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摘要]如果说在里约呆着太舒适人容易变懒有罪恶感,那在萨尔瓦多你会觉得人生就该如此。

特派记者王潇潇 发自萨尔瓦多

在萨尔瓦多第二天赶上7月2日当地独立纪念日(1823年正式宣布被解放,此前一直是巴西独立运动的基地),满大街都是男男女女黑色劳动人民扬眉吐气的标识性旗帜,大有翻身农奴把歌唱之感。当天在附近公园里还有游行和演出,夜幕来临时,公园挤满了卖小吃玩具的小推车,炸油饼、煮玉米、新鲜椰子、当地一种白薯糕点、硕大的烤肉串、棉花糖、原始到在地上支一只碳箱用纸板扇动的烤芝士。玩具则不外乎五颜六色的气球和吹泡泡,再加上公园里简陋的游戏设施,整个弥漫着90年代初期国内小城镇庙会的诡异感。

独立日自然是放假的,7月4号有巴西比赛,5号6号是双休日,于是3号出门发现餐馆又不开门时,才绝望地发现萨尔瓦多人民顺带着又把这一天也休了。问了问巴西当地朋友,对方一脸坏笑地表示很正常,整个7月份萨尔瓦多的上班时间可能都不到一个周。

如果说在里约呆着太舒适人容易变懒有罪恶感,那在萨尔瓦多你会觉得人生就该如此。这座三面环海的城市到处是大朵大朵低垂缓慢的白云,慵懒迷人的海风,十七八世纪遗留的破败古朴的欧式建筑,独立后萨尔瓦多脱离了巴西的工业化进程,逐渐衰落,时间仿佛凝滞,海滩上发个呆已是几百年飘过。

有天晚上从圣弗朗西斯教堂参观完出来(就是那座整个内饰都是blingbling金光闪闪到密集恐惧症的著名教堂),在门前广场顺便吃晚饭。邻座两个法属圭那亚人端了杯当地mojito(主要是用柠檬)边吹晚风边随音乐打拍子,其中一个转遍巴西所有城市最后留在了萨尔瓦多。餐馆门口弹吉他的黑人歌手长得颇像《破产姐妹》里的厄尔,一口bossa nova却唱得柔情似水——当然,结账时才发现每人收了5雷的音乐费。夜幕来临时,圭那亚人邀请我们去地道的桑巴酒吧,我们抱歉地说还有工作,他耸耸肩,大概觉得很难理解。

第二天我干了件更难理解的事,在午饭时间习惯性背了电脑想找个餐馆吃东西顺便写稿。转了一圈才反应过来,巴西的咖啡厅和餐馆都是用来看球喝啤酒的,不是用来工作的。来巴西这么久,什么时候见过有人在咖啡厅用电脑呢?那天邻座的是美国人Jesse,在巴西呆着呆着就辞了工作,索性。

刚好下午有巴西比赛,我又笨拙地背着电脑去了fun fest(球迷广场)。原来觉得里约位于capacabana海滩上的fun fest就是最美的了,见了这里才是惊叹。整个广场就在一个伸到海里的触角上,倘若你不想在拥挤的广场中心感受喧嚣,大可走在海边晒晒太阳睡上一觉,或者在城堡背面的草地吹吹海风。当然,前提是当你挤过人群时一定不要微笑,这里大概有全巴西最热情的人民,不包含在300多种巴西肤色的东方面孔意味着更多问候和拥抱。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