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亚洲球队零胜调查报告:定位不准 战术有失

冷思考 为何存在“唱衰说”

自2002年以来的三届世界杯,均有亚洲球队闯入16强。单说成绩,亚洲四强今夏一场未胜,无法和前几届相比。即便1998年世界杯无一队出线,伊朗队尚能击败美国,亚洲四队总成绩为1胜2平9负。如果以中国体育界、足球界传统的“成绩论”、“结果论”思维,用于探讨亚洲足球,结论当然是很差。但除去成绩外,是否还有某种情绪夹杂其中呢?

过去几年,因中国足球没有成绩,出于自身的爱之切、恨之深,国内媒体、球迷皆对连续参加世界杯的韩日足球大唱赞歌。甚至不惜拔高对手,用于贬低中国足球,寻求一种刺激和安慰。假设韩国、日本有一队能够在本届世界杯晋级16强,进一步贬损中国足球的声音,恐会不断出现。不过,亚洲四强皆在小组赛折戟,很多人失去了又一次贬低中国足球的“机会”。在这种情绪、心理的左右下,或用贬低中国足球的心态对待整个亚洲足球。在如今出现的一片唱衰声中,是否夹杂着这样一种情绪?确实值得深思。

从另一角度分析,中国人非常情绪化,主观理念很强,多数人习惯了“一元化”思维和“一元化”生存,不能适应多元并存。对事物的认识,总是以看见的表象作为判断的依据,缺乏看待事物所需的全面、整体的概念。很多事情从不同的角度观察,显然比从单一角度探讨更完全。历史、全面、客观、辩证,应是最起码的态度,对事、对人如此,对足球、亚洲足球,特别是中国足球,更应该如此。

对于亚洲球队征战本届世界杯的不佳表现,恐怕不应简单化。应将亚洲球队今夏的表现,放进亚洲足球近年的整体发展过程中,从而进行分析和研究,不能割裂其与先前发展的关系。同时,应站在亚洲足球乃至世界足坛的高度看待本届世界杯。唯如此,才能更好地认清亚洲足球,认清身边的对手,更有助于我们认识中国足球的现状。

定位不准导致落差

当探讨亚洲球队今夏溃败的深层次原因时,不能孤立地看到一场不胜。同样是本届世界杯,2012年欧洲杯冠亚军西班牙、意大利队、以及闯入4强的葡萄牙队,均在小组赛阶段出局。如此多的强队在一届大赛中折戟小组赛,已多年未出现。当然,这并不意味着亚洲四强的水平,可以和欧洲顶尖球队平起平坐。在如此多强队同时出局的背后,是否有客观因素左右、影响着各队的表现?这些因素,是否同样影响着亚洲球队呢?

根据国际足联的统计数据,本届世界杯小组赛期间,每场比赛的实际比赛有效时间(即活球状态下)只有55.5分钟,相比南非世界杯时的场均69.8分钟,下降了14.3分钟。此外,32队48场小组赛的场均冲刺次数只有355.5次,相比上届每队场均超过1200次,下降幅度达到了800多次。两组数据体现了一点:巴西的天气以及广泛的地域,对于32支参赛队影响巨大。如果单纯只看比赛结果、忽略影响比赛的诸多因素,恐怕无法对亚洲足球有一个清晰的认识,进而容易对中国足球的认识产生偏差。

另有一个因素需要考虑,即2010年世界杯主办国南非属于高原国家。在9个比赛地之中,有5个属于高原城市,平均海拔在1600至1800米不等。至于巴西,因国土面积巨大,地形变化很大,部分主办城市亦处高原。像巴西利亚的海拔在1200米左右,但对比赛的影响忽略不计。拿4年前的韩国、日本举例,两队世界杯开打前的高原准备工作,远比其他参赛队充分。这个因素,某种程度帮助了韩、日两强实现突破,首次在非亚洲赛地杀进世界杯16强。而且,两年前的伦敦奥运会,韩国队历史性夺得铜牌、日本队获得第四,两队又一次共同创造历史。

连续两届的世界性大赛,韩国、日本均取得不错的成绩,一定程度加深了外界对亚洲足球的另类印象:亚洲足球正在进步,尤以韩国、日本突飞猛进。本届世界杯开打前,当本田圭佑喊出“进8强”、“夺世界杯”的口号时,中国球迷们更是有一种错觉。但以韩日为首的亚洲球队最终遭遇一场未胜时,巨大的心理落差,不得不让人开始“唱衰”亚洲足球。

