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阿根廷也“昂首离开” 巴西人现在感觉如何?

几天前,记者从圣保罗回里约。从机场打车去酒店时,不会英语的出租车司机向我指指旁边一个体育场般的建筑。我:“什么?”他比划着手势:“阿根廷人!阿根廷人!”哈,原来这里已经停满了飘扬着阿根廷旗帜的车。回来一查地图,原来这里是著名的Sambadrome,两边高高的看台是狂欢节时观众看桑巴舞团表演的地方,巴西人为了容纳大约140辆阿根廷房车,把这块地都贡献出来了。

阿根廷球迷占领海滩

决赛当天早晨,记者从酒店出发去坐媒体班车。沿着科帕科巴纳海滩旁著名的亚特兰大大道一路走去,几乎到处都是阿根廷人,这里已成为“小布宜诺斯艾利斯”。里约警方估计,当天会有大约7-12万阿根廷球迷来到现场。从12日开始,阿根廷人最喜欢的过境口岸乌拉圭亚那就开始排长队,当天过去了7000人,但等着过关的车辆已经排到了5公里开外,要等至少3小时;13日当天,过关的人就更多了。

科帕科巴纳海滩,是阿根廷人最钟情的聚集地。主要是这来的数万球迷中,大部分是没有决赛球票的。而马拉卡纳球场从12日晚间就开始封路,只能允许有票的球迷才能通过。科帕科巴纳海滩则有国际足联设立的球迷广场Fan Fest,有大屏幕可以供大家一起看球。所以13日当天早上9时许,球迷广场入口处就已经排起了阿根廷人的长龙,虽然这里要到上午11时才开门,但人人都怕到时候人数过多自己无法入场。

这些阿根廷球迷中,大部分前一晚就在沙滩上将就了一宿。实际上,记者到现场的时候,还看到很多球迷枕着沙子在那里兀自酣睡。很多阿根廷球迷都住不起酒店,稍微讲究一点的则把自己的车开来,车上装着各种各样的用品,甚至包括煤气炉和躺椅,晚上就在躺椅上或车里将就一宿,白天则在这里欢歌笑语,甚至还搞烧烤。这里的海滩是免费的,美景是免费的,空气是免费的。天气也适宜,不冷但也不是很热,真是天堂。

但阿根廷人的天堂,就是巴西人的地狱。谈起这堆占领了里约象征科帕科巴纳的阿根廷人,巴西人说:“他们都没澡洗,一身味儿。”但其实巴西人内心深处隐隐不满的是家乡被这帮狂喜的球迷占据了,就好像花费了100多个亿举办了一场专门为仇敌庆祝的盛会。里约《一天报》用过一个头版大标题《噩梦在继续》。13日上午,当记者经过海滩时,就有一堆阿根廷球迷围着电视台的摄影镜头在高唱侮辱巴西人的歌曲《在家里被胖揍,巴西你的感觉如何》,还有人非常乐于给记者比出7比1的手势。

里约市长爱德华多·帕埃斯虽然对来访的阿根廷人都表示欢迎(毕竟多少增加GDP),“我一点都不担心,我告诉他们尽管来里约,不管是7万还是20万。”但同时人们却在提醒他,去年接受采访时他可是说过:“如果阿根廷在决赛中击败了巴西,那我会自杀。他们已经有了梅西和教皇(现任教皇是阿根廷人),可不能什么都给他们。”脸书上甚至有一个专门的小组,就是“围观里约市长自杀小组”。

执勤宇航员卫星看比赛

有意思的是,最近两任教皇正好一个是德国人,一个是阿根廷人。在巴西这个足球和宗教都很盛行的国度,这往往被认为是一种预兆。科帕科巴纳海滩上,就有阿根廷人举着一面旗帜,上面有教皇的头像,而且写着“巴西人,你们感觉如何”这句已经成为调戏巴西人的经典名句?

都知道现任教皇弗朗西斯是疯狂的球迷,甚至有阿甲圣洛伦索队的季票。著名足球游戏“足球经理2012”发行时,偷偷植入了防盗版追踪程序,能够显示使用盗版者的ip地址。在1000万份盗版中,就有一份来自梵蒂冈。媒体开玩笑:“不知道这是弗朗西斯教皇还是本笃教皇(不过传说本笃教皇对足球兴趣不大)。”

对于决赛,梵蒂冈公开的表态很官方,弗朗西斯教皇表示他无法单独为阿根廷队祈祷。而梵蒂冈发言人则说,“教廷向来比较超然,他们永远说让最好的球队赢得比赛。”发言人甚至不愿透露,两个教皇是否会在一起观看比赛。但巴西人则没有那么含蓄,在巴西网民投票公布的结果中,此前一直在各队服色中变幻的当地最大地标建筑“救赎基督”,当晚将打上德国队队服的灯光颜色。

