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舌战】棋哥:赛诗会与世界杯解说

[摘要]中国足球解说最早记载的“诗歌”解说范儿,传承快60年了。中央电视台四大解说身上,贺炜为吟,刘建宏为唱,申方剑为喊,段暄为吼,各有各的风格。

【舌战】棋哥:赛诗会与世界杯解说

刘建宏:说得,唱得,踢得

撰文:棋哥

巴西世界杯,壮志饥餐西班牙火腿肉,笑谈渴饮意大利和路雪,待从头,收拾乌拉圭,朝天阙。听刘建宏、贺炜以诗言志,中外诗歌横空而出,让世界杯解说在嘶吼之中找回传统,再现赛诗会风格。

据体育新闻史记载,第六届世界杯外围赛,也是新中国足球队第一次参加的世界杯外围赛。1957年6月2日在北京先农坛体育场举行。中国足球队在朱德、周恩来、邓小平、贺龙、陈毅、聂荣臻等两万多现场观众的欢呼助威下,依靠张宏根、年维泗、孙福成、王陆的进球,以4:3战胜印度尼西亚足球队。

就在这场中国足球队3:1领先又被追成3:3的关键时刻,解说员张之以陆游诗歌预言“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话音未落,国脚王陆左脚冷射“一脚定江山”(张之解说词),让中国队4:3取得胜利,获得继续附加赛的资格。

这是中国足球解说最早记载的“诗歌”解说范儿,时间快60年了。

当年在北京育民小学和实验中学读书时,总想和同年级女生,也是“广播局七姐妹”的张茜搭讪。真的没其它想法,就是因为张茜她爹是广播电台的体育解说张之叔叔。因为我爹和我两代人,那时都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体育转播的忠实听众。

功夫不负有心人。1985年组织上派我去瑞典哥德堡转播第38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恰好与中央广播电台张之老师一路同行。半个多月,谈天说地,煮方便面,让孙正平、师旭平和我等晚辈真正看到了生活中“活儿细”的张志老师。您想想,1985年张之老师出国就自带电饭锅,那一口稀粥、方便面煮的“早晨起来打两碗,饱得自家君莫管”。

世界杯开赛后,围脖上总有球迷来辩论,质问为什么总夸刘建宏?这点我是绝不含糊。作为世界杯中央电视台前方的四大解说,资历最老的刘建宏在这个平台的位置找得最准确。他是真正明白这个平台不是可以随意吐槽意淫,随意展示个性的平台。

记得张之老师就说过,1958年他在解说八一男篮与北京男篮的比赛时,由于他与八一队关系比较熟悉,因此解说时有对八一队的倾向性。恰好在十三陵水库劳动的周总理听到了张之的解说,随后提出建议“广播员不要偏袒哪一方,而要客观公正”。直到今天,我都认为周总理对体育解说的要求精准到位。

而在本届世界杯解说的“赛诗会”方面,刘建宏老师为西班牙送出的叶芝那段《当你老了》让西班牙球迷心酸,但是在乌拉圭被淘汰出局的时刻,刘建宏那段杜牧的“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又让乌拉圭球迷振奋。这就是诗歌的力量!微信告诉刘建宏:这届世界杯之后,您可以参加朗诵会走穴了。

记得许多年前,看中国女足与朝鲜女足的比赛。电视解说一再批评裁判照顾中国队,错判朝鲜队。当时我还写了篇评论问“这个解说员哪儿毕业的?平壤广播学院的吧”。事后才知道,这位解说员就是贺炜。光阴荏苒,贺炜的解说虽然引用的诗歌名句不多,但已融入诗画的语言,淡妆浓抹总相宜。

著名的戏曲节目主持人白燕升老师在谈到戏曲时说过:“七分为吟,八分为唱,十分为喊,十二分吼”,我觉得戏曲的字正腔圆和足球激情澎湃是相通的。用在本届世界杯的中央电视台四大解说身上,贺炜为吟,刘建宏为唱,申方剑为喊,段暄为吼,各有各的风格。只是夜深人静看球时,我更喜欢刘建宏和贺炜的诗歌路子。

作为阿迷,现在就盼着阿根廷“驾长车、踏破巴西山缺”,夺冠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