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亚洲球队征战世界杯深度报告:效率低 对抗差

本届世界杯,亚洲球队的成绩不尽如人意是事实。或许是东亚传统文化之故,韩国、日本国内随即出现了所谓的“揭黑”、“爆内幕”的文章,诸多国内网络、媒体也予以了转载。不过,这不能成为主流观点。毕竟,揭露黑幕的行为并不能提高足球本身水平,如同过去几年的中国足球。无论媒体、网络、舆论如何揭黑、爆料,除了满足部分人的好奇心,增添茶余饭后的谈资外,并没有在根本上解决中国足球水平的日趋下滑。亚洲四强成绩不佳,原因各不相同,但有一点是共同的,即针对巴西世界杯的备战出现了严重问题。

战前准备不如四年前

南非世界杯时,韩国队主帅许丁茂,已是第三次执教太极虎;冈田武史同样是旧人进宫,继1998年后第二次率队征战世界杯。两人都有过失败的教训,也不乏成功的经验。因此,在备战南非世界杯期间,韩国、日本的准备工作尤为细致。针对南非当地高原的准备,明显强于其他欧美国家,确保了球队实战中的体能状况。

2010年1月,韩国队专门赴南非集训两周,提前适应场地、气候。期间,球员普遍反映无法适应高原。回国后,许丁茂向韩国足协提出要求,示意解决高原所带来的负面影响。韩国足协为此出资约15万美元,专门从荷兰引进一套低氧设备,并在坡州基地建立了一个“低氧室”。

获得世界杯出线权后,日本队专门派人赴南非考察,也曾到南非进行热身赛,亲身感受高原反应。为了应对高原,冈田武史聘请三重大教育学部的杉田正明教授,作为“高原应对专家小组”的负责人。专家小组中,还包括四名日本国立体育科学学院的研究员(专门负责高原低氧应对研究项目)。从备战开始,专家小组一直跟随球队,直至16强战出局。此外,日本足协还斥巨资240万日元,从国外进口30个氧气面罩,提高队员们低氧条件下的体能状况。事实上,日本队南非世界杯首战1比0击败喀麦隆,最先感谢的不是冈田拟定的合理战术,而是赛前的一套高原训练计划终于见效。

南非世界杯开打前,共有9支球队在奥地利的高海拔地区设立了训练营。相比之下,只有韩国、日本在应对高原作战方面,准备得最为充分,澳大利亚、朝鲜队赛前都未设有这样的环节。于是,韩国、日本取得佳绩也是必然。但四年后,无论韩国、日本,还是伊朗、澳大利亚,大赛前的准备工作无法和2010年相比。

韩日选错了集训地点

此番征战巴西世界杯,韩日两队主帅洪明甫、扎切罗尼,均未有过带队征战世界杯的经验,记者在采访期间,两国足坛人士都提到了一点,即备战末期的集训地安排存在问题,导致队员的体能受到很大影响。

从6月1日开始,日本队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Clearwater设立训练营。当地气温最高为29摄氏度、最低为23摄氏度,湿度在60%至80%期间。不过,由于存在不小的风,感觉还是很凉爽。随队的日本官员向记者透露,像香川真司等人在美国期间的状态很出色,但到了巴西后,完全像变了一个人,表现很不理想,直接影响了整支日本队的发挥。抵达巴西后,日本队将基地设立在圣保罗市附近的伊图(Itu),气温在20度左右。不过,日本队的三个比赛地全部在巴西偏北布,分别为累西腓、纳塔尔以及库亚巴。比赛当天的气温,均超过30摄氏度、湿度达到80%,且是无风状态。在这种气候条件下,日本队成为本届世界杯体能状态最差的亚洲队伍。但在4年前,日本队的体能甚至强于韩国队。

