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舌战】阿村:双烂相逢 阿荷“黑心”有历史

[摘要]荷兰队又一次倒在半决赛,倒在他们熟悉的点球大战中。一支鸡贼的球队能走这么远也应该知足了,谁让他们碰到了更鸡贼的对手。

【舌战】鸡贼死于更鸡贼 双烂相逢球王生

【舌战】鸡贼死于更鸡贼 双烂相逢球王生

相互摔了120分钟,也挺不容易的

撰文:阿村

这也许是一场不该发生的比赛,从土耳其裁判的哨响开始,两支球队的唯一目的就是跳过90分钟,直接打加时,甚至是点球。

荷兰是有理由的,因为他们怕的比赛就是半决赛,更怕的是半决赛中的点球大战。历史上第一次大赛半决赛是1976年欧洲杯对战捷克斯洛伐克,他们打得像本届世界杯一样黑心,在大雨中只踢人不踢球,被罚两人,惨被淘汰。之后92年欧洲杯点球输给丹麦,98年世界杯点球输给巴西,2000年欧洲杯点球输给意大利,2004年欧洲杯输给葡萄牙,都是倒在半决赛上。1974年和1978年荷兰两次杀入世界杯决赛,你猜原因是什么?那两届世界杯赛制特殊,没有半决赛。

但阿根廷对荷兰唯一的一胜就是在78年。但那一届的阿根廷,从上到下就一个字:黑。阿根廷为了打入决赛,最大的障碍是秘鲁。在于秘鲁赛前,阿根廷免费运送了3万吨谷物给秘鲁军政府,并将对方的5000万美元信用额度解冻,梅诺蒂赛前准备会上把守门员和替补全部赶出房间,秘鲁莫名其妙地将一名后卫放上锋线,倒也不必多说,对于当时无所不用其极的阿根廷来说,只是规定动作而已。

决赛当天,运送荷兰的大巴莫名其妙去到一个村里,阿根廷村民对着大巴又咬又砸,将荷兰球员吓得魂不附体,从车窗扔了很多钞票求村民们放过他们。在场上,阿根廷队长帕萨雷拉又刁难范凯克霍夫手上的石膏绷带,逼着他打了三层绷带。这让荷兰人彻底崩溃了,他们要求罢赛,但阿根廷警察将他们赶了回来,逼他们完成决赛。

在比赛中,荷兰人的飞铲和阿根廷人肘击一样凶恶,最终肯佩斯的铲射终结了荷兰,也完成了阿根廷的首冠,自此之后荷兰人打阿根廷无需动员,上场就虎目圆睁。

但或许被前天巴西神风特攻队的下场吓昏了头,世仇深深的两队不约而同都采取了防守反击打法,两支拥有灿烂球星的球队在全场比烂。两支球队都是单核运转,阿根廷的核心无需多说,荷兰的核心就是罗本。两人身边的队友水平也很相近,甚至都酷爱受伤。当然,这场比赛这两支球队相似点就更多,他们都是更爱后场,更爱防守,更爱犯规。他们最好的配合都不在前场,但他们会经常和自己的守门员玩一些妙到毫巅的传球。

如果说第一场半决赛上次洗手间就可能错过3球,那么这场比赛你大可以去厨房炒个菜在回头看都不影响,只要不是佛跳墙就行。这或许就是世界杯半决赛的本来面目,7比1的比分只有犯傻的巴西和犯傻的德国才能打出来,这两支球队都不傻。

最终,荷兰队又一次倒在半决赛,倒在他们熟悉的点球大战中。一支鸡贼的球队能走这么远也应该知足了,谁让他们碰到了更鸡贼的对手。

梅球王登基了吗?或许吧,你可以说他散步也好,也可以说他闲庭信步也好,他制造了机会,罚进了点球,带领队伍进入决赛,这就够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