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巴西被讽“流氓无赖” 12年后桑巴还剩什么?

记者林良锋述评

坊间传言:季军战荷兰无心再争,巴西渴望正名,东道主有望以胜利结束失望的世界杯。可荷兰3比0轻取巴西,让那些还对10年衰败的巴西心存幻想的人绝望了。巴西除了向世人证明自己无能,还将流氓无赖的标签牢牢插在后脑,以“流氓不会武术”的可耻形象载入史册。

对于一个视足球为生活方式的民族,能有机会藉主办大赛治愈上次作东败北的伤痕,是一个几代人梦寐以求的目标。即使能力有限,也应以百倍的热忱和君子的风度去争取荣誉;即使无法圆梦,也该给世人留下有礼好客,泱泱大国的印象。可惜,巴西在斯科拉里的率领下,展现给世界的是笨拙和怯懦,更要不得的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将斯科拉里的歪门邪道带到场上,输球又输人,丢脸到家。这场季军战不仅没有让巴西找回一丝同情,更让外人鄙夷和蔑视。

半决赛易边时,德国换了中卫,季军战最后几分钟荷兰更将三号门将调出,极尽羞辱。这哪里是网上滥施虚情假意,故作深沉的人所言,德国是在同情巴西?但凡踢过一脚野球的人都知道,比赛未完就换中卫、换门将,是彻头彻尾地轻蔑。如果真同情巴西,德国不会在下半时由替补许尔勒再添两球,荷兰不会在终场前仍进攻不辍,由新人维纳尔杜姆将比分打成“大球”。这何止是落井下石,分明是在提醒同行:痛打巴西,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倘若厄齐尔临门一脚及格,他该将比分改写成让巴西永世不得翻身的8比0,而不是草率起脚,留给巴西破蛋的机会。

只有痛打巴西,才会让他们痛定思痛,反思究竟要不要在无赖的路上越走越远。浩克、若、奥斯卡、威廉和拉米雷斯在前场表现出来业余已经足够业界笑上几天几夜。大卫·路易斯、麦孔和阿尔维斯等人在后防的幼稚,比如路易斯六码区头球解围,不是顶出底线输一个角球,而是送给布林德与门将一对一起脚的良机,也是极佳的反面教材。

想想大巴黎下赛季的后防线,巴西本场首发就四占其三,造价高达荒诞的9000万英镑,这样一条白金铸就的白痴防线出征欧冠,真是让与之同组的对手做梦都要笑醒了。如果只是笨拙,同行没准真会脚下留情,偏偏这帮人还流氓成性,各种盘外招使全,那就不能怪对手穷追到底,膺惩其恶。

马克斯韦尔争顶时肘击库伊特头部,让劳模血染赛场;轮流去踢哈梅斯·罗德里格斯、苏尼加和夸德拉多(人均至少5次)竟无警告;路易斯2次击打克洛泽面部,这叫粗野,荷兰在40年前就领教过了见惯不怪,但假摔骗点球骗黄牌更让人不耻。本场奥斯卡2次假摔,一次在禁区外右脚磕左脚插水,一次在禁区内使出沾衣十八跌,是本届世界杯第一张因假摔而吃的黄牌;麦孔在半决赛闯到底线处得球也是一触即倒;内马尔固是犯规的受害者,但他不是前科太多,何至于裁判无动于衷?

假摔是足坛普遍现象,非巴西人情有独钟,但有个靠盘外招过日子的斯科拉里,巴西就益发放肆。斯科拉里执教帕尔梅拉斯期间,曾在场边教唆麾下踢人,在对方即将单刀之际掷皮球进场造成死球,世界杯史上单场黄牌纪录就是他一手导演的,那场比赛的一方也有荷兰。

巴西沦落到要靠斯科拉里救命,反映该国足协在成绩面前不择手段的可憎嘴脸。12年前得手,是因为进攻还有大小罗和里瓦尔多,助攻还有罗伯托·卡洛斯和卡福;12年之后,巴西剩下踢人和假摔,这样可耻的立身之道还要延续到何时?40年前,巴西在荷兰人跟前撒野被结结实实教训了一顿,于是放弃痞子玩法重拾桑巴,现在又到了返璞归真的时刻,但愿巴西还能找到才华和勇气并重的下一代,不至于让五星镶就的招牌从此成为遗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