此外,日本队的另一核心本田圭佑因为染上了一种“巴塞多氏病”(俗称“突眼性甲状腺肿”),5月中旬从意大利返回日本后,便接受了手术治疗。为了能够征战巴西世界杯,本田圭佑经过手术后马上投入训练,且在尚未完全康复的情况下出战。为了日本队取得佳绩,日本足协要求本国记者配合,自始至终未向日本公众透露本田手术一事,这或许也是本田圭佑发挥欠佳的原因。两大核心表现失常,令日本队失去了前进的目标,整支队伍未能表现出与赛前期望值相符的水准。

来到巴西前,韩国队也选择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集训。提前适应巴西的天气情况。5月下旬的迈阿密,最高气温在32摄氏度、最低为27摄氏度,湿度则区于40%到80%之间,处于不稳定状态。抵达巴西后,韩国队将大本营设在了伊瓜苏。6月份的伊瓜苏,平均气温为22至24摄氏度。但在韩国队首场比赛前,当地气温只有16、7度,再加上刮风,实际体感温度更低。可是,韩国队第一场比赛所在地库亚巴气温高、湿度更高,比赛当天达到了31摄氏度、湿度超过了70%。第二场对阵阿尔及利亚队时,又是在温度最低的阿雷格里港,日落后只有10摄氏度,酒店房间也非常阴冷,晚上睡觉更需要厚被子。只有最后一轮在圣保罗的比赛,天气情况还算不错,气温为24摄氏度、湿度为46%。如此冷热无常,必对球员的体能状况产生影响。尤其是首轮对阵俄罗斯队,韩国球员体能情况很糟糕。

无独有偶,英格兰队也把前往巴西前的最后集训地点,选择在美国的迈阿密,结果也是小组赛出局。

伊朗“奇葩”可与中国一拼

至于伊朗队的备战,就更加奇葩了,外人恐怕很难想象。因为伊朗足协没有资金,伊朗队不得不改变备战世界杯的计划。或许,中国足协对此深有感触。自去年6月拿到世界杯入场券后,主教练奎罗斯便拟定了详细的备战计划,利用国际足联比赛日安排热身。但到了9月份,伊朗足协明确告诉奎罗斯,因为没有钱,热身赛踢不了了。此后,伊朗队的热身赛对手,几乎都来自葡语系国家,如安哥拉、几内亚、莫桑比克队等。这些对手,都是奎罗斯利用私人关系联系到的,这与伊朗受到国际社会的制裁不无关系。因此,伊朗队世界杯前的备战、热身,也就没有针对性可言。

为准备巴西世界杯,伊朗本国联赛自去年7月便开踢,目的就是希望国内联赛早些结束,以便留出足够的时间备战世界杯。4月15日,即伊朗联赛结束后第三天,奎罗斯率球队前往南非展开为期两周的集训。但是,只有11名球员随行出征。像埃斯特格拉尔队、塞帕罕队明确表示:不放球员去国家队报到。另两家俱乐部弗拉德队、拖拉机队则以亚冠为由,拒放球员赴伊朗国家队。

更令奎罗斯哭笑不得的是,根据计划,他将在5月12日(距离世界杯开幕只有一个月)率伊朗队前往奥地利展开冲刺备战,但随队前往的球员只有12人!国内俱乐部拒不放人,伊朗足协也无可奈何(卡马乔与奎罗斯在此方面或有共同语言)。当伊朗队抵达奥地利后,装备又出现了问题。据奎罗斯透露,在奥地利集训期间,伊朗队员早晚只有一件外套。他甚至开玩笑称,“一个穿44码鞋的人穿上34码的鞋,他能够走5米远吗?”伊朗球员的表达更直接:“他们给我们提供了大号码的长袜子。但穿了两天后,洗完准备再穿时,发现袜子已经缩水变小了。”

在很多人看来,这些因素根本不能成为影响表现的理由,甚至认为只是一种借口,但像马德里竞技队今年闯入欧冠决赛,队伍已经用上了美国最先进的谷歌眼镜,帮助球队在实战中随时进行技战术方面的调整。足球发展至今天,早就过了“小米加步枪”的时代,而且越来越依靠高科技。任何一个细小的环节,都有可能影响整支队伍的发挥。

输给波黑后,难怪奎罗斯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我曾经在欧洲执教过,也在非洲执教过,如今又在亚洲干了三年。应该说,对于世界足坛的情况,我算是比较有发言权的。很遗憾,足球世界的资金,60%来自亚洲。但亚洲本身的硬件、软件,却是世界上最差的!而且,亚洲队伍近年来最致命的问题,就是不断在犯同样的错误。如果还是如此,亚洲足球永远无法和欧洲、南美处于同一水平线!”

