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摘要]说来也怪,巴西足球队只要是东道主,就会弄个“惨案”。阿迷们就不同了,因为有梅西,心中总有底。

【舌战】棋哥:巴迷哭 阿迷笑

巴西冒雨备战三四名决赛

撰文:棋哥

有一个老灯谜,让几代人猜:刘备哭,刘邦笑(打一字)。

答案是“翠”,因为刘备哭的是关羽卒,而刘邦笑的是项羽卒,字谜太智慧了。

起早贪黑看完两场世界杯半决赛,答案居然是——巴迷哭,阿迷笑。

也不知是从哪年哪月开始的,我国球迷分成了阿迷和巴迷两大阵容,据说这还是与国际接轨的球迷阵线。而这两大球迷的群体,远比拥有五大联赛的欧洲球迷人数多,这大概就是拉丁美洲足球的魅力与影响力。

世界杯开幕式那天,朱广沪指导尽显巴迷本色,一举而成巴迷领袖,惨遭吐槽。

他那从容不迫的“哎呀,进了,内马尔,好球,对对对”,以及“哎哟,插他,马塞洛,好球,啊啊啊”,让那些颂扬巴西的抒情感受带有了一丝娇羞的“讨厌”。作为一个克罗地亚“奇哥”们的拥趸,听着巴迷老朱夸巴西射门是“进了进了”,叹克罗地亚射门是“哎呀哎呀”,心里总有些不那么舒坦。

但是当巴西1:7被德国屠杀的那个早晨,我们阿迷也与巴迷一样,心如刀绞。

我所知道的巴迷,应该源于上世纪七十年代。那年月的中国文化禁锢,很难看到普天下的文化体育经典。但那时有特权的机关单位还是能看到一些“内部电影”,像《山本五十六》,《啊,海军》等。在我们北京的各大院,因为连续放映1970年世界杯纪录片《世界在他们脚下》,使我的周围有了许多巴西球迷,贝利球迷。特别是1977年美国宇宙队访华,贝利的夕阳红球技开拓了我国早期的巴迷市场。

说来也怪,巴西足球队只要是东道主,就会弄个“惨案”。1950年的巴西世界杯,巴西队7:1狂扫瑞典,又以6:1暴打西班牙。而在只要打平就可夺冠的最后循环战中,巴西队在22万观众的目瞪口呆下1:2负于乌拉圭,制造了马拉卡纳惨案。

而当年的马拉卡纳就是再“惨案”,也惨不过1:7被德国暴虐,巴迷大悲,大哭。

阿迷们就不同了,因为有梅西,心中总有底。尽管各大博彩网站普遍看好荷兰,但是兢兢业业的阿根廷战车,还是平稳碾过了最霸气的荷兰,直抵世界杯冠军城下。

初中时读过一本《切-格瓦拉传》,那本书的开头一句就是格瓦拉的回答:“你知道,大家都知道,我生于阿根廷”。因此,有一群如我这般的阿迷是先当上“格瓦拉迷”,而后成为阿根廷球迷的。

阿迷在中国的起步,应该是高起点的。1978年,在中国还没有恢复国际足联合法权益的世界杯期间,北京电视台(CCTV前身)就转播了阿根廷世界杯决赛。就是那届世界杯,有无产阶级大无畏精神的肯佩斯、帕萨雷拉、比拉尔多给中国球迷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随着马拉多纳的横空出世,中国的阿迷群体逐步形成,壮大。

与巴西足球恰恰相反,近四十年来世界杯只在南美洲举办过两次,1978年的阿根廷和1986年的墨西哥。而就是这两次世界杯,阿根廷都取得了冠军。这就不得不使阿迷们坚定的相信,再次回到南美洲巴西的世界杯决赛,阿根廷应该再跨巅峰。这还真不是迷信,有时候坚定的意识倾向,往往能为目标的实现创造强大的气场。

阿迷的意志是坚定的!阿根廷的运气是超好的!阿根廷、梅西终于打进了巴西世界杯的决赛。想当年阿根廷曾经在布宜诺斯艾利斯足球场首映格瓦拉生平的传记片《直到最后的胜利 Hasta la Victoria Siempre》。今天,阿迷们再次期待:阿根廷,梅西,再演出一场“直到最后的胜利”!阿迷可笑到最后。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