其实,亚洲足球既不像外界所想象的那么好,更不像所看到的那么差。而像伦敦奥运会的男足比赛,根本无法与世界杯相提并论。参照物的不断变化,以及定位的不准,都是导致鲜明反差感的重要原因。正如韩国队主帅洪明甫所言,“亚洲球队的成绩不是那么好,这是事实。或许,现在的亚洲足球正处于一个转型期。整个亚洲足球的水平在提高,但我们并没有取得想要的成绩证明这一点。而且,巴西世界杯本身是非常艰难的,非常强调身体。就个人技术、能力而言,亚洲球员已经提高了很多,本届世界杯会是韩国足球、乃至亚洲足球的一个转折点。”

亚洲正在奋力直追

因为结果的落差,将亚洲足球定性为“倒退”,显然不科学。事实上,亚洲足球4年来的进步有目共睹。本届世界杯,西班牙、意大利、英格兰等传统欧洲强队小组出局,但不能定性为欧洲足球的“衰退”。欧洲依然是世界足坛的重心,无论是商业模式还是技战术思想,欧洲俱乐部依然引领着世界。本届世界杯的736名参赛球员,欧洲各国联赛贡献了420名“外援”(详见表1)。例如,22名英格兰国脚在英超效力,但有一名球员(22号门将福斯特)不在英超,在欧洲其他国家联赛效力,福斯特就属于420名外援中的一位。如果再加上13支欧洲球队中效力本国联赛的135名球员,累计来自欧洲联赛的球员为555人,占总人数的75%。而在南美各国联赛效力的球员只有34人(含各南美球队在本国联赛效力的球员人数),所占比例不到5%(4.62%)。假如南美球队问鼎冠军,说到底还是“靠欧洲”。

效力欧洲联赛人数的多少,某种程度已是一国足球水平高低的重要标志。通过表2可以看到:本届世界杯赛的亚洲四强,效力欧洲联赛的总人数由上届的29人增加到40人,尤其是韩国、日本,增幅比率最大。像日本队只是招募了12名海外球员,占目前留洋欧洲人数的一半。如果不是受制某种约定,日本足协完全可以派出一支几乎由欧洲海归组成的球队。

亚洲球员在欧洲联赛效力人数的增加,验证了洪明甫所说的“就个人技术、能力而言,亚洲球员已经提高很多”。否则,欧洲俱乐部们也不会热衷于寻找亚洲球员。如果没有能力站稳脚跟,欧洲俱乐部恐不会与他们签约。这就好比很多欧洲俱乐部盯着中国市场,但哪一家现在敢签中国球员?

小组赛结束后,又有亚洲球员开启留洋欧洲路。澳西之战后的第二天,澳大利亚前锋塔加特正式与富勒姆队签约三年。此外,日本前锋大迫勇也,将在新赛季转会德甲新军科隆队。尽管长谷部诚已有30岁,但已确定于2014-15赛季转投法兰克福。可以预见的是,会有更多的韩日澳球员在世界杯后走向欧洲。相比而言,由于伊朗受到国际社会的制裁,走出国门确有困难,但这并不意味着伊朗球员的水平、质量不够。

亚洲足球一直没有停止追赶世界先进水平的步伐,差异只是前进步伐的大小而已。从教练角度说,在扎切罗尼宣布辞职后,日本足协坚定不移地表示,继续寻找外籍教练。此外,伊朗足协正在全力挽留奎罗斯。包括伊朗政府部门的青年和体育部部长也公开表示,愿意在资金上支持伊朗足协,全力留住奎罗斯。为了表示诚意,伊朗足协已经将奎罗斯的原助手文加达留下,并任命其执教国奥队。

韩国足协一直在本土、外籍教练之间犹豫不决。本届世界杯惨败后,洪明甫已经表示,将尽快就自己的未来做出明确表态。可以预见的是,洪明甫很有可能离开韩国队帅位,韩国足协恐将重启洋帅之路。只是因率队在南非世界杯挺进16强,目前负责国家队事务的足协副主席许丁茂,依然有扶持本土教练的想法。

