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自恋阿根廷出言不逊 要到巴西后花园撒野!

巴西输给德国后,记者到贝洛奥里藏特市中心溜达,本意是看看是否会发生骚乱,结果发现啥动静都没有。巴西球迷和德国球迷相当和谐,一起买着当地一种类似于土耳其卷饼的小吃。《卫报》记者还记载了这么一个故事:有一个巴西姑娘男友是德国人,他们穿着各自国家的球衣去看比赛,赛后因为担心骚乱,女友让德国男友换上了巴西球衣。但男友说其实巴西球迷没有不礼貌的举动,有人甚至过来说:“如果德国在决赛中遭遇阿根廷,那你们一定要击败他们。”

看来对于巴西人来说,自己的球队1比7出局是莫大痛苦,但如果看着阿根廷在马拉卡纳捧起金杯,则是更虐的痛苦。德国人固然狠,但两害相权,比起更大的仇人阿根廷来说,德国人却是可爱的。为什么巴西人这么“恨”阿根廷人?据当地球迷告诉我,这其实是个南美文化圈的命题,有句老话说“阿根廷人不想喜欢(hate to love)巴西人,而巴西人则以仇恨阿根廷人为乐(love to hate)。”

当地人说,巴西人觉得阿根廷人“有点像英国人”,特别傲慢而且特别装。阿根廷人老觉得自己不是拉美人,而是欧洲后裔。在历史上,阿根廷虽然体量远小于巴西,但直到2001年经济危机前经济发展都比巴西好,所以阿根廷人老觉得什么都是自己的好,认为自己就是宇宙的中心。有那么一个略显“种族主义”的经典笑话:“要多少阿根廷人才能换一个灯泡?只需一个,他只要把灯泡插入灯座,然后世界就会围绕他旋转了。”

据巴西人说法,拉丁美洲的人普遍不喜欢格格不入的阿根廷人。根据他们的推荐,我找到了一些专门嘲笑阿根廷人“自恋无极限”的网络段子。有段子说:阿根廷人和自己的老婆做爱,老婆大叫“Oh My God(哦我的上帝啊)”。阿根廷人回答:“请尊重隐私,不要叫我的名字。”还有:一个人问阿根廷人借火,阿根廷人左口袋摸摸右口袋摸摸,上口袋摸摸下口袋摸摸,借火的不耐烦了:“你到底有没有打火机?”阿根廷人说:“没有。但你看我的身材多棒?”

还有:“如何创造一个乌拉圭人?用一点英国、一点法国、一点意大利再加一点屎,但千万别加多了,否则就造出阿根廷人来了。”还有:阿根廷人对爸爸说:“爸爸爸爸,将来长大了我要像你。”爸爸说:“我为此感到骄傲,但为什么呢?”阿根廷人说:“那样我就可以有个像我一样出色的儿子了。”还有:世界杯上最好的交易是什么?买一个阿根廷人,然后按照他自己认为的价值出售他。还有:超人哪个地方像一个谦卑的阿根廷人?两种人都不存在。

以上笑话多少都带点种族主义和刻板印象的色彩,但从侧面反映了阿根廷人在本地区遭遇的一些成见。在足球方面,巴西和阿根廷也算是南美的两面旗帜,竞争关系自然也会带来某种仇恨,这就像联赛中的国家德比一样。阿根廷在世界杯上不如巴西人那么辉煌,所以阿根廷人对巴西人同样是“羡慕嫉妒恨”。

这次世界杯,阿根廷球迷特别喜欢唱一首叫“巴西,告诉我当你在自己后花园被爆时,心里是什么感受”的球迷歌。网上录像里甚至可以看到阿圭罗和伊瓜因都在和阿根廷球迷一起唱这首歌曲,简直成了本届世界杯阿根廷球迷的非官方主题曲。歌曲主要围绕1990年巴西和阿根廷之间的那场比赛展开:那一次,巴西在实力远强于阿根廷的情况下,却败于马拉多纳的灵光一现和卡尼吉亚神风般的临门一脚。

歌词这么唱到:“哪怕事情已经过去多年,我们都永远不会忘记圣迭戈(指老马)是如何用穿裆耍了你们,圣卡尼(指卡尼吉亚)是如何让你们完蛋。从意大利世界杯开始,你们一直哭泣到了今天。你们会看到梅西,我们会把世界杯带回家。马拉多纳更棒,比贝利强多啦!”

记者7月8日在巴西利亚转机的时候,碰到了一个荷兰皇家警察。他告诉我,他是专门为世界杯来的,主要是为了协调球迷事务。他透露,荷兰这次大概有4000名球迷到现场。我说:“只有这么一点?这好像不够多啊,阿根廷和巴西是邻居,过去几场都是几万名球迷来现场。”警察先生得意地摇摇头,“我知道现场的巴西球迷都会死忠支持荷兰,他们不会想看到阿根廷赢球的!”

