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摘要]嘴上画着阿根廷国旗,看到一个硬加入到瑞士合影阵营中被狂嘘的阿根廷球迷后,彻底放弃了合影计划。

【手记】冒充阿根廷球迷

今天是阿根廷球迷

特派记者肖苑玫发自巴西圣保罗

再次经过绘画点,我停了下来。今天绘画师应景的将自己的红唇画上了瑞士国旗,上一次她在唇上画的是巴西国旗。我们之间无法用语言沟通,她只讲葡语和西语,我只会中文和英语,所以我欲言又止。

她正忙着在一个阿根廷球迷锃亮的脑袋上“创作”,她永远都是那么霸气,让被画者举着颜料,她只管蘸取和创作。她的速度很快,问清球迷的想法后,立刻蘸取白色颜料从头顶到眉骨画下三条白道,然后再蘸取天蓝色颜料就缝隙画上另外三条道,最后蘸取黄色颜料在“国旗”中央画上一轮太阳,阿根廷国旗就此告成。

看上去好有意思,我忍不住也产生了要画上阿根廷国旗的念头,于是加入到了等待绘画的队伍中。一共有四名绘画师在免费为球迷们提供绘画国旗服务,大概三两分钟就轮到我了,很遗憾我没有排到她,到了她隔壁的绘画师跟前了。

我指指那个唇上画着瑞士国旗女士,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唇说:“阿根廷”。绘画师立刻明白了,那个唇上画着瑞士国旗的女士听说我要在唇上画阿根廷,立刻热情地转过来给予意见,根据她们的手势,我大概猜出是一边画白色、一边画蓝色。

开始画了,我以为会闻到可怕的颜料的味道,但还好什么刺鼻的味道都没有。能清楚地感觉到绘画师沿着我的唇部轮廓,一点点仔细地描绘着。她通过张口、抬下巴这样细微的动作来提示我这个外国人张口、抬下巴。通过手机我看到她先给我抹了白色,左右各一半,然后再给我抹天蓝色,再左右各一半。抹完后,她检查了一遍再修整了一次,然后喷上水,没想我一笑,水就流进了嘴里,味道有点怪,我担心会不会颜料中毒?

绘画师笑着用手拭去了我下巴上的水渍,然后对着我的唇喷上亮粉,这也是最后一道工序。她冲我说了一句话,大概是满不满意?通过手机我看到这个作品,我很满意,感激地冲她点头致谢。不由感叹巴西人的创作力真的太强大了。

我随着阿根廷球迷的大流往赛场走去,很多人都冲我笑,我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我真心不是阿根廷的粉,今天纯属好玩就画了阿根廷的颜色。当遇到红色的瑞士球迷时,我看到了他们眼中的一丝惊愕,原本打算与他们合影的我,在看到一个硬加入到瑞士合影阵营中被狂嘘的阿根廷球迷后,彻底放弃了这个计划。我发现,每一个经过我的人都好奇地看着我,有的笑,有的竖起大拇指,到圣保罗竞技场这么多次头一回被如此关注,我真心承受不住了,于是一进新闻中心我就迅速跑进洗手间,洗掉唇上的颜色。原来,做个立场坚定的球迷是需要一颗强大内心的!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