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巴西人心头残忍的第二刀:阿根廷杀进决赛

成都商报特派记者 李晶 姜山 发自巴西圣保罗

一张迪斯蒂法诺的老照片出现在圣保罗科林蒂安竞技场的大屏幕上,这位出生于阿根廷、随后又加入西班牙籍的传奇球星7月7日去世,享年88岁。阿根廷队员手臂戴着黑纱,开赛前和荷兰队员一起在中圈默哀。

职业生涯561场比赛攻入405球的迪斯蒂法诺当年在西班牙被称为“金箭头”,然而,迪斯蒂法诺的在天之灵看到的却是一场废铜烂铁般的沉闷比赛。一场大雨将场上22人冲刷得不知所以。

更像在玩电子游戏的梅天王

实际上,第二场半决赛注定沉闷。此前一天巴西队的1比7惨败,正是因为斯科拉里的冒进以及球员们不合时宜的过度亢奋,最终被德国战车碾碎。这一结果及时地在赛前给荷兰阿根廷两队敲响了警钟,距决赛仅一步之遥,绝对不能犯错。

在国际足联1978年官方纪录片里,当主裁判吹响阿根廷与荷兰决赛的哨音时,纪录片的画外音是“战争开始了”!然而,昨天在科林蒂安竞技场只有雨雾,没有硝烟。从比赛第一分钟起,我们就已经闻到了点球大战的味道。梅西依然在散步,他甚至像一个优秀的PS电子游戏选手,拿着手柄遥控队友们的跑位,而他自己仿佛是一位窝在温暖沙发里的游戏玩家。荷兰队也不敢贸然进攻,罗本无法加速、范佩西玩消失、斯内德缺乏锐度。双方都踢得如履薄冰,他们知道在半决赛中,可以不进球,但绝不能丢球。

前90分钟的高潮在最后才到来,但也仅是一闪而过而已。罗本近在咫尺的射门被豁出老命回追的马斯切拉诺的脚尖阻挡,这一刻让人仿佛回到了1978年,同样是在90分钟常规时间的最后一分钟,荷兰队伦森布林克的射门中柱弹出,比赛被拖入了加时。

大雨如注,但现场的6.3万名球迷却无人退缩,他们披着雨衣,钉在座位上,不切实际地幻想着激动人心时刻的到来。比赛乏味,但现场的球迷们亢奋,他们进行着一场卡拉OK大赛。阿根廷球迷高唱神曲:“巴西哭吧,哭吧,你们从意大利之夏一直哭到了今天。虽然是在你们家,但梅西仍会带走大力神杯。”这引发了现场巨大的嘘声,面对死敌的羞辱,巴西球迷加入了荷兰球迷的阵营,他们同样用歌曲回击挑衅。

无人愿踢首粒点球的荷兰队

毫无想象力的30分钟加时赛结束了,点球大战来临。荷兰队早已用完了3个换人名额,范加尔没有机会换上扑点球的秘密武器克鲁尔了。更加糟糕的是,范加尔赛后透露,他原本安排了另外两人主罚第一粒点球,但两人都拒绝了,他只得派上了后卫弗拉尔。荷兰点球出局的结果在此已被注定,飞翔的荷兰人其实有着点球恐惧症,从1992年欧洲杯的范巴斯滕,再到后来的克鲁伊维特、弗兰克·德波尔、西多夫,昨天轮到了队内头号大哥斯内德以及笨拙的弗拉尔。

当阿根廷老臣马克西·罗德里格斯罚入点球,他们时隔24年再次闯进了世界杯决赛,对手依然是24年前的德国队。阿根廷人在欢庆,球员们绕场一周,和看台上疯狂的球迷一同庆祝。

默默离开的是荷兰球迷,还有巴西球迷,他们把科林蒂安竞技场的欢庆舞台拱手相让。或许,巴西球迷甚至比荷兰人更加沮丧。圣保罗的出租车司机巴尔德西在赛前告诉我,1比7是巴西人心头的第一刀,如果阿根廷淘汰了荷兰进入决赛,那将是残忍的第二刀。巴西人绝不能容忍在自己的国土上,阿根廷人比自己走得更远。

然而,恢弘的马拉卡纳球场没有迎来巴西队,他们的世仇却将在这里朝着大力神杯进发。

现实就是如此残酷,残酷得你欲哭无泪。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