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聚焦阿尔及利亚队:和德国相比 他们更像强队

散场的时候,阿雷格里港的雨越下越大,几名阿尔及利亚球迷看不出有多悲伤,他们高喊着着举着国旗离开,“我们的球队是最好的,队员个个都是战士,我们感到自豪。”整场比赛,上万名阿尔及利亚球迷送给了德国队一次次的嘘声,“但我们从来不嘘自己的球队,哪怕他们表现不好,何况今晚他们在德国队面前更像一支强队。”扎布和几个朋友跟随绿衫军从圣保罗州的索罗卡巴市赶来,见证了阿尔及利亚队的出局,但他说,“明天又是新的开始。”

天生就有一种反抗精神

加时赛中,阿尔及利亚队曼迪、哈利切和斯利马尼相继抽筋,整个90分钟骁勇异常的“北非之狐”已是强弩之末。在坚持高强度防守反击长达2个小时之后,坚持进攻,最终打破德国队的球门,顽强的“北非之狐”令人动容。而那一粒载入世界杯史册的进球,也是对他们的最好褒奖。后卫博格拉在赛后非常激动,他认为“北非之狐”已经赢得了足够的尊重,“我为我们这支团队感到无比骄傲,我认为阿尔及利亚球员的价值都将在世界杯之后上升,这是我们应得的。我也要感谢阿尔及利亚的人民,他们一直站在我们的身后给予有力的支持,是他们给了我们前进的动力和信心。”

阿尔及利亚球迷以疯狂著称,这是他们历史上首次闯入世界杯16强。“在他们的血液里,天生就有一种反抗精神,此前我们被低估,现在应该让世人看看我们不怕德国队。”阿尔及利亚队主帅哈利霍季奇说道。第四次参赛的他们此前从来没有小组出线过,在这个历史性的时刻,阿尔及利亚足协也组织了大批球迷到场助威。赛前还出现一个插曲,一位阿尔及利亚球迷高举国旗闯入球场,随后被安保人员请出了场外。

旧仇未能报新恨又添上

德国队主帅勒夫赛前坦承,他叫不出一个阿尔及利亚国脚的名字。但此战之后,他肯定记住了苏莱曼尼、费古利、姆博利、贾布等人的名字。哈利霍季奇赛前也说:“我们没有忘记‘希洪耻辱’,每个人都在谈论1982年的阿尔及利亚和德国。32年十分漫长,现在终于晋级淘汰赛,我们值得来到这里。”

不少看台上的阿尔及利亚球迷,胸前的白色T恤写上了一行显眼的数字:1982。绿衫军是带着复仇的心情来挑战德国队的,32年前的西班牙世界杯上,阿尔及利亚曾在小组赛中2∶1击败西德队,小组赛他们获得2胜1负的战绩,但最终却被西德与奥地利联手做出局。仇人相见,比赛的进程一开始是向着有利于绿衫军一边进行的,他们的进攻有声有色,中场防守强硬无比,数次威胁德国队大门。以至于诺伊尔的角色不像是门将,更像“清道夫”,几次老远冲出禁区解围。遗憾的是,最后拼到体力透支的阿尔及利亚人没能复仇成功,在120分钟艰难鏖战后,他们旧仇未报又添上新恨。但“北非之狐”敢于挑战强敌的表现值得赞扬,哈利霍季奇赛后特意走到观众席前鼓掌致意,而球迷送给他的是更热烈的掌声。

让德国队提前敲响警钟

波黑人哈利霍季奇最后是眼噙泪水离开球场的,好几名阿尔及利亚队队员也是热泪盈眶。赛后的例行新闻发布会哈利霍季奇没有出席,现场新闻官也没有给出解释,阿尔及利亚足协官员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虽然尚不清楚国际足联是否会就此对其做出处分,但队长博格拉向他表示了感谢,“他顶着巨大的压力很不容易,即使他以后不再执教球队,也需要得到足够的回报。”

送别阿尔及利亚队之后,新闻中心里的德国记者已经对德国队的表现争得面红耳赤,“许尔勒的进球运气太好了,我真怀疑这是不是一支德国队。勒夫的Tiki-Taka战术完全是满足他自己的贪欲,德国队如果不坚持传统的战术,下一场打法国队必死无疑!”也有人认为,下半场穆斯塔菲的受伤下场成为比赛的转折,勒夫被迫让拉姆从后腰位置重回边路,穆勒和厄齐尔开始尝试传插结合的看家绝活,让德国队从那个变态的“无锋阵型”中解放出来,“无论如何要感谢阿尔及利亚人,他们给德国队提前敲响了警钟。”

特派记者黄一可发自巴西阿雷格里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