巴西球迷的心态很复杂:一方面他们不愿看到自己举办的盛会,被阿根廷盗取了胜利果实,毕竟双方是南美的足球德比国家;另一方面,德国赢他们也不开心,因为这意味着德国将有四冠,同样会追近无冠的巴西。两害相权取其轻,在现场的巴西球迷当然会努力支持德国。当地媒体的消息甚至说,阿根廷下榻酒店凌晨还有人报火警。可问题在于巴西队决赛出局后,很多巴西球迷都把球票转让了,从现场情况看,阿根廷球迷要占据相当大优势。

这是全球性的盛会,预计将有10亿人通过各种方式看这场决赛。不仅教皇会在他那比较古旧的非平板电视前看球,连宇航员都不会放过。目前在国际空间站执勤的6名宇航员中,有一名叫亚历山大·格斯特的宇航员来自德国。在德国和美国比赛前,两名美国同行说美国一定赢,并且和他打赌,最终格斯特赢了,用真空推子把两名同行的头发推成了光头(如果德国输了,格斯特将被迫在脑袋上画上美国国旗)。

休斯顿航天中心的发言人说,工作人员可以通过空间站的追踪和数据传送系统,把直播信号发送到空间站的高清电视上去。问题在于如果比赛开始时宇航员在忙碌,格斯特可能就看不了球了。NAS表示,如果格斯特日程排满,他们会在晚些时候把录像再传送上去供他观看。

在南极的科考站,先不说零下几十度的温度以及目前一天长达20小时的黑夜,网络条件首先就让他们受限:下载一场比赛,他们需要耗费几天时间,更别说是看网络直播了。不过他们还是可以围在广播前关心比赛,英格兰队比赛时,当地科考站的几个英国大老爷们,就把自己的脸上画上圣乔治十字旗,挥舞着围巾,坐在沙发上收听广播。

你愿意坐在自家沙发上看球,还是和大家一起看?在柏林,当地的乙级球队柏林联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把自家的沙发搬到柏林联的球场去,和大家一起看大屏幕。这个计划叫作“世界杯起居室”,总共聚集了750个沙发,不收费,你只需事先把你的沙发注册了就行。那些没有沙发的人,也可以交钱坐在球场看台上。

在英格兰低级联赛踢球的阿根廷球员塞尔吉奥·托雷斯,则陷入了一种分裂:他的妻子来自德国,他俩觉得最好不要在一起看球,以避免吵架。更倒霉的则是他们3岁的女儿露娜,父母商议好:上半场露娜将穿阿根廷队球衣,下半场则穿德国队球衣。这,就是全球瞩目的盛会。

巴德球迷结成联盟抗阿

记者抵达球场的时候,一长队骑警正在绕场巡逻。这一天,里约共派出了2.6万名警察和士兵维护治安,因为普京、默克尔等政要和007扮演者克雷格等都在VIP名单里。但比起开放的首场半决赛,这场比赛也显得过于“安全”了。双方除了一开始的一段互攻颇有风采,此后都没有能够把握自己的机会。

在看台上,巴西球迷果然和德国人形成了联盟。记者席右侧两次发生球迷争执事件,巴西球迷都和德国球迷一起,嘘阿根廷球迷,导致阿根廷球迷被保安带走。现场还有球迷打出“我们不会让阿根廷在家门口赢”的标语。但总体来说,双方的气氛还算友好和谐,竞争只在嘘声的大小。每次德国球迷唱起他们的球迷歌,巴西人都会加入进来,以和人数占优、不断发出嘘声的阿根廷球迷抗衡。而阿根廷人开始唱歌时,德国和巴西人则开始嘘。所以这一天的场内,始终是嘘声和掌声并存。

下半场相对沉闷,阿根廷虽然保住了463分钟不丢球的纪录,但自己不进球的时间也持续到了300分钟以上。整个下半场,最大的亮点无非是两个:一个是克洛泽被换下时,全场很多球迷起立为最终告别世界杯舞台的他鼓掌,甚至包括一些阿根廷球迷,这说明这些阿根廷球迷懂球,愿意尊敬克洛泽这样的老英雄;另外一个则是冲进场内的裸奔怪叔叔,有记者开玩笑身上写着“天生捣蛋鬼”的他“是下半场最佳”。

过去6场世界杯决赛,总共只产生了9个进球。过去3届世界杯决赛,都进入了加时赛。此时,阿根廷还没有一脚射正,这是1990年世界杯决赛对德国以来的第一次。加时赛开始前,一个巴西球迷在各个看台前转来转去,手里举着标语希望人们拍照,上面写着:“能够成为你们的东道主,是我们的巨大快乐。我们会想念你们的!”格策的进球,让他的这种乐观情绪得到了最好的纾解:虽然巴西没有拿到冠军,但至少阿根廷人也遭受了重创。

记者席旁,几个幼稚的德国球迷冲着阿根廷人又唱又跳。围观的巴西人心里应该又悲伤(德国在总冠军榜上又追近了一步)又开心吧。随着梅西最后时刻的任意球高出,全场爆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欢呼。颁奖礼上,布拉特和罗塞尔的出场得到很多嘘声。巴西人,你们现在的感觉如何?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