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归化球员世界足坛大放异彩 却非中国足球解药

在世界杯的大舞台上,有这样一群特殊的球员,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他们并没有在自己祖籍的国家效力,而是以“海外球员”的姿态另投他乡,而恰恰就是他们的加入让一些球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们有一个自己专有的名字——归化球员。本届世界杯中正是由于他们的出色表现,为外籍军团赢得了最大范围的胜利。

巴西球员的尴尬

本届世界杯来到了足球的王国——巴西,而之所以称之为足球王国并不是虚言妄语,两亿人口的巴西造就了3万多名职业球员,还有超过1.2万的职业球员在海外踢球。这里的职业球员要想代表自己的国家站在世界杯的舞台上,难度可想而知。但与生俱来对于足球的热爱却无法阻止他们对于最高峰的追求,所以改换门庭成为了一种不是捷径的捷径。

当然能够被其他国家接纳也恰恰证明他们足够优秀,从1934年的瓜里希开始,80年来巴西转籍球员多达83人,分布在32个国家和地区。不仅远超排名第2的阿根廷成为足球运动员更改国籍最多的国家,还超过了转籍人数随后3个国家的总和。

迭戈·科斯塔、莫塔、萨米尔、爱德华多、佩佩,就是这些异国巴西人的代表,而看似风光的他们,却也有说不出的苦涩,根据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对于加入外籍的巴西球员,39%的巴西球迷表示支持他们的选择,仅有15%的球迷反对。尽管从数据上看,巴西球迷对于加入外籍的巴西球员有着足够的宽容,而事实上,他们却认为这些改籍球员的实力普遍与巴西国家队的水准有差距,并不会给巴西队造成威胁,所以对于这些异乡效力的巴西人来说,这种宽容背后实则是一种被祖国看轻的心酸,这一点从科斯塔、佩佩等人鲜有进入巴西媒体的主流视野上也得到了印证。

黑色的“高卢雄鸡”

在法国与尼日利亚比赛中打入关键进球的博格巴怎么看都和法国人沾不上边,他正是这届法国“移民球队”的代表,这名几内亚后裔没有辜负之前“移民前辈”的光荣传统,救法国队于危难之间。因为政治和历史上的原因,法国与非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1998年被称之为“黄金一代”的法国队在本土夺取世界杯,包括齐达内、德塞利、卡伦布、亨利、图拉姆、维埃拉、利扎拉祖、特雷泽盖、皮雷等13名球员都是移民后代。其中7人来自非洲,5人来自加勒比海地区,1人来自西班牙。

值得一提的是,法国归化球员中的大部分是更改了国籍,而还有一小部分虽然就出生在他们效力国家队的国家,但因为父母不是本国人,所以有着浓厚的异国血统。本届世界杯,法国队有出场记录的19人中,非洲归化球员不在少数:萨尼亚虽生在法国,但却是塞内加尔后裔;埃弗拉就出生在塞内加尔;萨科出生在巴黎,但父母均为塞内加尔人。在中场位置上,除了博格巴的父母分别来自几内亚和刚果,西索科的父母都是马里人,本泽马也有阿尔及利亚血统。

法国队多有非洲后裔的黑人球员与他们的殖民历史有关。19世纪,非洲曾有一大半都在法国的殖民统治之下,这就为法国带来大量的非裔移民。法国队目前的非洲裔球员有的出生在非洲,有的是在法国本土出生的“非二代”。他们天生拥有黑人强壮的体魄和优秀的奔跑能力,同时还学习到了在法国青训条件下培养出来的足球意识和脚法,而博格巴正是其中的代表。

德国战车兼容并蓄

如果说这一届世界杯是归化球员表现最突出的一届,那么法国队就仅仅是这个现象的集中体现,在16强中还有多支球队拥有归化球员,同样表现抢眼。

如果没有归化球员,我们将不会在德国队中看到厄齐尔,因为他的父亲是土耳其人;我们也将不会看到生在波兰的克洛泽和波多尔斯基、生在加纳的博阿滕,以及父母为马其顿人的穆斯塔菲。

但保守顽固的德国足球,对于移民球员的开放态度却并不是与生俱来。直到2000年欧洲杯的惨败给正处于青黄不接时期的德国队敲响警钟,在保持国家队“血统”和要成绩的挣扎之中,最终德国队打破的观念,在2002年世界杯上,沃勒尔召入了德国队第一名黑人球员阿萨莫阿,那一年德国队最终获得亚军。勒夫上任后,德国队终于全面使用移民球员,厄齐尔、赫迪拉、博阿滕等不少非德国血统的球员进入国家队。

归化球员给德国队带来最显著的变化就是在保持了原本身体素质强壮的优势之下,更加细腻了脚下的功夫,本届世界杯中,德国队是少有一路走下来的技术流球队,而比起早早夭折的其他技术控,身体素质成了他们的胜负手之一。

除此之外,像瑞士队中的核心沙奇里祖籍是科索沃,比利时的阿扎尔有阿尔及利亚血统,美国队中有四名球员出生于德国。

归化球员不是万金油

不过,所有事情都不是一本万利,对于归化球员的选用还需要因地制宜。

最好的例子就是迭戈·科斯塔。作为过去两个赛季在欧洲表现最好的巴西中锋,这届世界杯上却着实把西班牙坑惨了。由于托雷斯的状态下滑,葫芦娃饱受伤病困扰,博斯克急需一名正印中锋,这时科斯塔进入了他的视野。当然想要从巴西足协抢来科斯塔并不容易,这件事也一时间引起了巴西球迷和媒体的口诛笔伐,而因为各种繁杂的手续,科斯塔在世界杯前只和西班牙国家队磨合了两场。

于是临危受命的科斯塔不但没能用他的冲击力和爆发力帮助西班牙一路前行,反而因为不适应哈维的短传,几度造成中前场的混乱,这种不默契的配合最后的代价不是哈维被打入冷宫,而是西班牙的提前回家。可以想象,像西班牙这样靠一套精密完整的体系打法运转的球队,一旦嵌入了不匹配的零件,哪怕只有一个都会导致整个系统的坍圮。

非中国足球解药

当“海外军团”在世界足坛大放异彩时,我们不禁要问,中国的归化球员在哪里?

事实上,归化球员在亚洲并不鲜见,中国对于归化一词也并不陌生,只不过基本上是被归化,这一现象在羽毛球和乒乓球上尤为突出。

但在中国进行归化,却面临政策上的难度,毕竟中国不承认双重国籍,这也就意味着,一些球员必须要放弃原来的国籍。

与其觊觎归化球员的大门打开,不如提高本土球员的技战术水平,即便归化球员可以成为提高整体实力的强心剂,但救急却不能治本。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