至于澳大利亚队,目前正处在转型期。自从2006年加入亚足联后,澳大利亚足协采取了全面荷兰化的措施,从裁判培养、到青少年培养,再到技战术打法以及风格拟定等,全面聘请荷兰人。即便是现在的技术顾问,也是荷兰人博格。随着一批当打球员施瓦泽、尼尔等人的淡出,澳大利亚队正忙于新老交替。主教练波斯特科格卢也是去年11月才走马上任,短时间内出现波动也在情理之中。

伊朗队出局后,主帅奎罗斯的一句话发人深省,“这些年来,亚洲足球一直在模仿欧洲,确实在不断向前。但在前进的同时,欧洲足球并不是躺在那里,他们也在不断向前,甚至前进的脚步更快。因此给人的印象是,亚欧足球的差距,似乎越来越大。”奎罗斯的这一观点,恐怕正是令人产生“亚洲足球倒退印象”的重要原因。

理念革命!从防反到进攻的坎坷

防反不是战术是手段

征战本届世界杯的亚洲球队,发生了一个根本性的变化,即指导理念和指导思想的变化,由防守向进攻为主的转变。过去一段时间,防守反击一直是亚洲球队以弱对强的基本思想。四年前的南非世界杯,坚持防反的思路达到了巅峰。冈田武史率领的日本队不必多言,即便是许丁茂执教的韩国队,也是靠防反战术杀进的16强。只不过,许丁茂不像冈田武史那样公开承认而已。

当今世界足坛的发展趋势表明,防守反击不再是一种指导思想、一种战术。仅仅作为整体战术的一个组成部分,一种手段、一种方式,并成为众豪门所掌握的一种技巧。例如,皇马、巴萨、拜仁、切尔西、马竞、曼联、阿森纳等队伍,无一不是如此。

早年间,弗格森在参加一次欧洲俱乐部教练员论坛时曾表示:“在现代足球中实现成功,所有一流的球队都有能力踢反击。当今所有的顶级球队,都把它(防守反击)作为战术方案中的一部分,或者战术中的一种补充。”对此,阿森纳队主帅温格更是直言:“我认为,当前防守的趋势就是以反击对抗对方的反击。因为反击是如此的重要,阻止(对方的)反击已成为主要趋势。”由此可见,防守反击早就不是一种技战术打法,更谈不上成为一种风格(对照一下当前国内足坛对于“防守反击”的基本认识,这属于题外话,不在本文讨论范围之内)。

亚洲四强转型进攻流

亚洲四队在本届世界杯所表现出的基本理念,较之以往发生了重大转变。尤以新一代亚洲教练代表洪明甫最典型,他与老一辈教练员的指导思想截然不同。同样是本土教练,波斯特科格卢继承了希丁克当年留下的遗产,即荷兰足球的进攻理念。

这里列出一个颇具说服力的数据(详见表4)。48场世界杯小组赛战罢后,在进攻方面(指进入到前场1/3区域),日本队累计次数为141次。在世界杯32强中,排名仅次于阿根廷队(170次)、法国队(151次)和加纳队(142次)。相比之下,冈田武史四年前率领的那支日本队,4场比赛只有区区35次。洪明甫率领的韩国队,也以128次在32强中排名第13位。而许丁茂四年前率领的那支韩国队,四场累计总共才51次,几乎翻了一倍多。澳大利亚队的进攻总次数,更是四年前的三倍(90比30)。即便是伊朗队,三场比赛的进攻次数达到了74次,也排在出线的美国、哥斯达黎加队之前,更是远超4年前的朝鲜队(三场仅18次)。

四年前,亚洲球队的进攻投入,全都处于32强靠后的位置。本届世界杯,韩国、日本已经跻身上半区,尤其是日本队能够跃居领先位置,实属不易。毕竟进入到前场的1/3区域,首先需要通过对方在中前场区域的层层紧逼、拦截、抢断和防守,然后才能深入对方腹地。这也充分体现出韩、日球员这方面能力的提高。

不仅如此,实战中的亚洲四强,并没有因为场面落后一味死守。其中,澳荷之战最为典型。而在首轮小组赛开局连丢2球后,澳大利亚队依然能追回一球。再说日本队的三场小组赛,不管领先、落后,扎切罗尼坚决强调“进攻、进攻、再进攻”的方针,全力以赴争取进球。韩阿之战中,在0比3落后的情况下,韩国队也是全力追回比分,洪明甫甚至换上了替补席所有能用的“进攻牌”。即便是伊朗队,在对阵阿根廷一战中,在注重防守、力争不丢球的基础上,也是抓住一切机会坚决反击,并险些得手。末轮死磕波黑队,伊朗球员先后8次陷入越位陷阱,创下一队单场比赛越位次数的最多纪录(仅限于本届世界杯小组赛)。如此频繁地陷入越位陷阱,恰恰看出该队的进攻欲望。

