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刘建宏:我是移动时代解说 莫言也有人说不好

明天凌晨3点,世界杯决赛就要打响,央视将由贺炜解说该场比赛,而另一位名嘴刘建宏已经在解说完阿根廷VS荷兰的半决赛后,结束了本届世界杯的解说任务。不过关于其解说的争议还未停止,甚至引来水均益吐槽。对此,刘建宏于7月10日在自己的微博上表示:“水哥说不应该说与比赛无关的内容,从业务上讲可以探讨,但从我的角度看,世界杯不应该是中国人看球、吐槽的盛会。”但这并不是刘建宏的最后陈词,巴西当地时间7月11日,刘建宏大方接受重庆晨报记者专访,对外界的质疑,进行了回应和分享。

面对吐槽众口难调 “托尔斯泰都被骂过”

如今,吐槽几乎成为人们生活中的一种习惯,这一现象在世界杯期间尤为明显。针对刘建宏的解说,网友和球迷们极尽揶揄之能,对此,刘建宏表示他会坦然接受。

对刘建宏的采访,是在他结束和莫言的访谈节目时,对于外界的吐槽,刘建宏看得很开,“很正常,刚才莫言老师也在说,莎士比亚也有人提意见,托尔斯泰这些文学巨匠都有人骂写得不好的,莫言老师得了诺贝尔奖,也有人说不好,众口难调。”

比赛解说并不好当,不只是足球,央视的篮球解说也常被吐槽。每场解说之前,解说员都要经历长时间的比赛准备,刘建宏甚至表示:“可以说,一直在准备。因为你一直在看球在积累。”面对众口难调的情况,刘建宏认为他能做的,就是尽力而为,“但我从来没有想过会让每个人满意,我也没有这么奢望过。”

为了尽可能地为大家做好服务,刘建宏表示自己在解说风格方面一直在进行改变和完善。目前,刘建宏本届世界杯解说的工作已经结束,回顾自己前几届世界杯和本届的解说,刘建宏表示基本满意,“2006年第一次解说世界杯,就像第一次参加世界杯的新球员一样,兴奋,但难免紧张,想发挥,但也难免有一些失误。我觉得我今年的表达更自然一些,更随意一些,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可能更成熟一些。”

解说方式的探索“移动互联时代的解说”

除了解说风格,刘建宏表示自己还尝试了新的解说方式,“我用的是移动互联时代的解说。”“现在全球有20亿人在使用智能手机,也就是说,今天我在解说足球比赛时,我不是一个人在解说,在解说时,我能看到各种反馈出现在我面前,因为我的手机上、电脑上、ipad上、微信上,大家对比赛的观点分析数据,我都能看到。我觉得我能看到这些但如果不用它,那就非常可惜。”刘建宏表示,自己在解说比赛时会同时兼顾比赛现场、转播信号、比赛数据和放在面前的ipad。

刘建宏用西班牙被淘汰后,自己引用叶芝的诗歌《当我老了》为例。当时,就是自己的朋友、著名的出版人杨葵在微信上建议他用《当我老了》为西班牙送别。“我回了他两个字:“内容”,结果一分钟不到,内容来了,我用其中的一段去送别西班牙,最后大家觉得特别贴切。”刘建宏对重庆晨报记者表示。“这不是我一个人在解说,是所有人在参与解说,我认为未来的解说一定是这样的,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不是老刘老张老王老段,是所有人。我要在我的解说里,给大家开通一个通道,让更多的声音和观点进来。”刘建宏表示,自己这样做,就是为了让自己的解说更有多样性,“这就是移动互联,我认为我是一个生活在现时代的解说员,我相信以后还会有很多人会不断去尝试这个方式。”

半决赛时谈中国足球引争议“世界杯是别人在办喜事”

阿根廷VS荷兰的半决赛中,刘建宏和朱广沪在解说中讨论了荷兰与中国的足球人口问题,不但引起网友的强烈吐槽,连央视同事水均益也发表了意见。对此,刘建宏解释如下。

“第一,头天晚上我们就判断这场球不会踢得太精彩,因为两个队太重防守了。看上去两个队都有天才的进攻球员,但实际上两个队都更注重防守。而且都一定会特别注意对对方核心球员的防守,所以我们觉得这场球会很胶着,打加时和点球都有可能,所以遇到这种沉闷的比赛的时候,会需要穿插一些其他的东西。”

“第二,这是我本届的最后一场比赛,我对国内目前看球的环境有自己的分析。”刘建宏对重庆晨报记者表示,“比如这届世界杯,国内下注的人很多,比如在微信里和朋友互相赌,比如买足彩,这一届大家都是这样在玩儿,这样很好,大家都在享受世界杯。”随即刘建宏话锋一转,“但我渴望中国队能早一些进入世界杯,我认为世界杯现在是别人在办喜事,如果你跟新郎一样感觉特别嗨,我觉得就弄错了,我们最多就是一个在旁边看人家娶媳妇的人。”刘建宏说到此处有些激动:“我觉得就是这个道理,我只是把很多人心里虚幻的东西说破了而已。我就是想告诉大家,中国足球才是你的新娘子,就算她有多丑,你还得跟她过。我们不是德国人、阿根廷人和巴西人,那是人家的新娘,和我们没什么关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yaxinhao]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