奎罗斯此言甚不中听,但道出了亚洲球队成绩不理想的一个重要原因、甚至是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放置整个亚洲,除去韩国、日本,各国足协用于发展足球运动的资金,究竟有多少?尤其是用于硬件、软件建设方面的资金。可以联想到中国足球,包括蔡振华这一级别的官员,已经不断地在公开场合表示:中国足球发展缺资金。但世界杯前,记者在中国国字号队伍集训时,就曾亲眼目睹过“伊朗式奇葩现象”的出现。倘若如此,中国足球凭什么冲击世界杯?

技术流解析亚洲四强短板

抛开备战本身,在亚洲四强的12场世界杯比赛中,所暴露的问题很明显。正如澳大利亚主帅波斯特科格卢所说,“我们并没有取得想要的结果。到这里来,本来想尝试着形成一种冲击,但这种情况未能发生。可是,有一个目标已经完成,就是通过和世界上最好的队伍比赛,我们丈量了自己。也知道我们该做什么了,并确切地知道究竟处于何种位置。”

体能优势越来越小

南非世界杯,韩日双双晋级16强,体能方面优势明显。譬如日本队的三场小组赛,场均跑动比喀麦隆队多出8000多米、比丹麦队多出7000多米,几乎比对手多跑出一个人;韩国队场均比对手多出6000米左右。像日本队的长友佑都,南非世界杯的场均跑动,甚至跻身前五位。过去一段时间,亚洲足球对抗的重要基础,就是体能。

最近五年,欧洲俱乐部日趋重视体能。例如,2013-14赛季的欧冠联赛,32强的场均跑动距离达到113437米,较2012-13赛季提高了649米。较2009-10赛季提高了3631米。单就球员个体而言,2012-13、2013-14赛季的单场跑动最多者,甚至已经突破了14500米!2012-13赛季的欧冠决赛,交战双方拜仁慕尼黑、多特蒙德各有5名球员,单场比赛的冲刺次数(指速度为每秒8米以上)超过了100次,罗本更是达到了125次!本届世界杯小组赛战罢,韩国队主帅洪明甫指出,世界足坛越来越强调身体,与亚洲足球完全不同。与此同时,扎切罗尼也在感慨,日本球员的体能拖了后腿。由此可见,亚洲足球过去赖以成功的体能优势,通过本届世界杯已越来越小。请看表5和表6。

控球时间越长、跑动的距离相对较少,即以球代跑。技术不占优势的队伍,唯有多跑以及合理的战术,才有机会赢球。本报上期小结已提到:亚洲四强的传接球能力,较之四年前提升明显。通过表5,四强的体能较2010年时也有进步。例如澳大利亚队,本届世界杯的场均跑动较4年前增加了5541米,甚至已成为最能跑的亚洲队伍,比韩国队每场多跑7000多米。若论单场比赛,澳大利亚队堪称本届世界杯“最能跑的队”。对阵荷兰时的120554米,在“全队跑动距离排行榜”上排名第一;对阵西班牙时的117868米位列第二!韩国队较4年前每场多跑了4000多米,由2010年世界杯时的106950米提高至111002米。相比之下,唯独日本队的体能状况下降明显。

不过,当澳大利亚小组末轮的跑动距离达到117868米时,西班牙队也有114164米。同样,对阵荷兰队时跑动距离达到120554米,荷兰队的跑动也有115075米。相比南非世界杯,亚洲球队可以在单场比赛比对手多跑出7、8000米的现象,已不可能出现。而且,像美国、智利、俄罗斯等队,比赛中的全队跑动距离亦可超过114000米。

