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莫言对话刘建宏:中国足球水平差不能埋怨球员

腾讯体育里约热内卢报道(特派记者 许可)

巴西当地时间7月11日下午,2012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做客腾讯里约演播室《巨星面对面》栏目,对话央视著名足球解说员刘建宏。谈及中国足球,自诩为半个球迷的莫言认为,中国足球要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就必须要向南美足球学习,拥有自己的独特风格,形成适合于自己的足球文化。

作为中国文学界的急先锋,莫言凭借多部优秀农村题材的小说作品,赢得了2012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莫言的成功不仅激励了中国的作家队伍,同时也让中国文学真正地冲出了亚洲,走向了世界之巅。尽管在谦逊的莫言看来,一次诺贝尔文学奖并不足以称道,但是对比于一直在世界杯门外徘徊不前的中国足球,中国文学人取得的成就足以让伤透国人心的中国足球无地自容。

也许是对中国足球失望已久,当央视名嘴刘建宏将中国足球的话题抛给莫言的时候,这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第一反应是排斥,甚至是迫不及待地和自己撇清关系,“我从来不喜欢对中国足球加以任何的评价,有关中国足球的话题都是相声演员或者小品演员才会提及的,而且都是他们用来讽刺的对象。”

虽然对中国足球充满了失望,但是和所有的中国球迷一样,莫言其实对中国足球是既爱又恨。“我觉得中国足球水平上不去,大家不应该去抱怨我们的队员。我相信,不会有哪个队员是不希望把比赛踢好的。我们更应该反思的是我们的选材和对于足球苗子的培养模式。中国地域如此辽阔,找不到好的足球苗子是不可能的。我们和欧美人相比,的确在身体上有一些天然的差距,但这并不代表我们就不能将足球踢好。事实上,维族兄弟们的身体就非常的棒,以后我们的选材是否可以在那个地区有所侧重?当然,苗子选出来后,培养模式也很重要,如何让足球真正地走进校园是关键所在。”

在莫言的记忆中,上世纪末60年代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运动叫做足球。而其最早亲身接触足球运动,也要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初。“当时,我在新闻学院研究生班上课,同学里边有一个叫做洪峰的,他是一个疯狂的球迷,后来也写了不少有关足球的作品。在他的影响下,班上同学才开始踢足球。当时条件很艰苦,我们就把篮球场当成了足球场,但也玩得不亦乐乎。我想,和我同辈的很多人都有过类似的经历。当然,现在不少地方的条件都好了,很多学校也都有了足球场,但是在一些偏远的地方,孩子们要想在小的时候接触到足球还是不太容易。如此一来,足球的普及率肯定会受到影响。其实,足球运动的开展并不难,比如农村的晒谷场就可以用来踢足球,关键是如何将这种意识和理念灌输到老百姓的脑中。”

尽管严格意义上来说,莫言还是一个足球门外汉,但他还是不忘给中国足球谏言,“足球运动其实就是一种文化,而文化自然就要有自己的特点。比如说南美足球,讲究脚下功夫,而且鼓励球员的个人创造性。中国足球要想真正长远的发展,也要有自己的特点。当然,初期的时候我们可以学习借鉴国外的先进技术和经验,但是归根到底还是要融入到自身的体系之中。梅兰芳大师曾经说过,‘学我者生,像我者死’,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此外,莫言说,中国足球要想变成一种全民喜闻乐见的运动,营造浓厚的氛围还是很有必要的。他说,在自己的众多作品中,唯一的一篇体育题材的作品就是《30年前的一场长跑比赛》,“文革期间,在我家那个村子附近的一所学校里,集中了一批‘反右’运动中下放的老师,他们中很多都是体育尖子,有练长跑的,有练跳高的,有打篮球的。这些人聚集在一块后,学校里的锻炼氛围就浓厚了很多,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了体育运动的队伍中来,因为大家都有共同的语言。中国足球的发展是不是也可以在氛围的营造上下点功夫,让更多的民众得到足球运动的熏陶,从而发自内心地爱上这项运动。”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