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腾讯体育对话作家苏童:梅西是个"很懒"的球星

作家苏童谈萨尔瓦多有妖气截图

作家苏童谈萨尔瓦多有妖气

6'42''

771

腾讯视频

腾讯体育发自里约热内卢(特派记者 王潇潇)

世人都知道写过《妻妾成群》《米》《我的帝王生涯》等作品的苏童是作家,却很少有人知道他是个地道的球迷。据说他之前的状态是稿子可以不写,球赛不可不看;壶水烧开了,壶底可以烧穿,比赛必须看完。苏童之前也踢过球,30岁到40岁那十年是他看球最狂热的时代,英超、意甲、德甲三大联赛是逢球必看。往往是从周五开始,一直到星期一三天一场不落。

四十岁以后,他对足球依然有热情,但是已经是不看联赛了,只看欧洲杯世界杯等重要赛事。五十岁的他,这次做为腾讯的特邀嘉宾来巴西看球,考虑的也是“在国内看球时差问题实在太痛苦。”长期的写作生涯,让苏童的生物钟固定在凌晨两点到三点间睡觉,“所以在欧洲打比赛我很开心,那边晚上七点开球,我这边凌晨一点,稍微熬一下都可以看完。最怕的就是每周12小时的时差,完全颠倒是我最怕的。爬起来看整个身体都垮了,毁了常年养成的生物钟。”不过他说在作家届里能跟他媲美的还有余华,“余华在球上的付出比我还多,而且他记忆力好,什么资料历史都熟,都记得住。”

从6月9日踏上南美这片土地后,苏童已经区现场看了七场球了,去了圣保罗、里约热内卢、玛瑙斯、萨尔瓦多、阿雷格里港、伊瓜苏等六个城市。做了几十年球迷,第一次来世界杯现场看球还是很震撼的。“特别是揭幕战那场,很好看。然后是荷兰5:1干掉西班牙,虽然荷兰也是一支强队,但所有的人都感觉是西班牙一球赢荷兰的,没想到结果是这样的。那场比赛开启了马赛效应,欧洲强队要在巴西走得远就变得非常非常难,简直是‘失足’……西班牙滚蛋了,意大利走了,当然英格兰成绩一直没有好过。”

他原本是巴西的死忠,但反而因为这一届巴西做东道主,他的天平倾斜了。“可能因为这一届球员都是新人,我不太熟悉。跟女孩子看球追帅哥不同,我们只追很牛的球员,他在哪我就是哪队的粉丝。比如我一直喜欢大罗、马拉多纳、齐达内,所以以前是他们国家队的粉,现在最喜欢的是梅西,希望他能拿一个冠军。”

来巴西前,他的家里人包括女儿都反对,担心这边的治安问题。“所以我就说巴西已经被妖魔化了,大家都认为这里有人拿着枪就在街上走,这怎么可能呢?犯罪率高不代表就这么危险,巴西的犯罪主要是两个原因,一是未成年人犯罪,另一个是因为这个国家没有死刑,社会公众却没有做好这个准备——因为这个国家其实还没到取消死刑的道德文明水准。”

来后他每天报平安给妻子女儿,一路看到好玩有趣的东西也不忘买给家人。不过他还是没告诉家里人自己一人搭乘地铁去了卡帕卡巴纳沙滩,还去了里约的贫民窟。“其实就很像国内大城市的城中村,都是外乡人想在里约落脚讨生活,怎么可能买得起或租得起房子?那只好钻法律的空子,因为山上的土地既不是私有也不是公有,那政府也拿他们没办法。”

“看完小组赛我发现梅西这个球星很懒”

记者:所以这次在巴西六个城市转了一圈后感受如何?

苏童:基本的感受和想象得差不多的。萨尔瓦多很好,但是我们去那时赶上巴西最有名的乐队在老城有演出,所以一个城市的人全部出动往那个区域拥挤,你可以想见多无聊啊,人挤人赶庙会一样。萨尔瓦多有殖民地特有历史建筑,古朴、破败,很有老欧洲的痕迹。不像玛瑙斯那座城市,特别像我们内地没意思的小镇,全是水泥、烂房子。

记者:我们想的是热带雨林。

苏童:玛瑙斯不是这个概念,它是一个城市,玛瑙斯到热带雨林你还得坐船两个多小时,玛瑙斯是一个小城市,没有意思的。

记者:据说萨尔瓦多有很多跟里斯本一样的建筑,因为不像欧洲那样经历二战,得以保存下来。

苏童:我在广场看到一栋房子,外面贴的全是那种葡萄牙、西班牙一带喜欢的白蓝色,被人撬走了很多,但还是保存了二三百年前的味道。

记者:不想去巴西利亚看看吗?一座凭空造出的未来之城。

苏童:巴西利亚我听好几个朋友说过,说那个地方很干净,治安也很好,但是城市没有什么可看的。平壤也是凭空造出来的,我对那样的城市没有什么欲望,里约我确实喜欢,《上帝之城》、《中央车站》都是好电影。

记者:巴西的电影经常是讲阶级贫富悬殊的,你去贫民窟有这种感觉吗?