表6显示,亚洲球员有球跑动的距离、比率在相对提升,但无球跑动的距离也在减少。无球跑动方面,亚洲球员的下降幅度要远超过有球跑动的上升比率。跑,不是比赛的全部,却是各项技术、战术的基本保障。体能的下降,势必意味着技术走形、战术失效。无球跑动,其实涉及到球队的战术体现。当欧美各队越发重视体能时,亚洲的优势便越来越小,毕竟在技术、传球能力方面,与欧美非仍存在差距。

对抗差,欠缺侵略性

除去“能跑”外,韩国队能在2002年世界杯挺进4强,另有一个原因不能忽视。根据2002年世界杯的技术统计,韩国队7场比赛的平均铲球次数,排在32强中的第四!到了本届世界杯,阿尔及利亚之所以能够力压韩国出线,3场比赛的累计铲球达到69次,在32强中排名第二!此外,紧随阿尔及利亚之后的乌拉圭、希腊、尼日利亚、美国、哥伦比亚等队,同样小组出线。尽管不能说铲球次数多,就可以一定出线,毕竟像阿根廷、法国、比利时队等出线队伍则名列倒数。

相比4年前,亚洲四强自身有很大提高(详见表8)。例如,日本、澳大利亚在南非世界杯排名倒数第一、二,今年夏天已有大幅度提升。擅长身体对抗的伊朗队,铲球次数高达72次。排名32强之首。但是,该队的效率偏低,只成功了18次,在成功率方面位列倒数第四。

铲球成功率方面,德国队的总铲球次数只有49次,但成功次数高达45次,是32强之中成功率最高的。值得注意的是,巴西队小组赛三战的铲球只有60次,但对阵智利的一场1/8决赛,便有45次铲球。尽管淘汰智利队具有运气成分,可谁敢说,斯科拉里强调的铲球破坏,不是一种成功的策略?

铲球包括抢断,不仅是破坏对方进攻的一种手段,也是一种气势、一种硬朗作风的体现。身体方面,亚洲球员相比欧美先天不足。若在实战中不会合理利用各种有效的技术手段,恐怕更难对抗。现代足球的发展越来越强调“aggressive(侵略性)”,韩国、日本与中国传统文化中有很多相似之处,无论是为人、处事,强调“谦让”礼仪,这与“aggressive(侵略性)”的本质格格不入。但是,既然韩国队可以在2002年世界杯做得不错,说明亚洲球员完全可以做到、做好,需要从训练中着手,假以时日去改变。

丢定位球法宝

除去体能外,韩国、日本能在4年前闯进16强的另一关键因素,便是定位球。亚洲四强在南非世界杯所攻入的14球,有7球是通过定位球得分,得分率达到了50%(详见表7)。

16年前的法国世界杯,定位球得分率达到史无前例的36%。此后,这一数字逐年下降。无论欧冠、欧洲杯还是世界杯,定位球得分率一般在25%左右,由十几年前的1/3变成了如今的1/4左右。在如此背景下,当韩日以定位球为突破口,自然有助于取得不错的成绩。

但在去年的联合会杯,定位球得分率第一次达到了30%,国际足联的技术报告指出:“这是一种值得注意的非正常现象。”本届世界杯的48场小组赛,定位球破门达到了40个,占136个总进球的29.41%。这一比率与去年的联合会杯很相似。显然,在巴西特有的天气情况下,这是一种相应的对策。

除去本田圭佑利用界外球攻破科特迪瓦球门外,亚洲球队本届世界杯的角球、任意球的得分均为零。相比之下,阿尔及利亚队的6个小组赛进球,有3个就是通过定位球得分。这一现象,很值得亚洲球队认真总结。

