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曼联员工至今恨C罗 因英葡战使诈致鲁尼染红

前些天去英格兰湖区小住几日,房东是典型的英格兰人,长着蝈蝈肚子和大头鼻子,热情里带着矜持。小院里插着英格兰旗子,让我心里有点嘀咕,因为随身带了一件苏格兰队服,不知穿上会不会引发“争端”。

推门进屋吓了一跳,整座房子像一个曼联博物馆,开门密码是曼联夺冠时间,WIFI是第二次夺冠时间,所有饰品都是曼联货,给我用的浴巾都打着曼联商标。楼上挂满了球衣,坎通纳、吉格斯、索尔斯克亚、贝克汉姆的签名球衣赫然在列。客厅放满了他捧着曼联金杯的照片,一间卧室全是跟着英格兰征战世界的球票。在所有纪念品里,房东最珍视的是2001年英格兰对德国友谊赛的球票,那场比赛英格兰5比1惊天大逆转,他当时在现场。他说那样的幸福一生只有一次。我住的那几天,房东每次走过那张球票,都要挥一下拳头,低吼一声“YES!”

女儿问他为啥有那么多曼联宝贝,房东这才说出答案:“很简单,我是曼联的职工。”

“额,我们是阿森纳球迷。”我故作轻松地表明身份。“为什么做阿森纳粉丝?”他果然皱着眉头开始发问。“我喜欢美丽足球。”“追求完美的进球确是阿森纳的传统,不过有时候他们真的该多射门。”女儿插话说她不喜欢每年都夺冠的球队。“那阿森纳真是个不错的选择。”挺厚道的房东,一说到俱乐部比我还刻薄。房东对没把我们掰成曼联粉儿表示遗憾,为了让他高兴,我提了一下被曼联灌八球那场比赛,“I was there!(当时我在场)”曼联房东放着红光应声回答。也许为了安慰我,他又补充说曼联粉丝和阿森纳粉丝从来没什么仇恨,不共戴天的是曼联和利物浦,阿森纳和热刺。

关于球迷这事,他的总结发言是:“你只要选择了一支球队,就像在脑门刻了看不见的文身,这辈子想改都难。”

对于英格兰小组赛打包回家的事我没好意思问,何必找不痛快呢,不如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比如一块看世界杯。德国被阿尔及利亚打得手忙脚乱,让房东眼珠子差点掉出来,“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德国队!”“诺伊尔疯了吗?他怎么跑到了中场!”鉴于英格兰对德国的差劲战绩,房东酸溜溜地称德国队永远站在运气那一边,除了1966年英格兰进德国那个神鬼莫测的门线球。

我以为他会喜欢C罗,没想到那是房东的心头刺,我每提起一次,他的脸都刷地一沉,用特别深沉的英式戏剧腔说:“我永远不会原谅他2006年在德国对英格兰做下的事,永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