勿以结果论全盘否定

本届世界杯进球高潮频现,作为旁观者,我们惊呼过瘾,甚至感慨进攻足球的回归。亚洲四强与对手频踢对攻,顺应了世界足球发展的大趋势。只是,亚洲球队的进攻效率不高,或者说进攻体系有待进一步完善。这正是亚洲足球下一步亟待解决的问题。数天前,中国国家队刚刚结束佩兰一期集训,如同佩兰所说的那样,国足下一阶段的目标,将重点提高、解决进攻效率的问题。这一现象,其实与亚洲球队本届世界杯的表现是一致的。只不过遇到的对手层次不一。至于效率的解决,属于另外一个课题。

无论是最基本的传控球能力、进攻意识,包括实战中的表现,应该充分看到亚洲足球的进步。而且,亚洲足球所努力的方向,确是与世界足坛前进的步伐相吻合。本届世界杯小组赛的多项数据,可以佐证这一点,只是限于篇幅,不再展开,这也是洪明甫所认为的“亚洲足球正处于转型期”的重要表现。

于是,仅仅因成绩不理想,就全盘否定、另起炉灶,这是中国足球的“传统”和“习惯做法”。过去十年,从阿里·汉的攻势足球到朱广沪的防守反击、再到杜伊的全力进攻、高洪波的防守反击,以及卡马乔的追求进攻……中国足球就是因为只认成绩、只认结果,使得理念、指导思想不断反复,导致中国足球沦落到今天这一步。如果我们简单地用“中国式足球思维”衡量、评估亚洲球队本届世界杯的表现,进而误导中国足球的发展方向和趋势,只能令中国足球进一步迷失自己。

传接球能力迅猛提升

在当今世界足坛,传球公认是足球场上的语言,也是最基本的要素。本届世界杯小组赛两轮战罢后,本报曾在6月25日的《梦已西灭,传控依然主流》专题中指出:“传、控球打法继续主导世界足坛,且正在以全新方式,推动着世界足坛向更高层次发展。”本届世界杯的韩国队、日本队和澳大利亚队,曾参加过4年前的南非世界杯。从其自身数据进行纵向对比,可以看出:三队在传球、控球的运用,以及成功率方面,较四年前均有明显提高(详见表3)。

以韩国队为例。场均传球不仅较上一届增加了34次(515比481),传球成功次数更是增加了52次(384比332),传球成功率提升到74.61%。日本队的增幅比率更加明显,传球、传球成功数分别增加了149次和191次,成功率提升了19%,是所有参加过南非世界杯队伍中提升幅度最大的。

澳大利亚队虽在场均传球次数方面较上一届少了6次,但传球成功次数增加了24次,传球成功率提升了6%!按照传统的印象,袋鼠军团属于“脚下粗糙、技术差、光会拼身体”的队伍,但如此细腻的脚法,完全颠覆了各界对他们的认知,这足以说明澳大利亚足球近几年狠抓基本技术的做法,已取得了明显的效果。而且,日本队的传球成功率,位列32强中的第12位,澳大利亚队则排名第13位,两队的传球成功率甚至排在巴西队、墨西哥队、荷兰队之前。

同上届亚洲代表朝鲜队相比,伊朗队的这三项数据呈现下降趋势。但是,这与该队所采取的针对性策略、战术有关。伊朗队的做法,颇与4年前的日本队有相似之处,即冈田武史为确保佳绩,赛前突然做出决定,将全队的传接球、地面配合踢法改为单纯的防守反击战术,并将此打法命名为“蝇式防守”,即像“苍蝇”一样死贴对方持球队员。日本队的阵型随即变成了“4141”,本田圭佑甚至改打突前中锋。因这一变化,日本队挺进南非世界杯16强,冈田武史的思维由此受到全亚洲的推崇。相比之下,奎罗斯率领的伊朗队因为最后一战波黑队的结果不理想,便遭到了一致的批评,显然有失偏颇。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