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探访足球解说培训学校 揭秘Goooooal如何炼成

成都商报记者 李晶 姜山 摄影记者 鲍泰良

发自巴西里约热内卢

“escola de radio”如何训练学生

1、了解战术:会请专业教练来给学生讲足球战术课

2、训练语速:让学生不停地念报纸上的文章

3、实战经验:让学生到球场或电台体验解说工作

狂吼“Gooooooal”的秘诀

1、增强肺活量:运动+练声

2、生活习惯:解说前一天,不能喝冷饮、咖啡,切忌烟酒

3、全身心地将感情投入进去

网络上曾经流传一个经典段子:罗纳尔多带球连过对方数人后破门,正在直播的欧美解说员表现出了完全不同的反应,巴西解说员嚎叫着吼出发出长达一分半钟的“Gooooooal”,上百分贝的音量足以震碎演播间的玻璃;法国解说员开始喋喋不休地介绍罗纳尔多的新女朋友,从相识到初吻,从性情到三围;而英国解说员则冷静地报出了一连串的统计数字……这虽然只是一个段子,但也准确地概括了各国解说员的鲜明特点。

在巴西,足球解说员是相当高大上的职业,这一行的佼佼者拿着数百万雷亚尔的年薪,拥有极高的社会地位。而对于巴西的足球解说员来说,进球时能气贯长虹地吼出长达数十秒的“Gooooooal”是情绪的宣泄,是艺术的境界,代表着这一行的最高成就。在一场场比赛中那震撼球迷耳膜和内心的“Gooooooal”嘶吼离不开日常苦练,鲜为人知的是,巴西还有专门的足球解说培训学校,日前成都商报特派记者就走进了里约热内卢惟一一家这样的学校,揭开炼成“Gooooooal”的谜底。

门面小

里约惟一的播音学校,有20年历史

门面犹如成都的书法、音乐兴趣班

“escola de radio”这个葡语词组,不管是照字面直译,还是采用词义引申、成分转换的译法,它的意思都只有一个———播音学校。这是一个朴素得近乎自白的校名。在中国,提到播音学校就会想到前身为北京广播学院的中国传媒大学,但让人大跌眼镜的是,“escola de radio”竟坐落在里约Catete区一条狭小街道中,准确地说,是开设在这条街道一栋居民楼的一层。一个小小的院落,两米左右的玻璃门上悬挂着简单的招牌,上面写着“escola de radio”这个校名和“电台、电视台、网络上的播音职业课程”的字样,简单明了地介绍了培训范围和就业方向。

这样一所学校,无论从门面还是规格,都像极了成都随处可见的那些书法、音乐兴趣班。“别看这里地方不大,但我们学校已经有20年的历史了,这也是里约惟一一所播音专业的学校,巴西很多其他城市的人如果想干足球解说员这一行,都会选择到我们这里来学习。”前来开门的学校工作人员安德雷丝看到我们审视和怀疑的目光时,是这样解释的。不过在走进学校内部后,确实有“麻雀虽小,五脏六腑俱全”之感,这间占地面积大约在300平方米的播音学校拥有三间教室,以及独立的录音棚和播音间,里面的设备看上去很是专业。而门厅上方则摆放着各个年代的收音机,几面墙上贴着世界播音编年史,以及巴西众多知名解说员与校方人士的合影。

安德雷丝告诉成都商报记者,20年来,从这所学校走出了很多足球解说员,她嘴里自豪地说出了一大堆名字,但对于我们这种对巴西足球解说界认识基本为零的人来说,犹如对牛弹琴。当安德雷丝发觉我们一片茫然后,要过了记者手中的采访本,写下了两个名字:小蒂诺、费尔南多·根蒂尔,“这两位是我们学校培养出的最有名的足球解说员,小蒂诺在BEAT98电台工作,而费尔南达·根蒂尔现在是环球体育台的著名女主持人,不知道你们是否在世界杯上看到过她?就是黄头发那个!”

