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便衣紧盯黄牛党 新加坡球迷马拉卡纳求票未果

便衣紧盯黄牛党 新加坡球迷马拉卡纳求票未果

来自新加坡的球迷吴俊豪(穿黄衣者)正在求票

腾讯体育里约热内卢报道(特派记者 许可)

巴西当地时间7月11日下午,不少求票者纷纷来到马拉卡纳体育场的四周,试图能从黄牛党手中买到一张德国与阿根廷决赛的球票。不过,由于巴西警方加大了对黄牛党的稽查力度,并出动了数量不小的便衣散布在马拉卡纳球场周围,因此大部分的黄牛党都不敢轻易在此完成交易。“从中午到下午呆了几个小时,球场周边都绕了好几圈,上来兜售球票的人不少,但是我连球票的影子都没见着。”新加坡球迷吴俊豪失望地说。

吴俊豪是一名来自新加坡的海员,这次为了来到巴西观看世界杯,甚至辞去了自己的工作,“以往的世界杯都是在电视机前看的,这次我决定要来一次巴西,在现场观看世界杯赛。国际足联的官网规定每人最多只能购买7场比赛的球票,可7场比赛远远不能满足我的观赛需求。为此,我有很多场次的球票都是从黄牛党手中购得的。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揭幕战和两场半决赛的球票,我总共花费了近4000美金。”

从圣保罗返回里约之后,吴俊豪就一直为决赛的球票犯愁。虽然自己在社交工具群中也搜集到了不少的转票信息,但是昂贵的价格还是让吴俊豪望而却步,“我加了好几个微信群,很多人都在兜售决赛的门票,但是开出的都近乎是天价。你说两万美金的票,能有几个人买得起?这次来巴西,我还是积攒了一些购票经验,最好的就是赛前一天在球场周围探探路,如果运气好的话还是能碰上一些性价比高的球票。如果实在不行,索性就等到赛前看看有没人放出跳楼价的球票。当然,比赛当天买票有点不方便的是,离球场很远就已经设置了多道关卡,给问询带来不小的难度。”

为了能够安心地看一场世界杯决赛,吴俊豪从今天中午12点就来到了马拉卡纳体育场。为此,吴俊豪还准备了一块写有英语和葡萄牙语双语求票信息的挂牌。很快,不少的黄牛党都派出中介向吴俊豪兜售球票。不过,由于球场周围遍布了便衣警察,黄牛党是不会将球票给到中介手中的。而且,每每当吴俊豪和对方谈好价钱的时候,中介就会短暂地消失在视线中,直到数分钟后才会再次出现。

“这些黄牛党都很谨慎,比如我和他们说好了两张球票8000雷亚尔的价钱,他们会让我在一个餐厅先点杯东西喝着,然后在我的视野之外和黄牛党进行接头,后者为了防范万一,往往会在暗处对我进行几分钟的观察。如果发现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他们就会中止交易。今天从中午到下午,这种事情在我身上发生了好几回,而我至今也没看到决赛的球票长成什么样。”吴俊豪说。

与吴俊豪一样来到马拉卡纳体育场的求票者形形色色,而一些黄牛党为了掩盖自己的身份,同时为了低价售票高价售出,往往也会像吴俊豪那样在胸前挂一块球票的牌子。“今天我就遇到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胖子,他胸前也挂着球票的牌子,但是看到我之后便马上凑过来和我说,他有明天的球票,问我要不要,价钱是4000美元。类似的黄牛党在马拉卡纳球场周围不少,但是感觉靠谱的都不太多。”吴俊豪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