效率低下根在联赛

本报上期小结曾提到,亚洲足球正处转型期,由传统的防守反击转为进攻足球,但实际效果并不理想。韩国、澳大利亚各进3球、日本队只进2球、伊朗队则有1球。

进攻效率低下不仅体现在进球数。例如日本队,本届世界杯三场小组赛,总共完成46次射门,排名第9,射正门框范围内达到28次,射正率超过60%。但这些射正门框范围内的射门,绝大多数是在禁区外。统计数据显示:禁区外射正门框范围内的次数,日本队以21次排名第一!但这个第一毫无意义,说明日本队的进攻根本无法有效渗透到对方禁区内。本届世界杯小组赛共进136球,但禁区外完成得分的只有5粒,所占比率极低。

亚洲四强方面,日本队禁区内射正门框范围的次数有7次,排名倒数第六;伊朗队排名更差,只有6次,列倒数第三。澳大利亚、韩国也是排名下半区(倒数第一是小组赛出局的意大利队)。相比之下,位列前两位的是进球偏多的法国、荷兰队。

澳大利亚主帅波斯特科格卢提出了四个亟需解决的问题。第一项便是更有效的进攻。很多时候,除去套路的训练、组织,进攻的提高还需要天赋,尤其是作为锋线杀手的天赋。因此,他还单独提到:需要杀手的直觉。

从更深层的角度分析,亚洲各国联赛充斥大量外援。最近十年的J联赛最佳射手,9次被外援包揽。韩国K联赛金靴亦有7次为外援。西亚联赛射手榜前列,几乎也是外籍球员当道。至于中超,不仅是最佳射手,甚至每年排名射手榜前10的队员,又有多少来自本土?

效率低下的问题,不仅体现在进攻,包括防守、传球、抢断后的转换等等,都存在着效率不高。在这方面,亚洲足球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只有在效率方面得到提高、解决,才能缩短与欧美的差距。

亚洲缺乏突出个体

现代足球对于整体的要求越来越高,同时也在寻求更为突出者,用于打破整体的平衡。这也是所盛行的“star player”和“team player”之间的辩证关系。过去数年,流行一种说法,即为了整体的需要,11名球员需要为整个球队服务,即“team player”。在这方面,日本球员算是典型代表。

但是,当比赛进入僵局时,需要一方有人站出来打破平衡,这个人就是“star player”。例如,本届世界杯的哥伦比亚、智利、墨西哥等队,在比赛陷入胶着时,出现了冒尖球员挺身而出的现象。比如,哈梅斯·罗德里格斯、桑切斯等等。

亚洲诸强恰恰缺少这样的球员。前文提到过,日本队禁区外射门多、且射正率很高。但为何进攻渗透不到对方的禁区?缺乏的便是个人能力突出者!本届世界杯有一项技术统计,即“个人带球突破进入对方禁区次数”。伊朗队只有2次,列倒数第一;韩国队5次,排名倒数第四;日本队是6次,澳大利亚队是7次。排在前列的,则是科特迪瓦、尼日利亚、德国、荷兰、西班牙、阿根廷等非欧美球队,统计数据足以说明问题的严重性。

0比1输给阿根廷后,伊朗队主帅奎罗斯曾感慨道,“Geniuses beat workers!”寓意一个天才梅西,击败了伊朗队的11名足球工作者。在场的11名球员,都只是“worker(足球工作者)”,没有“geniuse(天才)”。反思这个现象,恐怕又要追溯到最基础、最原始的话题—青训。只有自从小的精英球员培养体系中注重这个问题,才可能培养出一批能与欧美对抗的优秀球员。

后记

围绕着亚洲球队本届世界杯的表现,还可以整理出更多的数据、内容,所涉及的范围可以更广泛。但无论如何,相信亚洲足球不会因为今夏的成绩不佳而停滞不前。相反,各国专业足球人士都会通过本届世界杯,拿出更为有效的解决方法,提高本国足球水平。或许,半年后的2015年亚洲杯,亚洲足球会出现诸多全新的景象。至于中国足球,我们或许可以做的,只能是等待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