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专访瓦尔比埃纳:雄心和拿破仑一样伟岸!

特约《队报》记者拉斐尔·雷蒙报道 当瓦尔比埃纳肩负起法国队组织进攻的重任时,不少人对此嗤之以鼻。但这个1.65米的小矮人却在世界杯上有着伟大的表现,成为德尚治下为国效力场次最多的球员。小组赛大破瑞士,瓦尔比埃纳助攻吉鲁打破僵局,自己又在反击中打入第三球。淘汰赛对阵尼日利亚,他的角球让恩耶亚马脱手,给了波巴破门的机会,终场前他的战术角球又让雅博自摆乌龙。

虽然法国队止步八强,但瓦尔比埃纳依然是球队表现最出色的球员之一。他通过训练知道如何利用矮小的身材在最高水平的赛场上立足。

瓦尔比埃纳尽管没能像拿破仑那样率领雄狮铁骑为法国攻城掠地,但同样身材不高的他却有着和拿破仑一样的壮志雄心和领导力。

加速是我踢球关键

Q:场上你经常遭到对手的侵犯,还记得第一次被犯规的时候么?

A:我的比赛风格容易遭到侵犯。最开始踢球时(6-8岁),就常被对手踢得满地打滚。记得10岁时在波尔多的一堂训练课上,我和马武巴一组。他踢球是为了赢,而我是为了好玩。在车上,我爸爸说:“足球不是娱乐。你看看马武巴,他是为了取胜的!”马武巴比我更早拥有了竞争精神,那时他已经理解了全部。

Q:你什么时候才明白的?

A:我在波尔多青训营三年,教练卢卡斯教会了我所有。年轻时我只想着脚下的球,不管对手是谁。现在我首先要做到的是动作正确,第二个想的是自我保护。最理想的状况是不断跑动,踢得简练。

Q:面对强壮的后卫你会胆怯么?

A:从来不会。我只想着怎么给他制造麻烦。小时候在第五级联赛朗贡-卡斯泰球队效力时,我会害怕上场比赛,有些焦虑。当十八九岁的我面对浑身肌肉的三十岁猛汉时,确实很困难。但在低级别联赛混迹这几年让我变得坚强。重心低的特点让我面对高大的对手时可以灵活变向,让他们出糗。

Q:考虑到身高,你的头球也不算差。

A:对手都比我高,争顶成功的几率也比我大。但我爸爸的话让我明白了“你不能因为抢不到头球就不起跳。”防守时,我会和对手一对一,干扰传球,进攻时一切皆有可能。与德国队的比赛我就打入过一球。像萨莫拉诺,他的个头也不高但对高球落点的判断非常准。

Q:你对于力量训练非常重视,这是必要的么?

A:小时候我又瘦又小,在波尔多时是米歇莱纳指导我力量训练的,这让我的身体变得强壮了一些。在马赛,我更多进行上身肌肉的训练。肌肉对我非常重要,如果不够强壮就容易受伤。不过力量训练不能过度,这会让身体变得笨重。加速可是我踢球的关键。

Q:你是怎么做到恰到好处的?

A:在马赛,体能师Manouvrier让我穿着10公斤的马甲进行10米、15米、20米的上坡加速。比赛时没有了负重马甲,我感觉更轻盈,短距离我的速度非常快,至于30-40米的加速,比赛中很少会遇到。

德尚改变比赛方式

Q:你是在什么时候意识到光有技术是不够的?

A:当德尚开始执教马赛时。那时候我出场机会很少,丢失了比赛节奏。当我出场时就感觉状态不好。

Q:在德尚的指导下,你的比赛方式得到了改善?

A:确实,他的到来改变了我的比赛方式,最终我赢得了他的信任。以前,我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和德尚共事让我知道了踢球最难的是踢得简洁。最初这对我来说很困难,我用了一段时间才达到了他的要求。我忘不了卢乔·冈萨雷斯,他就是我最完美的榜样。

Q:你变得更有团队感了?

A:最近三四年来,我的助攻越来越多,对比赛的操控也越来越好,丢球越来越少。以前我都是埋头踢球,给队友传球前总是拖泥带水,现在我的盘带越来越少,但更有效率。效率是最重要的。踢得花哨,取悦观众,我不感兴趣。

Q:作为传球手,你需要倚靠身边的队友吧。

A:当他们的呼应做得很棒时,在法国队就经常使这种情况,你就会变得很出色。当球队没有移动和跑位时,我就会遇到困难。对队友的了解很重要。比如在马赛,我知道在哪能找到A·阿尤,他在禁区内的位置我了然于胸,剩下的只需要我送出精准的传中。

Q:你在场上很喜欢换位,这是你发挥水平的必要方式么?

A:德尚给了我很多自由,当皮球在左路时,我可以内收到中路甚至是左路接应,他也不想我直接被对手缠死。

Q:你的进球经常会很精彩,但数量很少,这是为何?

A:当队友传中时,我喜欢杀入禁区抢点,但我通常是进攻的发起者,当形成威胁时,我有时会离门很远。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