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巴西世界杯记者手记:惨败过后 巴西天空变色

中新社记者 张子扬

一场突如其来的惨败,让巴西的天空变了颜色。

8日晚,东道主巴西队在米内罗球场出人意料地以1:7遭到德国“战车”碾压,尽管巴西总统罗塞夫出面向球迷道歉,但这样的遭遇对于每个巴西人来说,都是于事无补。

走出赛场时,一位黑人大叔正在默默地清扫球场周边的垃圾,满地尽是焚烧过的纸屑与碎的啤酒瓶,记者希望与他聊几句当下的感受,但表情木讷的他指了指胸口,说,“我现在这里很难受。”

为了赶上9日阿根廷与荷兰的另一场世界杯半决赛,四名中国记者必须连夜包车赶往圣保罗,一路上,60岁的巴西司机瑞卡里一直沉默不语,偶然间,他会将车里的音乐调到最高,但稍等片刻,他又会将音响关掉,没有人知道,他这时会是怎样的心境。

此刻,深夜的巴西出奇的安静,这与主队以往取得胜利后的场景大相径庭,路上的车辆很少,车窗外的山城,尽管繁星布满天空,却显得星光黯淡。

途经一处高速路的服务区,记者问瑞卡里想吃点什么,这位老人摇摇头说,他只想尽快赶到圣保罗,去安慰一下喜欢足球的孙子。

服务区的一家小商店里,停车休息的司机很多,有人正在聊这个国家刚刚经历的一场灾难,亦有人呆坐在一旁抽烟。摆在角落的电视里还在重复播放着巴西队狼狈的画面,一位服务员尴尬地笑了笑,转身离开。

经过11个小时的旅程,抵达圣保罗已中午将至,但此时大雨正在不留情面地洗刷着整座城市的遗憾。据说,昨天夜里在巴西队输球后,愤怒的球迷通过焚烧大巴来发泄自己胸中的愤懑之情,甚至还有一名球迷在与警察的枪战中丧生。

在记者此前居住过的酒店附近,售卖世界杯纪念品的商店变得非常冷清,前段时间还热销的巴西队球衣,如今已无人问津。

店主说,他原本指望着能在巴西队夺冠前可以售出更多纪念品,只是,在球队失利后,他开始担心积压下的库存,会不会成为负担。

“您会考虑打折销售吗?”在听到记者的问询后,这位中年店主稍稍停顿后说,“暂时还不会考虑,我想巴西队还有争夺季军的比赛,可能还会有球迷光顾吧。”

不过,他随后话锋一转,自言道,“第三名对于巴西人来说就是失败,谁又会为此而感到兴奋?”

如果说一场比赛的结局会让大部分巴西人感到苦闷,但对少部分当地人来说,或许是种解脱。

酒店内,记者入住时,前台服务员撒切拉正在翻阅着时尚杂志,对于她来说,经过昨日的不眠之夜后,终于可以松一口气,前段时间有大量的游客光临,让她变得疲惫不堪。

“我想等世界杯结束后要给自己放个假,这样的比赛对每个人来说都是煎熬。可是,我还应该感谢世界杯,它让我赚了很多加班费。”撒切拉吐了吐舌头,轻松地说。

今天下午5时,阿根廷与荷兰的比赛将在圣保罗球场打响,在通往球场的路上,记者依然能看到不少穿着黄色球衣的巴西球迷,在一场与己无关的比赛前,他们的表情倒是轻松不少。

一位名叫盖特纳的球迷告诉记者,“这场半决赛对我来说并不是没有意义,我们想看荷兰人如何击败阿根廷,巴西没能进决赛,阿根廷人也休想。”

在他看来,巴西与阿根廷在球场上的恩恩怨怨,在主队意外出局后,也只好将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完)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