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24年等待这伟大一天 德国足球终于得到回报!

格策在里约的傍晚将球送入阿根廷的球门,那一刻我当时在做什么?尽管比赛刚刚结束,我能记得的只有抱着笔记本电脑,仰天怒吼了四声,直到自己嗓子发哑。是的,等待了18年的大赛冠军终于回来了!本周一下午,我将会和德国队一起踏上回柏林的航班,去勃兰登堡门前庆功。

一直觉得自己在决赛前,始终可以保持异常平静的心态,因为从2002年跟随报道德国足球到现在,虽然始终在等待德国队的一次大赛胜利,但期间我已经经历了太多的沮丧和狂喜。我记得2002年韩日世界杯决赛后,内心里的虽败犹荣;我还能想起2004年欧洲杯德国队1比2不敌捷克替补阵容,连续第二次小组出局后,自己落寞地低着头离开赛场;我不会忘记2006年世界杯半决赛加时赛不敌意大利,段暄看到我只是拍拍肩膀,一言不发地安慰;我曾经为自己2008年欧洲杯后,输掉决赛还加速冲向发布会现场的职业精神感到自豪;我会为2010年南非世界杯,年轻的德国队最终还是倒在强大的西班牙人脚下感到无奈;我当然也时常会记起,2012年欧洲杯半决赛后,一个人在新闻中心默不作声地喝着啤酒,全然不知这苦涩来自失利还是来自酒精……

直到我看到《明镜周刊》网站的标题,内心终于开始翻滚起来:“德国队上一次获得世界杯冠军,你在哪儿?”

时间是个奇妙的东西,我们总会说时间可以洗刷痛苦,可以忘掉忧伤。然而有时候,时间也可以制造激情和幸福。对我而言,世界杯回忆的开始阶段其实是倒叙的。我至今还记得1986年世界杯,当时还不到5岁的我死活不愿意跟着爸爸和爷爷看球,甚至对于他们霸占了家里唯一的彩电非常愤怒。

但是我很幸运,意大利之夏终于成为我第一届从头至尾观看的世界杯,我记得开幕式模特的演出、比耶克的惊世进球和米拉大叔的舞步、卡尼吉亚攻破巴西球门的狂欢。或许这就是缘分,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定是马特乌斯对阵南斯拉夫的远射,是沃勒尔和里杰卡尔德在1/8决赛的交恶,是加斯科因在半决赛被德国淘汰后的泪水。

当然,我的记忆里也会有那场7月8日在罗马奥林匹克体育场进行的决赛。今年1月,我在意大利足球博物馆看到不少1990年世界杯吉祥物的图案,第一次走进了这座球场。感觉很奇妙,虽然一切很陌生却又似曾相识。很快,我做了一个梦,在意大利南部海边悬崖峭壁边,突然响起了激昂的《意大利之夏》乐曲。我在梦里竟然跟着唱完,等醒来的时候已是热泪盈眶。

那场决赛正是在联邦德国和阿根廷之间进行,这绝不是一场经典的决赛,场面甚至显得沉闷。我能记住的是阿根廷人的两张红牌,尤其是蒙松侵犯克林斯曼,后者的痛苦翻滚,当然还有布雷默攻入唯一进球后,德国球员叠罗汉式的庆祝动作。当然,马拉多纳那一刻的泪水也同样打动世人。

上世纪90年代初央视的节目资源远没有今天这么丰富,于是在1992年看完丹麦队上演安徒生童话,决赛击败德国夺冠后,央视在那一年夏天还重播了1986年世界杯的精彩赛事。于是我终于补上这一课,只可惜这辈子也没有和爷爷一起看世界杯的机会。

间来到2014年7月12日,我在马拉卡纳球场新闻中心忙得不亦乐乎,这一天有决赛两支球队的发布会以及赛前训练。微信聊天群上,一帮初中同学则在开心图文直播在南京的又一场聚会。我的很多读者都知道,虽然我和德国足球结缘于1990年世界杯,但真正激发我做出决定走上今天的道路,正是在1996年欧洲杯,克林斯曼一瘸一拐从英国女王手中接过奖杯那一刻。当时,我正刚刚结束中考。

我算不上有多大出息,但比起很多同龄人,我的求学工作之路已经算是很顺利。我成功实现了当年的梦想,只是我从没有想过,竟然会为了德国足球再一次赢得大赛冠军等待那么久。苦苦等待的还有一位叫做Putul Borah的印度人,他是一位德国队球迷,1994年买了一瓶名贵的威士忌准备用来庆祝德国足球队在美国卫冕,但最终却在电视机前看到了保加利亚的逆转。之后Putul Borah将这瓶酒埋在自家院子里,20年过后,他渴望有机会能够打开这瓶酒。德国队本届世界杯之前的几场比赛,Putul Borah虽然和亲戚朋友一起庆祝胜利,却坚持滴酒不沾。

就在7月12日早上,我在微博写下这样一段话:“克林斯曼笑着展示德国队球衣,他家的面包房烘烤着7比1的面包;莱曼祝愿诺伊尔成为德国队史上最伟大的门将;巴拉克鼓励小伙子们圆自己没有实现的梦想;默克尔总理和高克总统今天启程前往巴西。等待,这伟大的一天。”