苏童:我去的是一个非常祥和友好的贫民窟,我们可能把巴西整个社区生活妖魔化了,过度渲染了那一面。前不久看过一个西方电视采访,镜头对着一个女的正接受采访说巴西治安让她担心呢,背后来一个小孩,直接对着镜头把她的包抢走了,看了很是震惊。

记者:所以你不敢和家人说你自己一个人出去?

苏童:不敢,说了他们一定要担心。我来了以后每天报平安给女儿、给老婆,在她们脑海里巴西、里约这两个词,不是跟沙滩、基督山、上帝联系在一起的,而是跟犯罪联系在一起的。这次世界杯是一个契机,我也希望世界杯期间这种事情尽量越少越好,因为对巴西不公平。

我一直觉得“贫民窟”这个词跟香港人说我们大陆人是“蝗虫”一个概念,带有歧视性。所谓的贫民其实就是,大片乡村地带的人想在里约讨生活,没有房子怎么办呢?有法律的空子,在山上他们土地的政策是允许的,不像我们国家,所有的山水都归国家。我在玛瑙斯看到水边盖了很多房子,那是亚马逊河旁边那么美的景色,怎么会有贫民窟呢?后来导游一解释我听明白了,因为在巴西土地权是非常复杂的,盖在河边河水会涨会落,当它涨的时候盖的房子有一半是在水里的,所以那个地方不是政府的。水面是政府的,马路也是政府的,但路与河面忽涨忽落的地方不是政府的,所以穷人有权在那里盖。你看里约山坡上的贫民窟也都是这个原因,那些土地既不归政府,也不是私人的。

记者:说是那里偷水偷电也很严重。

苏童:在巴西有一个好处,他几乎不向贫民开罚单。当地朋友说以前也不是这样的,现在这个女总统和以前乌拉都是比较亲贫民的左派,对贫民很好,所以在巴西做穷人的感受也不一样。朋友说他小时候和一帮贫民窟孩子坐在街上都会被警察打,现在这两届总统在任时是巴西贫民幸福的时光,至少不会每天接到各式各样的罚单。

记者:那你看好巴西这届夺冠吗?都看好哪些队伍?

苏童:我来以前对巴西有不好的预感,但它跟智利那场真是让我觉得上帝之神是属于巴西人民的,而不是属于智利的。这届整体下来强队不强,但还是有硕果仅存的,德国感觉让人真的放心,不是特别看好法国。喜欢阿根廷是因为梅西,其他人表现太一般了。球王真是不一样,你看内马尔小组赛表现多好,跟智利比赛整个掉链子完全梦游啊,但是梅西在梦游的同时,还会不时来一脚,那天的任意球石破天惊,真是太牛了!之前对伊朗1比0补时贡献一个球,我估计C罗都服了,心想我不如梅西,不愧是世界第一身价,和第二身价不是一般的差距。内马尔也是,虽然小组赛内马尔比梅西表现好,但巨星是要稳定的,梅西小组赛表现不好,但他是球王,仍然给球队作了这么大贡献,其他阿根廷球员没有什么有亮点的。

记者:看现场什么感觉?

苏童:看现场有好处有坏处,坏处很明显——因为你看不清楚,有时你甚至看不清球员的脸,号码都是隐隐约约的,只能看球员奔跑的姿势,比如C罗有的特点,梅西身材有特点,如果有的身体比较相似就完全判断不出来。好处在于,因为你看电视的时候,电视镜头的捕捉范围就这么大,无球队员的状态你是看不见的。看完小组赛我发现梅西这个球星很懒,在无球状态下他基本是静止的,或者散步的,因为他有经验,他认为这个球到不了我这儿那就走路好了。C罗一直颠颠的,他一直在紧张,在启动自己,他是很积极的……这些是你在看现场的时候可以发现的微妙差别,因为你比较喜欢盯着大球星在场上的一举一动。内马尔处于梅西的懒惰和C罗的积极之间,因为他们都是前锋,没有防守任务,不进攻的时候就在前面溜达。梅西很悠闲,经常像司令将军一样在观察。所以说看现场可以看到很多好玩的。

记者:你之前说在家看球总是一个人,现场也是吗?

苏童:我跟腾讯记者一起看的。

记者:就是每到一个城市跟不同人在一起。

苏童:对。

记者:听说你准备提前回去,不呆到决赛了?

苏童:我想家了,一个月哪待得住啊,家里还有好多事。

记者:不等莫言、麦加老师过来吗?

苏童:他们都是半决赛时才过来,我哪等得着,还有10几天呢。

记者:怎么着也让你们碰个面啊。

苏童:至于跑到巴西碰面啊。(笑)我们是准备接管里约黑帮,还是贫民窟呢?

记者:你去看球被球迷认出来过吗?

苏童:中国做媒体的知道我,有一次过来俩中国人,不知道哪赶来的,就是要求拍合照而已。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