报》记者,报道了六届世界杯,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但是很多事情我并不了解,比如如何和教练沟通,实现教练的想法,这都是需要学习的。我非常感谢沃勒尔在我刚上任前两年给我的巨大帮助,我逐渐理解了自己的工作。”

就在这几天德国队发布会上,只要施坦格在,勒夫都总是会习惯来跟他打招呼。当然,更多只是寒暄。作为德国队上一任新闻官,陪伴施坦格时间最长的主帅就是勒夫,他也看到了勒夫很多不为人知的一面。而八卦勒夫的故事,大家最关注的就是“挖鼻孔”,而跟他朝夕相处了7年的施坦格在这个问题上可是希望能帮他正名:“这的确是比较奇怪的一幕,但是在指挥比赛中,那么多镜头始终对准一位教练,出现那一幕其实也能理解,这不过是偶然发生的罢了,你总是会在那么长时间里捕捉到几个类似的镜头。勒夫在我看来是一位非常出色的教练,无论是专业知识还是做人方面都是如此。作为德国队主帅,只要球队的表现和期望值稍微有一点压力,勒夫都会感受到很大的压力,但勒夫面对关于战术或是首发阵容的讨论却又有着异乎寻常的轻松。”

如今已经转换身份跟随队伍,从一个局内人变成了局外人,但施坦格说他还是希望这支队伍能够继续追求着他们的世界冠军梦,并且在这次世界杯上能够实现。尽管,在夺冠的路上可能会很艰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