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萨维利亚胆更小命更硬 实用主义者救了阿根廷

记者武一帆报道

半决赛开始前,教皇弗兰西斯科公开讲了件趣事:“一个巴西官员找到我,说,‘圣洛伦索(教皇支持的阿根廷球会)以前踢得不好,您一祷告,他们就夺冠了。所以请您不要为阿根廷祷告。冠军是我们的。’”说完,教皇不厚道地笑了。

罗梅罗也在用自己的方式祷告:他用拳捶地,又拍打两侧门柱。8天前也是在圣保罗竞技场,阿根廷击败瑞士晋级8强。那场比赛中,这一侧的门框挡出了泽马伊利的头球,避免比赛被拖入点球大战。罗梅罗从阿根廷的幸运门柱上借来不少仙气,如当年的英雄门将菲洛尔一样,将球队带到了决赛。

萨韦利亚并不想打点球大战。并非对罗梅罗或罚球队员不信任,因为荷兰人本届总是在下半场进球,补时点球绝杀墨西哥,点球淘汰哥斯达黎加。虽然过往历史种种,但本届荷兰人大有点球转运迹象。而阿根廷打到半决赛尚未见过点球样子。数数场上球员,除了梅西实在说不好谁更靠谱。看到范加尔有意放手一搏,萨韦利亚也沉不住气了。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萨韦利亚用恩佐·佩雷斯替代受伤的迪马里亚首发,表明了他的保守态度。从佩雷斯对阵比利时的表现看,他将更多精力放在防守而非与梅西配合上。这样,名义上仍是4222的首发阵容,实际是个4312防守阵。并非如大家调侃的那样,萨韦利亚被巴西的惨败惊到才决意龟缩,但害怕那几名飞翔的荷兰人却是事实。

1974年世界杯第2阶段小组赛,荷兰4比0击败阿根廷。克鲁伊夫独中两元。那虽然说不上是阿根廷球迷最痛心的比赛,但见到“球圣”时总能想起那届灰暗的大赛。克鲁伊夫虽对梅西仍褒奖有加,但对阿根廷依旧不屑一顾:“半决赛4队只有德国打出了高水准。巴西和阿根廷都在浪费球员天分。”

这话是说给萨韦利亚听的。与先知先觉的巴萨教父相比,过去几十年只是在给帕萨雷拉当助手的萨帅似乎不够格谈论如何让球员发挥天才。克鲁伊夫这点说对了。自上一场开始,梅西后撤到组织者位置,就再难直接威胁球门。上半时,梅西有几次精彩过人,但完全达不到穿透荷兰防线的目的。

我们更多看到的是马斯切拉诺和比利亚顽强的中场抢断,加拉伊和德米凯利斯精确的对位防守,以及罗霍对罗本死缠烂打之际,尚有余力检验西莱森反应能力。这支顽强到有些乏味的阿根廷与阿迷回忆中的“风之子”、“战神”或“小毛驴”相差太远,完全成了实用主义者战术板中的几颗棋子。

结果这个精神脆弱的老好人萨韦利亚,这个浪费了梅西、阿圭罗天分的实用主义者,实现了24年来阿根廷无人实现的世界杯决赛梦想。下半场同时换上阿圭罗和帕拉西奥差点成为他的败笔,少了伊瓜因的单箭头速度,阿根廷在进攻球员数量增多的情况下反而失去中前场主动。冲动差点害死人!所幸他的胆子比范加尔还是小一点,后者试图120分钟解决战斗,没给克吕尔上场机会,点球未战三合已无悬念。

实用主义者救了阿根廷。马斯切拉诺的防守天分不可低估,另一个曾被嘲笑的“漏勺”德米凯利斯则用狡猾而成熟的球风,让罗本和范佩西无所适从。至于被低估的加拉伊,看看他手拿球靴解围,而后敢于罚点球的勇气就知道:阿根廷不是理想主义者的乌托邦。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