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中国式热爱:桑巴魅力既失 “移情别恋”何妨

在季军争夺战上,巴西人的国歌清唱再次响彻全场。在经历了那场“惨案”之后,同样的场景呈现了别样的情绪。这特别容易让人想起两年前的欧洲杯,当爱尔兰队4球落后于西班牙的时候,全体爱尔兰球迷开始清唱爱尔兰民歌《阿萨瑞原野》。这是足球这项运动最动人的部分,在这样的时刻,球迷和球队展现了一种生命的契合,如同婚礼上的誓言: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我都将爱着您、对您忠实,直到永永远远。

然而有一个问题让我很纠结,作为巴西队的中国球迷,我的立场在哪里?巴西人对巴西队的热爱,是一种基于血脉的别无选择。而我,不可能从国家或是民族的立场上热爱巴西队。如果我的热爱是基于桑巴足球的魅力,那么这两届世界杯,这种魅力已经丧失殆尽。小声地问一句,我是不是可以移情别恋呢?

我的想法可能会被很多死忠球迷唾弃。比如我对面的那个胖子,他是阿根廷铁粉,号称“永爱蓝白”。而我另一个朋友,声称他的世界杯最多只有7场,就是德国队的比赛。对于我这种三心二意的人,他嗤之以鼻:“我是真正可以为一支球队喜极而泣或者痛哭流涕的球迷。足球带给我的喜悦,悲伤,以及一切一切的情感都要比你这样的球迷强烈得多。”说实话,我真想把他俩组织到一起看这次的决赛。

在欧洲和南美的足球文化里,他们最热爱的主队首先是家乡的俱乐部,这种热爱甚至超越了国家队。我们的特派记者去采访弗拉门戈队的时候就被告诫,千万不要在当地说这家俱乐部的坏话。而在英国,当西汉姆联队遭遇米尔沃尔队的时候,伦敦警察全城戒备,因为两队球迷是多次发生流血冲突的同城死敌。这种情感往外延展,才是国家队。而如果对别人的国家队爱得死去活来,这就有点让他们理解不上去了。

然而在他们眼中难以理解的情感,在我们这里却变得很普遍。热爱别人的球队,这怎么理解呢?我想这可能是一种移情作用,借他人酒杯浇自己的胸中块垒。柏拉图把人类的灵魂划分为三个部分:欲望、理性、激情。所以激情是一种刚性需求,追寻情感的激荡是人类最重要的生命体验。而观看体育比赛,人们也渴望获取这种情感的激荡,那还有什么比忠诚于一支球队来得更彻底呢?这和恋爱一个道理,排他性会让各种情绪更加强烈地袭来。

那为什么不去爱中国足球呢?其实我们的国家队还是拥有一批虽百死而无悔的球迷,只不过他们热爱的理由只剩下血脉相连了。球迷在中国足球身上,尝尽了挫折,胜利的喜悦太少,本身又没有美感可言。就好像陷入一场苦恋,付出的情感总是得不到回报,多巴胺分泌得太多,身体就会启动反制机制,这是对自己的保护。

从这个角度来讲,“热爱生命,远离中国足球”这句话并非毫无道理。然而情感的需求仍在,不得已,从别处找一支顺眼的球队,把全部心思放在上面,去体验一场中国足球不能给予我们的美丽与哀愁。

牛角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