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阿根廷欲复制1986辉煌 梅西接棒马拉多纳加冕

对于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四个字就可以概括:马拉多纳。

这是德国和阿根廷第三次在世界杯决赛中相遇。1986年,获胜的是阿根廷;1990年,德国队捧杯。这一次,是梅西复刻马拉多纳的神迹,还是德国战车重温马特乌斯、克林斯曼等前辈的辉煌?

1986

马拉多纳一个人的世界杯 群星陪衬

这届世界杯群星闪烁。乌拉圭拥有“王子”弗朗西斯科利;西班牙的“秃鹫”布特拉格诺在16强战中独中四元,被他们淘汰的丹麦队中,劳德鲁普兄弟开始崭露头角;东道主墨西哥的主教练是后来为中国球迷再熟悉不过的米卢蒂诺维奇;法国和巴西在八强战中相遇,济科罚丢点球,普拉蒂尼上前安慰对手。

但所有这些名字,注定只是陪衬。用普拉蒂尼的话说,“我用足球能做的事情,马拉多纳用一个橘子就能搞定。”是的,那届世界杯,只属于马拉多纳。

1978年,梅诺蒂保守地放弃了18岁的马拉多纳;4年后的西班牙,马拉多纳留给人们印象更深的只是那不冷静的一踹,以及被詹蒂莱防得不见踪影。而在墨西哥,马拉多纳的进球帮助球队逼平了意大利,等到那场著名的英阿大战后,他开始被拿来和贝利相提并论。

世纪之战

关于这场发生在马岛战争交战国之间的比赛,细节已经毋庸赘述,“上帝之手”和“千里走单骑”即是最好诠释。关于“上帝之手”,马拉多纳后来回忆说:“当时我管它叫‘上帝之手’,实际上完全是胡说,应该是迭戈的手!那种感觉就像是对英国人进行了扒窃!赛前采访,我们都说足球和政治无关,那是谎言,我们满脑子想的都是马岛战争。”

而对于那次足球史上最神奇的单骑闯关,英格兰主帅罗布森说:“我们保持着队型,没有犯错误,但对手是一个天才,这是个该死的奇迹。”而马拉多纳在自传中的描述是这样的:“我的余光能看到后点无人防守的巴尔达诺,他赛后很惊异我居然没给他传球。我告诉他,那是上帝的安排。”随后的半决赛,马拉多纳再次梅开二度,顺利击败比利时。决赛中,他的对手是淘汰了法国的德国队。

加冕仪式

1986年6月29日,11.5万人涌入阿兹台克体育场,与其说他们来看决赛,不如说是见证一位球王的加冕仪式。德国人做了最顽强的抵抗。在0比2落后的情况下,第84分钟,鲁梅尼格扳为一分,6分钟后,沃勒尔用一记头球将比分追平。

就在德国人以为自己又要创造奇迹时,上帝创造的马拉多纳出现了。第83分钟,马拉多纳妙传布鲁查加,后者突进、射门,3比2,阿根廷笑到了最后。本届世界杯上,阿根廷队共打进14个进球,马拉多纳攻入5球、助攻5次,一个人成就了其中的10球。1970年,阿兹台克体育场见证了贝利的登基。16年后,在同样的场地上,舞动的不是桑巴,是探戈。而那最曼妙的舞姿,来自迭戈·马拉多纳。

1990德意志战车的坚韧与顽强

1990年,世界杯来到意大利,马拉多纳仍旧是最大的焦点,但人们记住的是他在输掉决赛后的眼泪,以及德国战车的坚韧与顽强。

那不勒斯

卫冕冠军的第一场就遭遇滑铁卢,他们0比1输给了喀麦隆。阿根廷随后的两场小组赛移师那不勒斯,2比0击败苏联、1比1平罗马尼亚,勉强以小组第三的身份出线。

16强战中,马拉多纳助攻卡尼吉亚打进全场唯一进球。巴西报纸的标题是:马拉多纳1:0巴西。八强战点球淘汰南斯拉夫后,半决赛,阿根廷队重回那不勒斯,迎战东道主。

马拉多纳的号召力在这时候显露无疑。之前一个赛季,他刚率领那不勒斯在意甲夺冠。对阵意大利队之前,他呼唤意大利人为阿根廷队助威。奇妙的是,他居然成功了。将“阳光、海水和马拉多纳”列为城市三宝的那不勒斯人真的为阿根廷队加油,戈耶切亚在点球大战中扑出意大利人的两个点球时,全场欢声雷动。

铁军挺进

阿根廷人跌跌撞撞地前行,在米兰,另一支夺冠热门德国队则是高歌猛进。这支德国队由贝肯鲍尔挂帅,国际米兰的三驾马车马特乌斯、克林斯曼和布雷默是球队骨架,沃勒尔、利特巴尔斯基等提供辅助火力。

淘汰赛2比1击败拥有三剑客的新科欧洲杯冠军荷兰是决定性一战,沃勒尔和里杰卡尔德双双红牌、彼此“抵消”,巴斯滕被科勒缠死,古利特发挥失常,克林斯曼的头球和布雷默的美妙吊射终结了荷兰人的美梦。贝肯鲍尔后来回忆说,那是德国队最没有把握的一战,但在赢下荷兰队后,他们自信能捧起大力神杯。半决赛点球击败英格兰队的那一刻,贝肯鲍尔高高举起双臂,决赛对手是弱势的阿根廷,他感觉自己的一只手已经握住了奖杯。

点球悬案

决赛赛场上的阿根廷队确实处于弱势,甚至绝对弱势。因为停赛或者伤病,他们失去了5名主力,包括卡尼吉亚、主力中卫鲁杰里。他们把能上场的球员全都派上了场,因为毫无选择的余地。

比赛过程是彻底的一边倒。数据统计显示,德国队全场射门24次,阿根廷队只有一次,还是任意球,打了飞机。但比分迟迟没有改写。第84分钟,变故出现了,沃勒尔突入禁区被森西尼放倒,当值墨西哥主裁科德萨尔果断鸣哨,点球。

16年后,沃勒尔通过西班牙《国家报》为阿根廷人昭雪沉冤:“那不是点球。森西尼的那次抢断并没有犯规,不过在禁区里做那种动作很危险。”

阿根廷人怒不可遏,他们围住裁判争执了六七分钟,没有效果。德国队的第一点球手是马特乌斯,他以鞋底开裂为理由,拒绝站在罚球点,布雷默顶了上去。他的点球极为刁钻,戈耶切亚判断对了方向,甚至指尖碰到了皮球,但球还是进了。

赛后,克林斯曼捧着大力神杯像个孩子一样地哭泣,另一个流泪的人是马拉多纳,在10亿电视观众面前,他没有去握时任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伸出的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