学费低

每周一节课,最快三四个月就毕业

两月学费约人民币1884元零门槛入学

我们此行的目的是想了解一位充满了巴西风情的足球解说员是如何养成的,安德雷丝因此将我们交给了学校足球解说班的老师雨果·拉戈,这位仁兄目前在环球电台担任足球DJ,也是从“escola de radio”毕业的。“我们这所学校实际上是私人创办的,并不属于政府所有,但在巴西很有名,很多外地学生要么通过别人介绍,要么通过网络搜索后前来报名入学。”拉戈向我们介绍了“escola de radio”的基本情况,他自己在三年前就是怀揣成为像阿鲁约、布埃诺、卡福瑞这样的巴西著名足球解说员的梦想到“escola de radio”入学的,“你知道的,巴西人踢球踢得好,但很多人都无法成为职业球员。为了永远和足球在一起,就会走其他的路,比如我就选择了成为一名电台的足球DJ。”

“escola de radio”并不是一所全日制的脱产学校,事实上它的足球解说班只在每周二下午上一节课。所以与其说是学校,不如用“培训班”来形容会显得更为准确,拉戈说:“这样的方式容易招收到更多的学生,我们的学生有的已经在工作,有的还在待业,有的是大学生。他们每周来一次,学习足球解说的知识,看看自己是否适应这个行业。”在“escola de radio”,入学完全是零门槛,没有任何要求,只要你热爱足球解说这一职业,以及能够支付每两个月660雷亚尔(约合人民币1884元)的学费就行。在物价高得离谱的里约,这样的学费简直算得上低廉,这里随便打个车也要二三十雷亚尔。

一名学生在“escola de radio”入学,最快的三、四个月就可以毕业,堪称速成班。而有的天赋较差的学生就可能会学得更久一些,但如果一直达不到毕业标准,校方会出面劝说他放弃在这个行业闯荡的想法,拉戈说:“学生毕业后,学校会颁发毕业证书,你可以拿着它去找工作,巴西所有的电台和电视台都是认可这个证书的。”当然,“escola de radio”也会在学生毕业后出面向用人单位进行推荐,主要对象是电台,“环球电台、Tupi电台都和我们有很好的合作关系,我就是这样进入环球电台工作的,我们学校的推荐就业率是75%。”虽然现在已经进入网络时代,但电台在巴西还是颇有地位的,很多人依然习惯通过收音机来获取资讯或了解一场足球比赛的情况,所以这条出路对普通巴西人来说算是相当不错的。

难度高

要求学生语速够快

一分钟内至少说出120个单词才算合格

在巴西,一些知名的足球解说员拿着天价一般的年薪,拉戈说:“我听朋友说,环球体育台的头牌足球解说员布埃诺年收入可以达到500万雷亚尔(约合人民币近1400万)!除了年薪外,他还有广告费、赞助费。而且个别优秀的足球解说员在体育界,甚至是社会上都很有话语权。”但一位刚从“escola de radio”毕业的学生,即便专业成绩非常出色,没有多年的磨砺是不可能拿起话筒解说一场重要足球比赛的,他们更可能是先从底层的技术性、事务性工作干起,“巴西足球解说界很讲究论资排辈,我到环球电台两年多了,现在也只是主持每晚7点到8点的一档足球节目,暂时还没法去解说一场重要比赛。”拉戈说。即便是刚才提到的环球体育台有名的女主持人费尔南达·根蒂尔,目前也只是外景主持,要撼动白发苍苍的名嘴布埃诺的地位也还为时尚早。

所以在“escola de radio”的足球解说班课程中,更多是普及足球知识和打基础,“我们有时也会请一些专业教练来给学生们讲战术课,为他们积累足球专业知识。”除此之外,拉戈比较看重的是训练学生提高自己的语速。巴西足球解说员在解说一场比赛时往往就像是一挺机关枪,面对话筒不停地“开火”。当一名学生去应聘时,用人单位都会考察他的语速,拉戈说:“巴西人习惯这种语速极快的解说,如果你慢条斯理地讲解,离被抛弃就不远了。这样的语速下,一名解说员是不可能在90分钟内不停地说,所以一个电视台或电台,往往会在一场比赛中配备多名解说员。像我所在的环球电台,世界杯期间做直播时会配备三名解说员,大家轮着解说。”拉戈在“escola de radio”训练学生语速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方法,就是让他们不停地念报纸上的文章,或者静音播放一场比赛的录像,让学生模拟解说,按照他的标准,学生们必须在一分钟内快速说出至少120个单词才算合格。

