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舌战】麦家:饮中八仙歌八强

[摘要]酒是文人的精神,无酒不成文;亦是勇士的魂魄,酒酣耳热际,杀敌无形中。世界杯犹如狄俄尼索斯狂欢的盛宴,浩然英雄气,充斥天地间。

酒是文人的精神,无酒不成文;亦是勇士的魂魄,酒酣耳热际,杀敌无形中。世界杯犹如狄俄尼索斯狂欢的盛宴,浩然英雄气,充斥天地间。

我们视觉的核心,于今渐渐倾注于大浪淘沙之后的白热:带着坚定的信仰,带着殉道者的危险,带着焦灼的气味,八强的形象如饮中八仙,翩然而至,定格于时间的刀锋,呼之欲出,欲罢不能。

【法国】

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

法国足球经行了后齐达内时代一盘散沙的岁月,终于迎来了铁腕治军的德尚,他亲手打开了挂满金质勋章和诗句的窗帘,迎接如水的月光倾泻而入。醉中的岁月是一艘飘行于云端的船,旷达豪放的胸怀则如大水浩渺,生态和生命于此做着至高至美的绽放。

贺知章谈笑八座,贤达皆倾;法国的进攻有着虎的节律,诸强并服。本泽马奔驰急若流星,瓦尔布埃纳传递举重若轻,而博格巴迷踪的步伐,醉八仙的姿态,飘然出尘世,松风好相见。

法德之战,我想分享你泛红的前额,那里有金龟换酒的快乐。

【比利时】

汝阳三斗始朝天,道逢麴车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

李琎备受叔父李隆基的宠爱,而欧盟则将心脏种在了布鲁塞尔。

醉中曙光和晚霞没有什么差异,尊贵者的尊贵超越了宽厚和冷静。嗜酒的后起之秀仿佛一夜之间全部披上了欧洲红魔的战衣,他们给了足球希望的旭日,富裕的前程,美轮美奂的宫殿。等待是摇篮曲,也是庄重的圆号。所以,审判时刻无论如何都并非目录的最后一个条目。如果天赋并不背弃脚踝,铭文、史籍和大理石碑的正面,当有哈扎尔、奥里吉、费莱尼甚或德布劳内的一席之地。

“且持蠡测海,况挹酒如渑”。不要以过去的高傲冒犯他们,他们才大如海。

【舌战】麦家:饮中八仙歌八强

球迷配合成比利时国旗

【阿根廷】

左相日兴费万钱,饮如长鲸吸百川,衔杯乐圣称避贤

有一种永恒的面庞,他们无法想到,谁也无法想到,只有酒精大致可以企及。

李适之酒量如海,长饮百川,穿过朦胧的恐惧,难免又是人间。衔杯避贤的天真可爱,并不令人感到新鲜,反倒写满了长达几个世纪的悔恨。如同十个人托举一个梅西,依赖是另一种无法焚化的胆怯。1986年马拉多纳神圣的成功留下了恒远的回味,但更多的失败已经失传。每一场盛宴都是一个需要解答的里程碑,而梅西孤独的鲸饮,不过是发黄的历史手记,不是策略。

阿根廷更进一步看起来并不十分艰难,十分艰难的是,道路不会永远宽阔,敌手不会永远鱼腩。梅西与十个人的角色应该互换,否则大力神杯在咫尺,也在天涯。

【哥伦比亚】

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

詹姆斯-罗德里格斯的横空出世,使世界杯变得灿烂。玉树临风的哥伦比亚少年,携酒仗剑傲同侪,即便不幸无法掌控未来的事态变迁,他依然已是亚马逊星空中最为闪亮的欢乐、富裕和美,并令法尔考手中的圣剑被所有人不可思议地遗忘。他的出现,改善了哥伦比亚长久以来酩酊大醉的记忆。他是阿瑞斯,也是苏格拉底。

倘若终于不幸失败,请记住,你的同情心是不轻的侮辱。

【德国】

苏晋长斋绣佛前,醉中往往爱逃禅

这不是德国,这是另一支西班牙。

巴伐利亚的啤酒醉倒了勒夫,他忘记了德国足球严苛的清规戒律,仓皇逃往熏香迷迭的加泰罗尼亚,潜心作画。我在想象中看见了那座宫殿,那里有粗具规模的大理石屋顶,精致的雕栏画栋,平整的草地,镶满红绿宝石的水池肆意玩弄着炫人眼目的光华,波斯地毯和中国瓷器信手杂陈,金色的壁画令空气也是金色……

哦,等等,设计师似乎忘记了还应有柱子,一声鸡鸣,华丽的墙身已在咯吱作响。

【巴西】

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

面目锦绣的诗人发出呐喊:李白就是半个盛唐。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李白的诗歌在眼前流淌而过,无论那是中文、英文、法文、西班牙文还是某种不具名的象形文字,我就可以推测到景观奇绝、体温分明的祖国。

我的朋友,再没有谁能够跟独一无二的李白相提并论,非要勉强,只能是那件接受了耶稣永恒祝福的黄衫。对此我们大可以鹦鹉学舌:绝世荣光的五星巴西,就是足球的半壁河山。今日,斯科拉里的哲学与斗酒百篇的传统之间需要一个智勇皆备的翻译,但图书馆深处窖藏的知识,是跨越了生死的通联。我们可以斥责除开内马尔和蒂亚戈·席尔瓦之外那恍如隔世的贫瘠,但你不能低估了战士的决心。天赋的零落并非勇气上的卑鄙小人。

水低成海,人低成王。最朴素的巴西队,姿态最低的东道主,六星光芒只是可以追随的流光如火,绝非什么星辰之外的奇迹。

【荷兰】

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

张旭的落拓不羁,恰似罗本头顶“如华盖高张的苍穹”(波德莱尔语),这令热爱漫天要价,令光阴如书。蘸墨狂书的头发如离弦之箭一去不复返,但“变动犹鬼神,不可端倪”的世界,依旧在小飞侠脚下神彩丰逸,光芒闪烁。他在郁金香花瓣上踏出的每一步,都是一段关于点和线的艺术。负重的絮语应该感激和赞美,橙色的九十分钟每个变幻的瞬息。

倘若你对荷兰憎恶,那他就是道德;倘若你对他宽容,那他就是寓言;倘若你爱他的华彩,那他就是黑白;倘若你八风不动心,那他能还你一个世界。

四年前心乱如麻的剧痛能否换来今日打开房门的钥匙?听,午夜三声钟响正清澈。

【哥斯达黎加】

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雄辩惊四筵

焦遂布衣傲公卿,哥斯达黎加则饮下了三个奇迹,毫无滞涩,痛快淋漓。

神秘、纯粹、超越……加勒比小国的足球美妙得令全世界都停顿了呼吸。意大利和英格兰两大老牌帝国主义的溃灭,是一个不朽的象征。有的人活着只是为了拖延死亡,更多的人活着是为了被遗忘,只有尖锐的不速之客,才能在必要的某个黄昏,贸然闯入魅影驳杂的花园,在亲手炮制的荒草废墟中留下足够丰富的音符和文学素材,塑造出另一个生命。倘若身体不能支撑,就用智慧压过对手;倘若丢失了航海书上的线条,就用梦中天空的繁星取而代之。世界不止是由秩序构成,必要时,魔术比古典精神更符合审美。

如果郁金香的浓郁无法跨越,那么,请退回来揣摩一些诗句。挂满勋章的海盗,早已不是形影相吊的孑然之身。

(注:作家麦家授权《大家》作为网络唯一刊登平台,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