老先生可能有点失算,因为他没有料到的是:巴西在对德国的半决赛就直接惨败出局了,这让当地球迷到现场的热情大为降低。8日晚回到贝洛奥里藏特的酒店时,记者碰到两名巴西球迷操着不熟练的英语,向等电梯的德国球迷兜售球票:“你们都有决赛的票了吗?我们有两张票,但我们都不想去看了。”像这样和巴西无关的半决赛,球迷的热情当然更是降至冰点。

当天圣保罗下了一场雨,天气略有点凉意(比赛时气温为摄氏15度),这或许也降低了伤心的巴西球迷看球的热情。这一天,圣保罗科林蒂安竞技场与此前世界杯比赛最大的不同就是:全覆盖看台的黄色球衣基本没有了,只剩下阿根廷的蓝白色和荷兰的橙色。相比之下,阿根廷球迷的数量显然要超过荷兰人。警方部署的3000警力,是世界杯开赛以来最多的一次:一是因为巴西昨天输了球,怕有人借机闹事;二是因为少数阿根廷足球流氓之前几场比赛就有劣迹,要严加防范。

到现场的阿根廷球迷确实有点“猖狂”,四处树敌。有的穿着胸前印有“7比1”的球衣,有的举着7比1的标语,到处找摄像镜头。有的则带着写有罗本名字的假棺材。机智的荷兰球迷则用自己的方式还击,他们举着“贝利要比马拉多纳更棒”的标语,激起了巴西球迷的喝彩,还有人则举出了“荷兰8,阿根廷0”的标语。

唱国歌时,阿根廷人一直在看台上跳“谁不跳就是巴西人”。而双方球员为刚刚去世的名宿迪斯蒂法诺默哀一分钟时,阿根廷球迷还在大声歌唱和荷兰人斗歌,到默哀进行到一半时他们才回过神来,开始为曾经的阿根廷名将(迪斯蒂法诺一身效力过三支国家队)鼓掌。其实,同样被纪念的还有8日不幸遇车祸去世的一名阿根廷记者、梅西的好友若尔吉·洛佩斯。

少数来现场的巴西球迷,则是一心要想妨死阿根廷,有人居然举着“米克·贾格尔”穿阿根廷球衣的标板。这位前滚石巨星目前是巴西人心目中最大的扫把星:他8日晚出现在米涅罗球场,被认为是巴西输球的“关键”。因为此前贾格尔支持哪个队,哪个队就输球:他曾表示在英格兰对乌拉圭的比赛中支持英格兰,结果英格兰输了;他在罗马说意大利会击败乌拉圭,结果乌拉圭晋级,意大利被淘汰;后来在里斯本说葡萄牙会赢得世界杯,葡萄牙也被淘汰了;他在美国对比利时的比赛中为山姆大叔加油,结果美国被淘汰了;早在2010年世界杯荷兰和巴西的四分之一决赛上,贾格尔就穿过巴西球衣,结果巴西被荷兰淘汰了……巴西球迷的用心,真狠。

比赛当天,正好是阿根廷独立日198周年。但这场庆典比赛,却始终没有把看台上的气氛调动起来,因为双方都把相互给克制住了。尤其是荷兰,整个90分钟内居然没有一次射正,直到第99分钟才由罗本完成第一脚射门。而阿根廷虽然上半场就有两脚射正,但也缺乏必进的机会,梅西甚至直到加时都未在对方禁区内触球,以至于网络上有人P出了“梅西在睡觉”的图片。

比赛最终拖入了加时,这也是本届世界杯上的第7个加时,是1990年世界杯以来最多的一次。荷兰队在世界杯上此前共参加过5次加时赛,没有一次进球,倒是丢了6球。但第96分钟,范加尔又一次不走寻常路,出人意料地用完了最后一个换人名额,有网友开起曾经热身的“点球门将”克吕尔的玩笑,“克吕尔心说:我读书少你别骗我!”看起来,范加尔希望能够在120分钟内解决战斗。

但最终荷兰队还是不能逃脱加时赛不进球的魔咒,而他们也失去了克吕尔神功护体的心理优势。此时,当地时间已经是接近19时。科林蒂安竞技场采取半开放的设计,门后两边看台两侧都有很大的进风口,这让场内容易变得十分寒冷。记者三次来到这里,都被冻出了感冒。这一次特地加了衣服,还是抵挡不住加时赛的寒流。而等不到比赛进球的球迷就更冷了,他们不得不穿着单薄的球衣在寒风里跳动。最后一分钟荷兰队在倒球时,全场响起了响亮的嘘声和哨声。

进入点球大战,当电视镜头给到已经无法出场的克吕尔时,全场一片欢呼:大家都没有忘掉,上一次点球大战中他的神勇功绩。随后弗拉尔第一个点球罚失,全场阿根廷球迷振臂欢呼。梅西随后罚入阿根廷第一个点球,欢呼声更加响亮。直到罗本也为荷兰罚入一个点球,嘘声才短暂消停。到阿根廷第二个点球时,荷兰球迷才想起来用嘘声来干扰他,可惜并没有成功。斯内德再次罚丢后,是库伊特特意走过去安慰他。

最终,阿根廷四罚全中,上场四分之一决赛生于点球的荷兰人,则最终死于点球。但世界杯开赛之前,1700万荷兰人中只有5%相信荷兰能再入决赛,橙衣军团的表现已经符合预期了。终场哨响,阿根廷人甚至放响了两声鞭炮。7月13日的马拉卡纳,他们要在巴西的后花园撒野啦!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