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舌战】骆明:全球春晚 世界杯魅力从未降低

[摘要]时代不断变迁,但世界杯仍然是足球的终极荣誉,梅西说过,他愿意拿他的4个金球奖来换一个世界杯。

【舌战】骆明:全球春晚 世界杯魅力从未降低

格策与女友凯瑟琳相拥庆祝

撰文:骆明

就在世界杯决赛当天,英超冠军曼城开始了新赛季的热身赛;本周,苏亚雷斯将在巴萨亮相,皇马的重磅转会也会如期而至,对于足球迷来说,世界杯热潮将很快让位于对新赛季的期待。如今职业俱乐部足球高度发达、赛程重度密集,这是否降低了世界杯的魅力?

不妨看看当今世界上最好的两个球员:梅西上半年西甲表现有所懈怠,被认为是“留力打世界杯”,而C罗打完欧冠决赛后,拖着伤腿也要为世界杯而战,即使这可能损害他的职业生涯。在梅西和C罗之前,上一个拿到金球奖的球员是卡卡(2007年)。虽然身上有伤,他仍坚持出战2010年世界杯,状态不佳的他,成为巴西队八强出局的替罪羊之一,职业生涯也大受影响,之后数年伤病迟迟未能康复,只得在皇马接受替补角色,无奈在去年转会米兰,到本届世界杯,他只能作为看客出现在球场上。

时代不断变迁,但世界杯仍然是足球的终极荣誉,梅西说过,他愿意拿他的4个金球奖来换一个世界杯。况且世界杯不仅仅是荣誉,每一个巨星,在世界杯上都寄托了赞助商的殷切期望,如果在全球观众面前表现出色,市场价值自会迅猛上升。哪怕是名气稍逊者,如在世界杯上表现出色,也会在转会市场上热销,如哥伦比亚新星J罗和哥斯达黎加门神纳瓦斯。

全球化大大助推了职业俱乐部足球,在通讯社的图库中,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图片:在非洲的贫穷地区,或东南亚的灾区现场,都有无数身穿欧洲俱乐部队服的小孩。不过,世界杯同样从全球化中受益匪浅,2010年世界杯已被称为“社交媒体的世界杯”,本届亦不例外,它很自然地成为社交媒体的头条,所有人都被裹挟进去,或专业探讨,或八卦扒图,或下注怡情。本届世界杯,足球在美国第一次成为“全民运动”,与社交媒体的功劳密不可分,推特一再创造发贴纪录——别人都在说这事,你不说就OUT了,于是奥巴马和勒布朗-詹姆斯都会来凑热闹。

世界杯其实已经成为全球的“春晚”。春节联欢晚会的节目水平不见得有多高,每次都激起吐槽声一片(正如世界杯比赛不见得比欧冠更精彩)。但至少你看春晚时知道,全国有数亿人民在与你同看,这是一种奇妙的“共鸣感”,尤其有了微博和朋友圈之后,你想置身事外更不大容易。超级碗对美国的意义也是如此。而对于全球来说,能让数以十亿的人同看此景的,只剩下世界杯和奥运会开幕式了,任何俱乐部赛事都不可能比肩。

俱乐部赛事对世界杯肯定有影响,与往届世界杯一样,很多国家队在大赛前出现了重要伤员。但影响是相互的,只要踢球就有人受伤,内马尔在世界杯上受伤,何尝没有影响到巴萨?从好处看,俱乐部赛事促进了国家队水平的提升,拉近了世界杯的强弱差距。本届世界杯的最大黑马哥斯达黎加和阿尔及利亚,队中都有一大帮在欧洲职业联赛打拼的球员。

上世纪,国家队主帅常由足协内部体系人员担任。俱乐部赛事和世界杯的商业成功,让各国足协变得更富,能以高薪延揽在俱乐部建功立业的高水平教练,提升了国家队的战术水准。本届世界杯,拿过欧冠的主帅就有博斯克、范加尔、希斯菲尔德、卡佩罗4人,斯科拉里和萨韦利亚也曾捧起过南美解放者杯。2010年,弗格森曾讥笑世界杯与欧冠不是同一档次,“看世界杯不如去看牙医。”但看看德国对控球流的全新演绎,看看范加尔的大师级指挥,弗格森的话实不可尽信。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每日精选

微推荐