克林斯曼是当初开启德国足球改革的第一人,在本届世界杯还作为美国队主帅,成为世界杯历史上第一次和祖国交手的德国队前主帅。决赛前夕,克林斯曼终于可以做回到一名德国队的球迷。在接受《图片报》采访时,克林斯曼表示:“我希望大家能够更多去享受这届世界杯,享受德国队的比赛。”

克林斯曼希望自己的同胞们能放松心态,其实在这届世界杯开始前,很少有人能想到德国队会杀入决赛。还记得出发前往巴西那一天,我在法兰克福机场办理登机时和工作人员闲聊,他们认真地告诉我能够进入到八强就已经不错。而我自己在整届世界杯期间对德国队的预期,也是又得去踢三四名决赛。

然而决赛真的到来,而且是在一场令全世界震惊的7比1之后。德国媒体已经无法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图片报》一向是喜欢制造夺人眼球的新闻,周日版拿出56个版面前瞻这场决赛,头版标题是“8080万颗心脏为你们跳动。” 就连广告版“穆勒”牌牛奶的宣传语都换成了一语双关的:“所有都是穆勒,还能是什么?”

就连一向以严肃著称的《世界报》和《法兰克福汇报》,也已经开始高调起来:《世界报》头版是金光灿灿的世界杯,标题是“最后一击”;《法兰克福汇报》的头版甚至都没有标题,一件德国队球衣上出现的四颗星,已经说明了一切。

前发布会,勒夫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是:“巴西和意大利都等待了24年才获得第四个世界杯冠军,德国队也已经等待了24年……”对此勒夫笑着回应:“我觉得吧,这都是巧合罢了,德国队从1974年到1990年两次夺冠之间也并不是隔了24年……”

很显然,勒夫的回答有些避实就虚,但是对于希望继续保持低调的德国队来说,他也只能做到这样。

事实上,不少赛前的消息都对德国队有利,比如被认为是德国队幸运星的默克尔总理又来到巴西。1954年和1974年世界杯,当时政客们和足球并没有什么联系。直到1990年世界杯,胖总理科尔来到现场,并在赛后前往更衣室,球员们狂欢的时候还不忘戏弄他:“赫尔穆特,赶紧降低税率吧!”

此外,尽管德国队还不曾在大赛击败过意大利,但是意大利裁判里佐利却总能给德国足球带来好运,之前执法过三场德国队比赛,勒夫率队至少净胜两球。2013年拜仁和多特蒙德的欧冠决赛,同样是里佐利执法。勒夫的妻子此役来到现场观战,她之前的观战纪录是德国队总能赢下第一场,却在第二场失利。本来勒夫太太在德国和法国的比赛前就要来巴西,不巧发烧在家里,于是只能在决赛才赶过来……

德国队作为“主队”拥有球衣优先选择权,因此和24年前一样,阿根廷人不得不又穿上深蓝色客场球衣,这在本届世界杯还是第一次。赛前有消息说,德国队下榻酒店有世界杯赞助商组织派对,甚至影响到德国队的休息,但这应该只是媒体的过度炒作罢了。

但谁能想到,德国队自己却出现了非战斗减员。赛前热身时,德国队主力中场赫迪拉小腿受伤,勒夫只能紧急让克拉默替补出场,之前他只是出场过12分钟。人们不禁为赫迪拉感慨,去年11月他在和意大利的比赛膝关节十字韧带撕裂,付出艰苦努力才赶上世界杯,并在淘汰赛阶段状态越来越好,却又因为伤病错过万众瞩目的决赛。

克拉默出场也说明,勒夫并没有让拉姆回到中场的计划。然而第31分钟,克拉默在两次受伤后终于无法坚持,许尔勒替补出场意味着厄齐尔回到中路,德国队回归之前最习惯的4231战术。有一点很有意思,比赛开始后不久,阿根廷的传球就一度遭到全场狂嘘,倒是德国队每一次传球得到喝彩。德国球迷显然没有这个习惯,应该是现场巴西球迷在帮忙。当然在过了几次瘾之后,巴西球迷还是将主动权交还给双方拥趸。

赛并没有像赛前预料的那样沉闷,双方反而是展开对攻,都有不错的得分机会,但都没把握住。德国队的后防线防守阿根廷的前场小个球员有些吃力,阿根廷人则用实际行动证明,淘汰赛至今一球未丢绝非偶然,这是本届世界杯防守最好的球队。

阿根廷人下半时刚开场阶段一度多次寻找德国队防线身后制造威胁,但随着比赛的进行双方重新陷入均势。阿根廷率先用完三个换人名额,克洛泽在被换下时,包括阿根廷球迷在内很多人都起立鼓掌欢送,这是这位36岁的老将在世界杯赛场的谢幕演出。

最终连续三届世界杯决赛在90分钟以平局收场,加时赛开始前,球员们将勒夫围在一起听他进行最后的战斗动员。很显然,德国队并不希望拼点球,这一点从加时赛开始后不久,诺伊尔冲到禁区外扔界外球,就清楚说明了。施魏因斯泰格体力严重透支,还在加时赛下半时拼抢头球受伤,尽管格罗斯克罗伊茨已经在场边热身,但“小猪”还是回到球场。

南非世界杯,伊涅斯塔在加时赛下半时完成绝杀。四年之后,又是一名小个子球员完成同样的壮举,格策在第113分钟将球送入阿根廷球门的一刻,我才意识到身边阿根廷阵营里原来有那么多起立欢呼的巴西球迷。最后时刻阿根廷全力反击,然而为时已晚。

德国足球的等待,现在终于得到了回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