已经解说过10届世界杯的巴西名嘴布埃诺曾认为解说员在进球后高喊“Gooooooal”相当于男高音的High C,但拉戈却表示,在初学者这个阶段很难达到什么境界,“我自己掐过表,最长一次也就喊了不到10秒。你没有太多机会负责比赛解说,就无法取得提高。”为此,拉戈有时候在上课时把学生们拉到某个业余比赛的球场,让他们充当现场解说,尽情地嘶吼。在课堂上课时,拉戈也会告诉学生们一些拖长“Gooooooal”尾音的办法,“增强肺活量是必须的,所以我建议学生们平时多进行一些跑步和游泳的锻炼,有时学校还会请一些声乐老师来教学生们练声,这也是一个好办法。另外我经常会给学生们强调,在有解说工作的前一天,切记不能喝冷饮、咖啡,烟酒更是大忌,尽量不要呆在有冷气的房子里,以避免感冒。”如果做不到会怎样?“那就等着喊‘Gooooooal’的时候出现破音吧,然后接受所有人的耻笑。”拉戈笑着说。在拉戈看来,能不能完美地秀出“Gooooooal”最关键的一点在于是否全身心地将感情投入进去,这就需要对参加比赛的球队有足够的感情,“如果是解说巴西队的比赛,也许我会很轻松地刷新自己的纪录,但如果是阿根廷队在比赛中进球了,我为什么要声嘶力竭地喊‘Gooooooal’呢?”

采访 侧记

60岁巴西老人的“足球解说梦”

这周“escola de radio”的足球解说班不在教室里授课,拉戈早就安排当天带学生们前往自己工作的环球电台参观,让他们可以体验电台的工作环境、节奏和内容。于是,我们跟随师生们一同前往环球电台。这一期足球解说班有11名学生,当天来了7位,其中一位头发灰白的老人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在一群身着T恤的年轻人中,穿着干净短袖衬衫,很是抢眼。拉戈告诉我们:“他是学生,今年60岁了!”这位60岁的老人叫路易斯·奥古斯托,以前是一位银行职员,5年前退休。今年1月份,奥古斯托在“escola de radio”报名,如今在足球解说班已经上了半年的课。

拉戈表示:“有人来足球解说班学习不是为了当解说员,我以前有个学生是位律师,他来学习的目的是希望让自己的口才变得更好,但路易斯不是这样,他是真的热爱这一行。”在环球电台参观时,奥古斯托表现得像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对电台的一切都好奇而雀跃,不断地请一些知名电台解说员签名,然后守在电台播音间的玻璃门外拍下解说员现场直播世界杯的画面。“我爱足球,更爱足球解说这项工作。”奥古斯托说,“在我年轻的时候,我就想足球解说员真的是世界上最好的工作。”虽然对足球解说员充满了艳羡之情,但成年后奥古斯托还是到了银行上班,奥古斯托的人生还是留下了一些遗憾。

退休后奥古斯托在家里百无聊赖,某一天他突发奇想,拉上一位懂得网络的朋友买了一套设备,然后在网上为自己社区举行的业余比赛进行解说,“有的球员家长、朋友没时间到现场看球助威,他们就会登录我们所建的网页收听比赛实况。有时一场比赛会同时有好几百人的在线听众,每次看到网页上的数字,我都会感到骄傲。”随着解说的比赛越来越多,奥古斯托逐渐感觉到自己专业知识上的不足,“我以前是个很害羞的人,连和陌生人说话都不太利索。所以解说比赛的水平有限,完全是业余的。”后来有朋友向奥古斯托介绍了“escola de radio”,他立刻去交钱报了名。如果要以成绩优异论的话,奥古斯托应该属于差生,60岁的高龄让奥古斯托学起来很吃力,“和年轻人没法比,所以我想还是慢慢来吧,一边学习,一边把学到的东西用在社区比赛解说上。”谈到解说下届世界杯,老人哈哈大笑:“那时我已经64岁了,但如果有人愿意聘请我,我一定会去。我不需要钱,只是为了圆自己年轻时的梦,所以不拿工资也愿意干!”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